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長篇小說

    旅行箱里的殺機(二十五)

    來源:網投 作者:王世勇

    劉唐在蘇平原家見過昊昊之后,開始把注意力放在了上官桃紅的身上。經過幾次調查他發現,上官桃紅根本就沒有結婚的記錄,劉唐有些詫異,難道她是未婚媽媽,但是孩子卻在蘇家,這不太符合未婚媽媽的既定設置啊,既然是未婚媽媽孩子該是自己帶的,但被送回父親那一方也不是不可能,可是這種幾率還是很小的。如果結婚了,怎么就查不到記錄呢,民政部門、檔案部門確實沒有這方面的只言片語。劉唐覺得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啊,肯定還有沒查到的地方。他開始四處詢問。

    王小魚說認識一個打過跨國婚姻官司的律師, 她可以幫著問問。得到了很有建設性的信息后,王小魚說:“在國外注冊結婚國內是查不到的。”

    劉唐問:“那怎么樣才能查到呢?”

    王小魚說:“可以到外交部查。”

    劉唐:“那離婚的狀況呢?”

    王小魚:“這個嗎,民政局解決不了,得到法院提起離婚訴訟。本來就是富貴之家,牽涉太多利益,法院之路是不可避免的。”

    劉唐:“我說怎么查不到這方面的信息。”

    王小魚質問的口氣:“我說師父,她是你什么人,現在不還什么都不是嗎?你現在查這些已經侵犯公民隱私權了。放下她吧,我們的案子是不是還有要做的?”

    “小丫頭,你還管起我來了,你哪懂。你說沒錯,我們還要出個差!

    “去哪?”

    “你喜歡的地方,張家界怎么樣?”

    “好啊,太好了,什么時候走?”

    “當然是我把眼前事弄明白再走!”

    王小魚鄙夷地說,“我說師父,我要瞧不起你,太兒女情長了!”

    劉唐呵呵一笑,說:“你覺得蘇平原死會對誰最有利?”

    王小魚眨著大眼睛捂嘴笑了。

    劉唐詫異地看著她,“你倒是說啊!”

    王小魚強忍住笑,說:“師父,我覺得對你最有利啊,你徹底沒有競爭對手了!”

    劉唐鐵青著臉怒道:“我讓你認真分析,你卻戲弄我!”

    王小魚趕緊道歉,“對不起,師父,讓我認真想想!”

    過了片刻,王小魚說:“我覺得蘇平原死,本應該對陸小斌最有利,可是小斌先死了,還對誰有利呢,當然是他的兒女們了!

    劉唐依然板著面孔,面無表情地看著王小魚。

    王小魚被看得心慌,說:“我說錯了嗎,師父?”

    劉唐干咳一聲,說:“所以啊,我們得查明白再說下一步。”

    王小魚知道劉唐不高興了,沒再說話,心里卻想:什么啊就所以了,下一步是什么也沒說啊!

    王小魚正不知該干什么的時候,劉唐說話了,“現在我真不想去見她,我們還是先去法院調查一下吧!”

    王小魚看上去已經沒什么興致,她懶散回答:“隨你意,師父。但我可以告訴你,那什么都查不到。”

    劉唐驚訝地看著王小魚,“你為什么這么說?”

    王小魚依然不緊不慢地說:“有些情況我查過了,比如蘇平原的戶口曾經挪到京城了,比如昊昊他現在是美國公民,只有你喜歡的上官還是本地戶口,這些你還不知道吧?”

    劉唐緊盯著王小魚說:“誰讓你查的,你為什么要查他們?”

    王小魚并沒有回避劉唐的目光,接著說:“查蘇平原有問題嗎,他是我們案子的唯一嫌疑人,你說上官和他有關系,我隨手也查了,這也不行嗎,昊昊是他們的孩子,我們理應把他們間的關系捋清楚,我錯了嗎?”

    劉唐聽了無言以對。一會兒,劉唐問:“你還查到了什么?”

    “他們的離婚判決書我沒查到。”王小魚一字一句回答著。

    劉唐像是不著邊際說:“我們出差!”

    王小魚這次不干了,說:“師父,你有點兒行不,剛說了等查明白再出差。你也讓我準備一下啊!

