•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長篇小說

    旅行箱里的殺機(二十三)

    來源:網投 作者:王世勇

    上官桃紅很喜歡帶著孩子們去孤兒院和那里的小朋友們互動,這次的組織者是園長梅阿姨。梅阿姨五十多歲的女人,喜歡結交各界朋友,很早就經營著一處很高端的私立幼兒園。梅阿姨和孤兒院的院長是同學,所以組織了這次聯誼會。上官桃紅多才多藝代表幼兒園給孤兒院的孩子們表演舞蹈。舞蹈一直是上官老師的強項,雖然她沒有考上舞蹈學院,但舞蹈的底子一直都在,舞者的氣質一直都在。

    孩子們看如醉如癡,上官桃紅也跳得盡興。忽然聯誼大廳的門口響起了一聲突兀的喝彩。這一聲喊,把正在全身心舞蹈的上官桃紅喊停了下來。

    循聲望去,喝彩的是一位個頭不高的中年人,身體微微發福,圓頭大耳,濃眉下是一雙不大不小的笑眼。此人穿的是中式對襟綢衫,看上去,溫和中帶著一點莊嚴,不討人厭的模樣。但這一聲叫好,確實讓上官桃紅煩他。上官桃紅用眼神狠狠瞪了來人一眼。孤兒院胡院長看見來人,滿臉笑意地迎了出去。

    在晚上的歡宴上,上官桃紅才知道這個長和佛爺幾分像的中年人叫蘇平原是孤兒院的長期資助人,是市里首屈一指的慈善家、著名企業家、近年崛起的超級富豪。上官桃紅對這個總是盯著自己的富豪沒什么好印象。

    蘇平原并沒有被上官桃紅的高冷姿態所嚇倒,他還是繞過半個桌走過來殷勤地敬了上官桃紅一杯酒,上官桃紅舉起酒杯只是敷衍一下,微微抿了一小口。蘇平原卻很滿意,用無限欣賞的口吻說:“上官老師的舞姿相當優美,有幸能和您認識!”并伸出一只手要和上官桃紅握手。

    上官桃紅本想禮貌性地伸手與蘇平原輕輕握一下就松手,可是蘇平原卻沒有松手的意思,他緊緊握著上官桃紅的手,說:“上官老師,可否把您的電話留給我,以后方便向您請教問題,我的小女兒很喜歡舞蹈!”

    上官桃紅見蘇平原要電話號碼,便說:“我去拿電話,我留您的電話吧!”順勢抽出了手。

    抽出手的上官桃紅心里非常生氣,但她還是忍住沒有發脾氣。這時蘇平原拿出自己的手機,問:“上官老師,您說號碼吧,我記下!”本不想給蘇平原電話號碼,但在眾目睽睽之下,這樣拒絕一個孤兒院的恩人還是有些不妥,上官桃紅心里暗暗罵著:該死的色鬼老頭兒!但面微笑著說出了自己的電話號碼,這位慈善家認真地記下了,并把“上官桃紅”鄭重存入自己的電話本。

    上官桃紅當時對蘇平原舉動很生氣,但過后并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逢年過節她會經常收到這個蘇平原的祝福短信。上官桃紅一概不予回應后來的一件事改變了上官桃紅對蘇平原的看法。

    上官桃紅的理想是做白衣天使,她正經是大學本科高級護理專業的畢業生,畢業后最想進市里人民醫院也叫第一醫院工作,但是人民醫院有進人的名額限制和門檻,想進這家醫院的人太多了,競爭極其激烈,雖然上官桃紅的各項指標學歷都合格,但不是名牌大學畢業的上官桃紅還是需要再額外花上二十萬元才能穿上人民醫院的白大褂。

    上官桃紅是個倔強的姑娘,她認為花二十萬塊錢找個工作,根本就不值,既然去不了最好的醫院,就不干這行,不信沒有別的工作適合自己。于是她被聘進了梅阿姨的幼兒園做舞蹈老師。上官桃紅的理想,幼兒園的院長梅阿姨是清楚的。

    一天課間休息,梅阿姨和上官桃紅說有個醫院想聘請她。上官桃紅說不是第一醫院她不去。梅阿姨卻一本正經地說:“這家醫院聘你可不是做護士護士長這么簡單,他們要你做院長。”

    上官桃紅以為聽錯了,笑著說:“這是哪家醫院這么眼瞎啊,聘我這么一個只在幼兒園有一年工作經驗的人當院長?”