    劉唐看看王小魚,毫無生氣又有些不容質疑地說:“去準備吧,我們出差,這次時間會長點。”

    “張家界嗎?那邊會熱吧?”

    “到了,你就知道了。”

    張家界的奇峰秀水王小魚根本沒機會看,劉唐下了飛機帶著王小魚一頭扎進張家界公安局,進入工作狀態。

    功夫不負有心人,發布消息的那臺電腦IP地址查到了,是飛翔網咖的53號機。根據線報,53號機被一個玩“魔獸”的包機了,這個人一般會晚上九點以后來。

    簡單吃過晚飯,劉唐說立刻去飛翔網吧看看。王小魚撅著嘴說:“師父,你是不是考慮一下晚上我們住哪,忙一天渾身都是汗了,也得洗個澡啊!”

    劉唐瀟灑地伸出右胳膊,看看腕上的手表,然后說:“還有點時間,我們在附近找個賓館入住,把包扔下,回頭去網咖。

    王小魚依然撅著嘴,說:“這附近沒有像樣一點的賓館。”

    劉唐臉色漸漸難看,他說:“大小姐,我們是出來辦案的,不是來享受的,沒準兒,我們要在網吧蹲一晚呢,要賓館干什么,哼!帶個女的出差就是麻煩!”

    被數落一頓的王小魚氣直跺腳,回擊道:“你別總看不起女的,花木蘭是不是女的,梁紅玉是不是女的,默克爾是不是女的,樸謹惠是不是女,哪個不比你們男的強我們有時間,有經費,為什么非要弄得和要飯的似的?

    劉唐:“你要不是個姑娘,我非得踹你一頓,你要知道我們的工作性質,機會稍縱即逝,情況在變,我們就要跟著變,否則就功虧一簣。你這個坐辦公室的哪懂?”

    意識到自己真錯了,王小魚吐吐舌頭,開始轉變口風,“師父,你教訓的是,但也沒必要天天跟苦大仇深似的,你以前可不這樣,是不是那個上官小姐給你鬧的,好吧我不說她,都聽你的!”

    劉唐翻眼睛瞪著王小魚,被氣直喘氣。

    王小魚看劉唐又要發作,趕忙滅火,說:“師父,息怒!息怒!咱就不選了,就邊上這家快捷酒店吧,當然還是開兩間房哦!”

    劉唐一副氣鼓鼓的模樣,根本就沒和王小魚說話,徑直走進快捷賓館,王小魚只好跟著拐近賓館。

    在賓館辦理好入住,劉唐攜帶必要物品和王小魚步行進入街區去尋找到“飛翔網吧”。

    網吧在一條小巷的里邊,并不是很顯眼,走在前邊的王小魚眼尖,低聲喊,“師父,你看,在那兒!”

    劉唐緊走幾步,來到王小魚跟前,他低聲問:“你守在后門,我進去看看,你還記得那人長相嗎?別讓他跑了!”

    王小魚把手機里的照片調出來,展示給劉唐,說:“師父放心吧,這個田坤早記在我腦子里了,何況還有他照片。”

    劉唐拍拍王小魚的肩,說:“我進去了,你要注意你的安全!”

    王小魚做個鬼臉,說:“放心吧,師父!只要他從這來,肯定跑不了。”說完王小魚到網吧的后門守著去了。

    從照片上看,這個田坤是個瘦弱的人,劉唐覺得抓住他易如反掌。劉唐進入網咖,沒等網管說話,劉唐先買了瓶飲料,然后他打開瓶蓋,一邊慢慢喝著一邊從容環顧網咖,他發現緊鄰過道的53號空著。

    劉唐放下飲料瓶,指著53號的位置,問:“我坐那!”

    網管面無表情地說:“那號機被人包了,有人。”

    “坐上沒人啊。”

    網管有點不耐煩,“上廁所了。”

    劉唐:“那就他邊上那個吧,不至于也包了吧!”

    網管:“現在只有43號空著,你真是要上網對嗎,那就出示身份證!”

    劉唐看43號正好在53的后邊就點點頭,拿出身份證遞過去。

    43號機的前面正好對著53號機,上廁所轉一圈沒發現有人的劉唐在43號機前坐定了,等著電腦開機的空當,用手機給王小魚發了一條微信,說沒找到田坤,要她守好后門。王小魚回了個放心的動畫表情。

    劉唐坐在電腦前,無心瀏覽網頁,時不時抬頭看53機位和廁所的位置正心急火燎的時候,一個瘦弱的身影踩著拖鞋一只手里掐著一盒煙和手機由正門進來,向網咖里面走來,劉唐用眼角余光關注著此人,看面相很田坤。

    此人吊兒郎當地走向53號機位。

    劉唐在腦海里閃過田坤的照片,確認走過來的這個就是。見田坤坐在53號前,劉唐不慌不忙地起身,繞到53號機前,拿出警官證,還沒等劉唐說話,瘦弱的田坤“哧溜”一下從劉唐的腋下鉆了出去,劉唐伸手去抓田坤的胳膊,田坤卻像泥鰍一樣閃開了。只見他踢開拖鞋,狂奔向后門。

    劉唐一邊追過去,一邊大喊,“王小魚,向后門跑了!”

    王小魚在后門隨意地溜達著,但眼睛從沒離開那扇虛掩著的門。突然聽到劉唐的喊聲,她神情突然緊張起來,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那扇門突然打開,一個瘦瘦的男人沖了出來,王小魚一個掃堂腿踢向來人的小腿,田坤超出想象的靈活,騰空躲過王小魚的掃腿,然后一個前空翻,落地不等站定,急速跑向被黑夜籠罩的無人出沒的小巷。

    王小魚見田坤跑了,便全力追過去,這時劉唐也沖出網咖后門,隨著王小魚追過去。

    看來田坤是非常熟悉此處地形,專揀黑燈瞎火的地方跑。他看著瘦弱,跑起來卻如離弦之箭,王小魚縱是使出渾身力氣,距田坤也是越來遠遠。劉唐跑著跑著發現墻邊放著一筐空啤酒瓶,突然想到一個辦法。

    田坤奮力跑著,感覺追趕的腳步聲漸遠,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突然他聽到頭頂有幾聲怪異的呼嘯聲,他無心抬頭看,但呼嘯聲正好在他的正前方落下。他抬眼一看,是幾個啤酒瓶砸落在水泥地面,碎玻璃碴瞬間崩裂四射,鋪滿路面。光腳的田坤來不及收腳,前腳一下踩中了一個大塊玻璃茬兒,尖銳的玻璃刺入腳心,那種揪心的疼讓駐足不前。

    劉唐又在田坤的身后摔了幾個啤酒瓶,每聲啤酒瓶的爆裂聲都嚇得田坤一跳一跳的。腳上流著血的田坤站在碎玻璃渣間,不敢再動了。

    這時,王小魚和劉唐先后跑到田坤身邊。

    劉唐喘著粗氣指著田坤說:“田坤,你跑不了,我們是警察!”

    田坤臉上疼出的汗不住地往下滴著,他狡辯“你們找我干什么,我什么也沒干。”

    劉唐接著說:“什么沒干你跑什么,別動!”

    此時王小魚已經拿著掃把把玻璃碴打掃干凈,劉唐和王小魚把田坤攙到馬路牙子上。

    把田坤送往醫院的途中,劉唐和田坤做了一次長談。劉唐說:“田坤,你知道在網上造謠多少條夠犯罪嗎,你發的關于Q市非法集資那條,據我現在掌握的得有上百萬條了,夠判你幾年的了,你是想立功贖罪呢,還是?

    躺在出租車后排座上,田坤忍著疼用濃重的湖南話說:“我就是幫人發貼子,按點擊率賺點兒錢,他們說那帖子是真消息,我才發的。根本就沒想過犯罪啊!”

    劉唐:“是誰讓你發的,這個人怎么聯系?”

    田坤想想說:“在一個QQ群認識的,我們互相加了QQ,他問我能不能在有影響力的網站發帖子,怎么收費什么的,我就和他說了,發帖沒問題,按點擊率收費,我能幫他做到多少條。這個人說先給我交定金,然后和我見一面,如果我能真的做到,就把全部的錢給我轉了。”

    “他叫什么?”