    梅阿姨故作神秘地說:“你可以不信,但我說的是真的!”

    上官桃紅越想越覺得梅阿姨在取笑自己,便沒好氣地回道:“大姐你可別拿我過禮拜天了,我還有課,我準備去了。”

    梅阿姨拉住上官桃紅,說:“你還不信我?我什么時候和你開過這樣的玩笑?”

    上官桃紅一臉嚴肅地看著梅阿姨,說:“這不是玩笑是什么,你覺得我能勝任一個醫院的院長嗎?我去當院長,這得是什么檔次的醫院啊?有人敢去看病嗎?”

    梅阿姨并沒有惱火,不緊不慢地說:“確實有這么一家醫院,正在籌備中,準確說是重新籌備開業中。院方早就相中你了。

    看著梅阿姨一本正經的態度,上官被氣笑了,說:“這是哪的醫院啊,怎么有想請我當院長的想法,他們是不是腦袋有問題!”

    梅阿姨注視著上官桃紅,說:“有時間我帶你去看看,不當院長還可以選擇你喜歡的工作啊!”

    上官帶著疑問的眼神看著梅阿姨:“難道這家醫院的人認識我?你快告訴我!”

    梅阿姨還是不急不緩地說:“你愿意去,我再告訴你。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我要告訴你,那就是這家醫院的軟硬件很快就會超過第一醫院。”

    梅阿姨的極力渲染確實引起了上官桃紅的興趣,她說:“這么一家不靠譜的醫院,我還真要去見識見識。”

    梅阿姨笑了,說:“我安排時間,到時候一定要去,不許反悔。”

    上官桃紅頑皮地一笑:“這有什么可反悔的,就是去看看,你不會是把我賣到那里去,不讓我回來吧?”

    很快就到了周末大家都清閑,梅阿姨早早約上官桃紅去醫院看看,并囑咐上官桃紅穿得漂亮大方點兒。上官桃紅到不客氣地說自己不用捯飭就已經很美麗大方了。

    蘇平原打見到上官桃紅那一便一見鐘情,可以說是日思夜念,無法忘懷。在飯局上蘇平原雖然要來了上官桃紅的電話號碼,但蘇平原每每想起上官桃紅那冷冷的眼神,就不敢突兀地打電話。他選擇在節假日發個簡短的祝福短信,可是他從未收到過上官桃紅的回復,這讓蘇平原稍感茫然,但他堅信總有一天會追上這個讓人心動的姑娘。

    蘇平原終于想到了梅阿姨,通過梅阿姨蘇平原對上官桃紅有了一定的了解。蘇平原和梅阿姨說讓上官桃紅來找他,他會幫她進第一醫院的。梅阿姨毫不猶豫否決了蘇平原的提議。梅阿姨和蘇平原講:“上官那孩子心高氣傲,怎么可能來求你,何況她對你蘇平原的印象并不怎么樣。”

    蘇平原終于想出來一個自認為絕妙的好辦法,何況這個辦法對他這個生意人來說并沒有半點壞處,這本來也是他早已謀劃好的事情。

    那是一家國企的綜合性醫院,醫院的占地面積很大,里面的設施也算完備。國企紅火的時候,在這家醫院工作,不但清閑,工資獎金很豐厚。現在企業破產了,醫院也好不到哪去,稍好的醫生都跳槽到更好的地方去了,醫院的設備老舊,往來的病人是一天不見一個。關門大吉為時不遠了。