    “我沒問,只要給我轉錢,我給他辦事就行了。他叫什么我真不知道,也沒必要知道。”

    “后來你們見面了嗎?他怎么給你轉的錢,有他有電話嗎?”

    “他沒來,后來用微信直接給我轉了一半錢,三千塊。等我把那帖子的點擊率做到幾萬條后,他又給我轉了三千塊。之后我們就沒有聯系了。當時他給我打過電話,電話號再我手機上。”

    “不和你見面,怎么相信你,別瞎編好嗎?”劉唐胸有成竹地問。

    田坤疼得哆嗦又被劉唐拆穿謊言,更顯狼狽,沉默一會兒說:“他來過一次,和我們見過面,我把我的價碼說了,他把他的要求說了,我們就談妥了。然后他給我轉了錢,我給他發了貼。”

    “小魚,檢查一下他手機,把他的還有對方的微信號、QQ號、手機號都給記好了。”劉唐說。

    坐在前排的王小魚點點頭,“我都記下了,我們接下來……?”

    劉唐說:“我和當地警方聯系好了,等他們來我們就撤。”

    出差一個星期之后的下午,帶著一身疲憊的劉唐、王小魚終于返回Q市。通過田坤交代的微信轉賬記錄和手機號,終于查明白指使田坤發帖子的人叫李國棟。

    李國棟,男性,24歲,Q市人,美來健身的私人教練。現在根本聯系不上。

    劉唐準備馬不停蹄地到美來健身去了解李國棟的情況,王小魚卻不以為然,她說:“師父,今天可是禮拜天,你以為什么地方都跟公安局似的呢,美來健身哪有人接待你?”

    劉唐薅著下巴上的胡茬,說:“健身房我去過,天天開放,怎么能沒有人呢,你是不是想歇半天啊?”

    王小魚俏皮地眨了眨眼,說:“我是想洗個澡的,健身房有人是有人,但我覺得也就是打掃衛生的,或一兩個前臺的,他們能知道什么?”說完王小魚突然轉變話鋒,“師父我錯了,咱現在就去,一分鐘不耽誤行吧!”

    劉唐笑笑,“這才是刑警的作風。”劉唐接著說:“小魚,你再給我分析分析這個李國棟!”

    王小魚撅著嘴,說:“真要去啊,師父,我認為李國棟身材高大,四肢發達,壯壯的肌肉男,缺錢,缺點心眼兒,有可能好色,這是男人的通病。”

    劉唐歪頭看王小魚,“沒了?”

    王小魚低著頭說,“沒了!”

    劉唐:“為什么是男人的通病,女人不好色嗎?”

    王小魚:“女人要節制多了,和不愛的人根本不可能上床!”

    劉唐:“陳詞濫調。”

    劉唐點起一支煙,吐一口后說,“今天我們去,會有不一樣的收獲!”

    王小魚看看劉唐:“為什么?”

    劉唐:“今天是禮拜天啊,沒有正經人!”

    美來健身在鬧市區的商業寫字樓里,算是一個高檔的健身房。劉唐和王小魚已經站在健身房的前臺。一個年輕的女接待和一個著工裝的大姐正閑聊著,見有來客,女接待一臉笑容迎接著說:“歡迎二位光臨,你們是要健身嗎?”

    劉唐板著臉,說:“當然了,不然來這干嘛?”

    女接待:“你們是一起的嗎?”

    王小魚點點頭。

    女接待:“現在辦情侶卡正優惠呢優惠力度挺大的!

    聽到這王小魚皺皺眉,正要反駁,劉唐搶著說:“我聽朋友說你們這環境好,設備好,他還介紹個教練說相當棒,他還在嗎?”

    “您說的是哪位教練?”

    “李國棟。”

    “李國棟?他不在這干了。”這時著工作服的大姐接過話頭。

    劉唐好奇地看著大姐,說:“哦,他什么時候不干的,我可是奔著他來的?”

    大姐打開話匣子開聊:“李國棟早就辭職了,聽說是泡上個女大款,就在這健身房。”大姐用手了一下女接待問,“那個女的叫什么來著?”

    女接待白了一眼大姐,“你別瞎傳了。”

    大姐并沒有停下話語,“想起來了,那女的叫什么‘阿桃’,別說,長的還真俊,比李國棟大幾歲。我就見過一回。”

    王小魚插話“那這個李國棟教練是不是很英俊帥氣啊,比我這大叔如何?”

    大姐打量完王小魚再認真地看看劉唐然后說:“姑娘這位是你?”見王小魚沒說話她接著說,“看著也挺結實的,一看就練過。當然國棟教練確實高大帥氣,要么那么漂亮的女大款怎么會看上他?”

    “那我們到哪能找到李國棟教練呢?”劉唐問。

    這時女接待說:“我們這有很多好教練,國棟教練都辭職半年了,我給你們推薦個更好的吧!”

    劉唐:“先別了,我到里面看看。還有,你們經理在嗎?”

    女接待:“經理今天休班,我還是給你們喊個教練帶你們轉轉吧!”

    這時劉唐亮出工作證,說:“我們是刑警隊的,喊你們經理過來,我們要了解點事情!”

    大姐一看這陣式,吐下舌頭溜到健身房里面去了。

    女接待被劉唐的舉動嚇一跳,看看劉唐的工作證后說:“哦,刑警隊的,我現在就給你們聯系。”

    在健身房經理那,劉唐、王小魚得到一些李國棟的信息,李國棟正式離職的時間在半年之前,現在沒有李國棟的聯系方式。還查了那個叫“阿桃”的女會員資料,資料里沒有真實姓名沒有照片沒有電話。又是一個像空氣一樣的人。

    離開美來健身,劉唐問:“王小魚,你怎么看?”

    王小魚:“李國棟消失不見了,這個‘阿桃’是關鍵。難道‘阿桃’和蘇平原有什么關系?”

    劉唐點點頭“我們一定要找到‘阿桃’。今天你回家好好休息吧,明天接著來。”

    “還以為晚上你要請我吃什么好東西呢!”王小魚撅嘴道。

    劉唐尷尬地笑笑“我還有事,改天請你!”

    王小魚突然冒出一句,“師父,你不會是去找上官桃紅吧?”

    劉唐狠狠地瞪了王小魚一眼,說:“你管的太多了,我做什么還要給你匯報啊!”

    劉唐辭別王小魚本來是要回家了,走著走著他突然想起王小魚的話,便徑直去了藍貓咖啡館。

    遠遠的,劉唐看見咖啡館前一片黑暗,沒有燈火。走近了,只見咖啡館的門緊閉著,里面沒有貓叫,死一般寂靜。

    劉唐拿出手機,輸入上官桃紅的號碼,撥了幾遍都是“您所撥打的電話已停機。”

    這段時間劉唐確實沒和上官桃紅聯系了,但他怎么也沒想到對方的電話是停機,停機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欠費忘了交,第二種是徹底不用這個號碼了。劉唐隱隱感覺到上官桃紅把這個號碼棄之不用了。他心中有說不出的感覺。在咖啡館晃蕩一圈沒什么收獲,忽然覺得自己真的疲憊了,別無選擇,他回家了

    衣服都沒換的劉唐疲憊地躺在凌亂的床上,腦子有些亂。他要自己梳理一下。

    兩眼直盯著天花板,各種事各個人像走馬燈一樣在腦海里閃現。

    李國棟現在何方呢,這是可以確認的人,曾經有過活生生的存在,現在為什么連一點活動軌跡都沒有呢?除非他現在是個死人了?

    李國棟為什么會找人發那個帖子,他和蘇平原是什么關系呢?難道他也是非法集資的受害者?李國棟如果是集資受害者,那篇帖子卻并沒有幫受害者的意思啊,更像是置平原公司于死地的匕首,李國棟擲出這把匕首對自己有什么好處嗎?他到底為什么這樣做?