    上官桃紅見梅阿姨把她帶到了這么個破醫院,有點哭笑不得。上官桃紅心想:既然來了,就當找個樂子吧。

    醫院的綜合樓雖然老舊些,但依然雄偉。順著電梯,上官桃紅和梅阿姨來到頂樓,據梅阿姨講,這家醫院已經被收購了,現在董事會要對醫院的未來重新規劃,董事長就在頂樓,今天要見的也是董事長。

    開門迎接的董事長正是蘇平原,上官桃紅在門開的剎那,注意到了董事長就是那個色瞇瞇的企業家,她才恍然大悟,明白是梅阿姨把她騙來的。她有回頭就走的沖動,轉念一想,既然來了就見見吧。

    董事長蘇平原寒暄著把上官桃紅和梅阿姨讓進辦公室說:“現在什么都沒安頓好,辦公室有些亂,你們坐。”

    在一張普通大辦公桌的邊上是一個雙人靠椅,靠椅前的茶幾上堆著各種文件。蘇平原為上官桃紅和梅阿姨倒了兩杯白開水,說:“茶、咖啡什么的都沒來得及買呢,只有白開水,真是招待不周。”

    梅阿姨客氣著:“蘇董事長不用那么客氣,這就挺好。我再給您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您處心積慮要找的上官桃紅,挖我墻角,我還得配合,今天把她帶來了!”

    蘇平原笑意盈盈地看著上官桃紅,說:“不用再介紹了吧!”接著蘇平原直接對著上官桃紅說:“我聽梅院長介紹,說你是醫學院的高材生,我剛剛把這家醫院給收購過來,現在是對醫療行業什么都不懂,兩眼一抹黑,你能不能過來幫幫我呢?”

    上官桃紅禮貌地一笑,說:“蘇董事長,幫您忙倒是沒問題,幼兒園的工作還是挺多的,那邊怕耽誤了孩子,這邊再誤了你的事。”其實上官桃紅是委婉地拒絕著。

    梅阿姨這時接茬道:“幼兒園的工作我可以安排開,上官你就過來幫幫蘇董事長吧,他對醫院這方面真是一竅不通,這么大的攤子得有個明白人!”

    上官桃紅微微一笑,然后狠狠地看著梅阿姨,說:“梅院長你真是來賣我的啊,服了你了!”

    蘇平原趕忙接著說:“其實這個醫院還是大有潛力的,醫生,我們肯定請最好的。設備,我們也換最先進的。還要請最好的管理團隊。大樓再從里到外裝修一下,我就有這個信心,過不了多久,這,就是本市最好的醫院!”說這些話的時候,蘇平原的眼里是滿滿的自信和深長遠大,這種氣質是上官桃紅以前沒有看到過的。

    蘇平原隨后對上官桃紅誠懇地說道:“過來幫幫我吧,雖然我在商海打拼了這么多年,做別的生意我很在行,但經營醫院我絕對是個門外漢。我真需要你這樣的人才,這里肯定有你的事業,聽梅院長說,你的理想不在幼兒園應該在這里。”說著蘇平原用腳使勁跺了跺樓板。

    蘇平原這番誠懇的話確實讓上官桃紅有些心動,她沒有否定也沒有立刻答應,若有所思地說:“讓我考慮考慮再說吧!”

    蘇平原看著上官桃紅說:“這里的職位你隨便選,你覺得哪個適合就干哪個。當然,目前來看,你過來還是先幫我做醫院的整體規劃,畢竟你在醫院干過。我再強調一下,你放心,我們的醫院一定會成為全市最好的。”

    上官桃紅心想:我在醫院就實習了一年光景,要運營這么大的一家綜合性醫院,我的天吶,那可不是我想要做的!我無非是想從基層的護士做起,干好了做個護士長,親人朋友看病我能幫著跑跑就行了,突然來個這么大的重任,真沒想過!