    “阿桃”究竟是誰呢,她到底是何方神圣?她和李國棟到底是什么關系?李國棟是遇到阿桃后辭職的,這個女人看來該有些魅力。也許是很有些經濟實力?有錢能使鬼推磨的那種?若想找到李國棟看來必須要先找到‘阿桃’了。

    按健身房那個大姐的描述,阿桃應該不是暴發戶似的富婆,聽上去有點吸引力,這感覺是不是很像上官桃紅,如果阿桃就是上官桃紅?那很多問題是不是有新的解釋?蘇平原死了,對上官桃紅是有利呢還是?必須對上官桃紅做個徹底的調查。我該從哪入手呢?為什么上官桃紅總是揮之不去呢,難道我對她真的很動心?如果那個背后操縱的人就是上官桃紅我該怎么對她?

    一會兒,俏皮的王小魚閃現在腦海,也許王小魚說對,上官那種若即若離的感覺根本就是沒投入感情,難道她是在利用我?如果她是背后的人,那還算說得過去。

    王小魚是個可愛的孩子,智慧活潑美麗。早點再早點遇到她,我再年輕幾歲,我會毫不猶豫地追,我是不是想有點亂,又忘了把熱水器開關打開了,這個熱水澡還得等,他突然有些沒緣由的急躁,又突然想起王小魚說晚上沒她請吃飯的事。

    劉唐抄起電話撥給王小魚,王小魚接的也快。

    劉唐問:“現在請你吃飯算晚嗎?”

    “你說呢?”能聽到王小魚嘴里嚼著東西的聲音。

    劉唐卻霸道地說:“知道你也就吃個泡面,別吃了,我請你吃大餐!正好有話和你說!一會我接你!”

    王小魚沒好氣地說:“你說吃就吃去啊,我沒空!”說完王小魚發現劉唐的電話早就掛斷了,她氣得把吃泡面的叉子摔在地上。

    不大工夫,劉唐的電話又來了,“下樓,我在車上等你!”王小魚不情愿地“嗯”了一聲,然后磨磨蹭蹭地下樓,上了劉唐的車。

    王小魚到了車上一言不發。

    劉唐用余光看看王小魚,然后干咳一聲,說:“我那時真的有事,但被臨時取消了,我這不要給你補頓大餐嗎?”

    “你不是和我有話要說嗎?那就說吧,我吃過了。”王小魚淡淡地說。

    劉唐笑了“我們邊吃邊說,反正我也沒吃呢。想吃什么你選?”

    “都說吃過了,我選,我要吃龍蝦。”王小魚沒好氣地說。

    “龍蝦就龍蝦,按你說的。”

    劉唐把車真的開到了海邊漁民飯店旁。王小魚這時高喊“我說的是氣話,我們不吃這么貴的!”

    劉唐并沒理會王小魚的喊叫,他下車走到副駕駛的位置打開車門,強行把王小魚拉下車,笑著說:“今天就吃龍蝦,不改了!”

    王小魚撅著嘴被劉唐拖進飯店海鮮池邊,劉唐對著迎上來的服務生說:“來只龍蝦!”

    服務生看著劉唐回答:“先生,你要波龍,還是澳龍?”

    這時王小魚喊道:“什么波龍澳龍,我要吃的是小龍蝦,有嗎?”

    服務生面露難色,看著劉唐說:“我們這只有海鮮,小龍蝦真沒有!”

    這時王小魚拉著劉唐的袖子說:“沒有小龍蝦,那我們換一家吧?”

    “換什么換,今天就要吃好的,哪種好吃?”

    服務生回道:“澳龍口感更好!”

    “那就澳龍吧!”劉唐豪氣地說。王小魚在一旁一臉無奈。

    飯菜不大工夫做好上桌了,劉唐要來一瓶本地產年份干紅,給王小魚到了一杯,自己端著酒杯對著小魚說:“陪我出差十來天,辛苦了,敬你一杯!”然后劉唐干了杯中酒。

    “師父,我真沒想吃龍蝦!”說罷王小魚把酒一飲而盡。

    “今晚吃點好的也許對我們聊聊案子有幫助啊!”

    王小魚又撅起嘴來“你請我,原是為談案子啊!”

    劉唐“嘿嘿”一笑“主要是彌補虧欠你的一頓大餐,順便聊聊案子!這樣不行嗎,那我們找個別的話題。”

    王小魚夾著菜,說:“別了,就說案子!沒別的話題!”

    劉唐看了眼王小魚,干咳一聲,說:“我有些新想法,你也幫我分析分析。”

    王小魚端起酒杯和劉唐碰了一下,說:“這次是你最信任我的一次,師父。你有什么新想法了?”

    劉唐大口喝下杯中酒,停頓一下,說:“我有種感覺,上官桃紅是這案子的關鍵,甚至是那個幕后操縱的人。”

    “為什么這么說,她可是你喜歡的人。雖然我沒見過她,從師父你嘴里聽,她應該是個很有魅力的人,我很想認識一下呢。”王小魚疑惑地說:“難道就因為他是蘇平原的前妻,你沒追到她就……”

    “你太小看你師父了吧,其實我對她早有疑惑,那個時候算是我的私事,我沒理由和別人去說。現在卻不同了,可以確認她是和案件有關系的,上官桃紅是蘇平原的前妻,陸小斌是蘇平原的司機,放死人的皮箱是蘇平原購買的,我們出差查的網上誹謗帖子是攻擊蘇平原的,蘇平原很重要吧,我們有好多謎團等著他給解開,但他卻離奇的墜崖摔死了。陸小斌確實是該死的人,他沒死的時候,給我們添亂,死了麻煩不但沒消失,反而更復雜了,他該活的時候不活,該死的時候不死,帶進閻王殿的謎團也不少。看看這里面誰還活著,活得好好的?”劉唐一口氣說了很多。

    王小魚卻說:“你是說上官桃紅還活著,但和蘇平原有關的人有那么多,不都活著活得好好的,他的大老婆二老婆還有那么多的兒女呢!不單單一個上官桃紅啊!”

    “我是說,我們開始調查這個案子能進入我們調查視線的人,你說的那些人,都和案子扯不上關系啊!”劉唐反駁道。

    “師父,你是說蘇平原墜崖案,還是陸小斌舉報案呢?”

    “當然是陸小斌舉報案了,或者說是‘LV’藏尸案了。”

    “即便這樣,憑什么說上官桃紅是幕后黑手?這也得需要理由啊!”王小魚依然堅持己見。

    “這個說來話長,我是偶然認識她的,在游泳館,認識的比較自然。她暈水我救了她,后來她說要感謝我約了我。”

    王小魚饒有興趣地聽著,聽不懂了,便提出個問題“你肯定赴約了,當時她知道你是刑警了嗎?”

    “認識的當天就知道我是刑警了,何況當時因為發了命案我是匆忙走的,閨女都交給她照顧了。”

    “什么命案?”

    “是陸小斌殺人焚尸案,我記那是個禮拜天!”說完,劉唐犯了煙癮,掏出煙盒要點煙。

    王小魚瞪一眼劉唐說:“平時我遷就你抽煙也就罷了,這是公共場所!”

    劉唐不好意思地把香煙塞進煙盒,再把一盒煙揣進褲兜兒干咳兩聲接著說:“不好意思。我以后再不拿香煙荼毒你了。我講到哪了?”

    “認識她那天,陸小斌殺人案發案了。對,那這個上官過了多久約的你?”

    “我記得那個案子破很快,整整忙了一天一夜,人就抓住了。破案后新聞滿天飛時候,她開始約我了。”劉唐思索著。

    “你知道咱們的工作性質,我還沒主動約過她一次,她約過我兩次,我倒是都去了。她似乎無意中說喜歡聽我講有意思故事,那時候我還沒想太多。后來,我發覺她約我的時間和陸小斌舉報案的節點特別巧合。”劉唐慢聲細語地講著。

    王小魚又忽然插話“能看出那時候你還是很迷戀她,還能騰出空赴約,我越發想見見這么有魅力的女人了!”