    上官桃紅依然敷衍著說:“我回去考慮考慮。”

    一旁好久沒開口的梅阿姨卻急著應承下來:“我把幼兒園的工作安排妥當,下禮拜一就讓她過來幫您。”

    上官桃紅怔怔地看著梅阿姨說:“我可沒答應要過這邊來上班呢。”

    蘇平原搓著那雙胖乎乎的手,說:“不急不急,我是誠摯地邀請你來,不半點水分,再說我真是需要你的幫助,不勉強你,考慮好再來不遲。

    上官桃紅沒說話,對蘇平原點點頭,然后做出欲走的樣子。

    梅阿姨看上官桃紅確實要離開了,便和蘇平原道別。

    蘇平原起身把上官桃紅和梅院長送到電梯口,正想進電梯,梅阿姨用雙手推住蘇平原,說:“董事長,您就留步吧!”

    蘇平原不好再送,便停住腳步,目送上官桃紅和梅阿姨走進電梯。電梯門合上的剎那,他看到上官桃紅在里面沖著他揮手道別。他呆望著電梯良久。

      

    在離開醫院的路上,上官桃紅就開始埋怨梅阿姨,沒好氣地說:“你怎么能不經過我允許就答應他我去醫院上班呢?”

    梅阿姨看看上關桃紅平靜地說:“他那確實需要你的幫助,那也是你施展才華的地方!我這終歸是留不住你的!”

    上官不依不饒地說:“這個人交往那么廣,怎么會找不到一個好幫手,他可以請一個管理團隊,找我,太不靠譜了吧?”

    梅阿姨努起嘴巴對著上官桃紅說:“丫頭,你想多了,他是喜歡你我承認,可是你這樣的哪個男人不喜歡呢?難道去醫院不是你的理想嗎?這家醫院的前景很光明啊!再說了,你現在給他出出主意完全勝任,他對醫療行業真是什么也不懂啊!”

    “前景光明,你怎么不去?”上官桃紅回擊道。

    梅阿姨不甘示弱:“第一,我不是這個專業的,人家也不要我。第二我是老了,沒有離開的勇氣嘍。否則我早去闖另一片天地嘍!”

    上官桃紅還是沒買賬:“你這瘋婆子,你沒有勇氣就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梅阿姨笑道:“怎么能說我把你往火坑里推,美好的事業向你招手,正是你施展才華大展身手的時候啊!這機會是我給你發現的,不感謝我還搶白我,哼!”梅院長鼻哼一聲接著說:“還有,你總說人家色瞇瞇的,你今天看他色瞇瞇的嗎?”

    上官桃紅這次認真地說:“看他今天倒是一本正經的,談吐也很有見地,挺有些企業家的風采。”

    梅阿姨翻著白眼球看著上官桃紅:“你要是真的沒想法,我給他打電話說你真的不想去,省得你尷尬。”

    上官桃紅鄙夷看著梅阿姨:“你將我軍啊,你快打電話說我肯定不去!”

    梅阿姨笑著說:“我知道你動心了,干好的話,不用感謝我不好呢,就更不用謝我了。

    上官桃紅呵呵笑道:“去與不去還真是我自己的選擇,好會感謝你,不好也與你沒關系,放心我不會找你算賬的。

     

    至那以后,上官桃紅真就辭了幼兒園的工作,過來幫助蘇平原對醫院進行重建。在重建工作中,蘇平原給予上官桃紅充分的信任,在上官桃紅的各種建議下,醫院聘來最好的管理團隊,聘來最好的醫護人員,更新了很多老舊設備,引進了很多高精尖的新儀器,使醫院從軟件、硬件兩方面都走在全市私人醫院的前列。這家曾經半死不活的醫院很快就重新開業,迅速煥發了活力。蘇平原一直在董事長的位置上導演著這一出破敗醫院起死回生的戲碼,醫院的日常工作基本由上官桃紅擔任,當然醫院也聘請了一位真正的院長,是一位退休的有名望的老醫生,蘇平原要的是他的名望和資歷,上官桃紅的對外職務是董事長助理。

    上官桃紅與蘇平原在工作上磨合很是融洽,蘇平原無論在工作中和對外的場合上,對上官桃紅都很照顧,表現也很紳士隨著相處時間的拉長,上官桃紅早已經沒有了對蘇平原最初的壞印象。現在她覺得蘇平原是個很紳士的男人,很有擔當的男人,也是一個很成功的男人,他很有城府,深藏不漏,他的成功不是隨隨便便成功,他有獨特的魅力有獨到的眼光,為人處世與人往來老道深沉。蘇平原給她的感覺就像一位慈父,她不用擔心任何問題,不用負擔任何風險,在前進的路上無限地加速,邊上都會有蘇平原父親般的保護。對于這樣一位富豪的癡情,上官桃紅確實有些心動。

    梅阿姨偶爾還是過來與上官桃紅閑聊的。一次梅阿姨無意中說:這醫院蘇平原純粹是因為她上官桃紅才開起來的,否則蘇平原真沒有進軍醫院這個行業的計劃。聽了這些話,上官桃紅對于蘇平原這個低調富豪的豪舉感到震驚,當然也是欣喜。在那之后上官桃紅決定接受蘇平原追求。

    沒過多長時間,上官桃紅真的和蘇平原結婚了。那時候,連梅阿姨都感到驚訝,蘇平原是什么時候離的婚啊,這消息保密到密不透風啊,不是送來他們倆結婚的請柬,梅阿姨都以為蘇平原還在原來的婚姻之中,蘇平原和上官桃紅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這真是意料之外的事她為上官桃紅找到這么一個如意郎君感到高興,并給了他們最真摯的祝福。在結婚后上官桃紅辭去了醫院的工作,徹底回歸家庭,過起了無憂無慮的闊太太生活。

    更快的是,上官桃紅和蘇平原的兒子沒過多久就降臨人間。更讓梅阿姨感到意外的是,孩子還沒過第一個生日呢,上官桃紅和蘇平原就展開了離婚大戰,這是她萬萬看不懂的,上官桃紅毅然決然和蘇平原簽了一紙離婚書。孩子判給了蘇平原。蘇平原現在倒也不錯,三個離婚的老婆給他生了兩個兒子兩個女兒。蘇平原給了上官桃紅一定的經濟補償。而后蘇平原和上官桃紅再沒有任何瓜葛。這簡直就是一出神劇,梅阿姨沒看懂,以后她更沒機會看懂,蘇平原是不搭理她了,上官桃紅也再沒有和她聯絡過。她這個曾經的大好人就這么被雙方選擇性遺忘了。梅阿姨有些唏噓,這個世界變化太快了,這節奏不是她這老胳膊老腿的人能跟上的,還是好好經營自己的幼兒園吧。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东阳 | 顺德 | 十堰 | 邹平 | 巢湖 | 吕梁 | 宣城 | 阿勒泰 | 永州 | 张家界 | 贵港 | 运城 | 包头 | 蚌埠 | 天门 | 阿拉善盟 | 辽源 | 九江 | 武威 | 贵州贵阳 | 泰兴 | 乌兰察布 | 明港 | 项城 | 湖南长沙 | 崇左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吐鲁番 | 临沂 | 景德镇 | 陇南 | 云浮 | 黄石 | 金昌 | 临猗 | 晋城 | 大庆 | 镇江 | 海拉尔 | 来宾 | 德清 | 温岭 | 包头 | 黑龙江哈尔滨 | 辽源 | 阿里 | 四川成都 | 阿里 | 北海 | 甘南 | 景德镇 | 陵水 | 贵港 | 楚雄 | 许昌 | 临沧 | 大理 | 吉林 | 恩施 | 商洛 | 湛江 | 开封 | 百色 | 临夏 | 新疆乌鲁木齐 | 呼伦贝尔 | 日土 | 泉州 | 石嘴山 | 永康 | 包头 | 五家渠 | 沭阳 | 海宁 | 巢湖 | 广饶 | 常州 | 启东 | 三门峡 | 台州 | 宜春 | 果洛 | 昌吉 | 吉安 | 马鞍山 | 屯昌 | 唐山 | 赤峰 | 如东 | 汉川 | 长垣 | 株洲 | 上饶 | 桐乡 | 玉树 | 鄂州 | 鹤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