    劉唐尷尬地一笑,說:“別打岔,我接著說,其實在看守所調出的關山,就是小斌最后的律師,我看照片第一眼就感覺那是上官桃紅。

    “哦,上官桃紅,女扮男裝啊,怪不得我們找不到這個人的蹤跡,如果說關山就是上官桃紅,那很多問題就合乎邏輯了,她扮成律師和陸小斌在看守所見面,謀劃了皮箱藏尸的細節,把臟水潑到蘇平原身上,問題是,舉報成功陸小斌會減刑活命,這對上官桃紅有什么好處呢?蘇平原和她早就離婚了,蘇平原死她分不到一毛錢啊?她又是為了什么?”王小魚疑惑地看著劉唐。

    “你說對,她倒底為的是什么呢?開始我也不清楚,蘇平原出殯那天我在蘇府遇見昊昊后,我意識到上官桃紅是為了奪回昊昊的撫養權。”劉唐幽幽地說到。

    王小魚吃驚地看著劉唐“既然知道是上官桃紅干的,你為什么不早采取措施,你要包庇她?”

    劉唐這時變得嚴肅起來“說的這些,還只是我的分析,證據,證據呢?我要的是扎實的證據!但我們沒有!”

    “還記得我在看守所帶回的那根整煙嗎,陸小斌的遺物,煙被人用嘴叼過留下了DNA,開始我沒明白陸小斌為什么把這根煙點名交給我,后來我想通了,那根煙應該是關山點著給他的,關山不會吸煙,他要把煙點著必然要用嘴叼著,所以煙頭上面肯定有關山的DNA,也就是上官桃紅的DNA。”劉唐說完看著王小魚。

    “我們有上官桃紅的DNA樣本嗎?否則怎么比對?”王小魚看著劉唐說。

    “即便我們取得了上官桃紅的DNA樣本,和那根煙上的對比一致,也說明不了什么問題,就算上官桃紅承認關山就是她,我們把她定什么罪,偽造證件罪?他和陸小斌倆人說的到底是什么,怎么串通的,陸小斌不可能再開口了,難道她能交代嗎?顯然不可能。”

    王小魚:“我們還是缺關鍵證據,如果上官桃紅是皮箱藏尸的背后黑手,那么至少有兩條人命與他有關,第一條皮箱里的尸體,第二條,蘇平原。”

    “蘇平原,我們得出的結論是吸毒過量,墜崖身亡。這結論無法直接和上官桃紅扯上關系。皮箱里的尸體法醫判斷死于兩年前,我們推斷應該是先被車撞后被鈍器擊打致死,當然麻醉藥致死也不能排除,他的死應該和陸小斌、蘇平原有更直接關系,和上官桃紅應該沒什么關系,現在陸小斌、蘇平原都是死人他們不會再開口了,這些也只是我們的推論。”劉唐說完嘆口氣。

    “基于師父你的推論,是不是可以這樣想:蘇平原或者是蘇平原和陸小斌撞了一個人,他們給他注射了麻醉藥,發現沒有呼吸了,在要埋了那個人的時候,人又活過來,他們把他打死后再埋上了。陸小斌殺人焚尸被抓后,他想活命,就想把撞完埋了的人嫁禍給蘇平原一個人,但那個埋尸體的地點很有可能有他自己的罪證,所以他需要一個幫他的人。能幫他完成嫁禍蘇平原的人,必須是對蘇平原死去樂見其成的人,也就是說,蘇平原死會對這個人有利,而陸小斌選擇的人恰恰就是上官桃紅。上官桃紅曾是蘇平原的妻子,她肯定有或者知道怎么嫁禍蘇平原,蘇平原死對她會有她最想要的利益,也就是你說的孩子撫養權。所以上官桃紅找來了蘇平原購買的皮箱,用皮箱裝上尸體,把它埋在蘆莊的池塘邊,等著工地開工,一朝出土后用它指正蘇平原殺人。”王小魚侃侃而談。

    “蘇平原一死,孩子的撫養權自然就回到上官桃紅這,但皮箱藏尸出土,我們并沒有立即抓蘇平原,這是上官桃紅沒估計到的,所以她又采取了下一個步驟,散布平原公司的謠言,給蘇平原壓力,讓他崩潰。但是她怎么能算到蘇平原會墜崖身亡呢?”說完劉唐搖著頭。

    這時王小魚也忘了再夾菜,緊鎖眉頭說:“難道是上官把他推下山的?除非上官一直掌握蘇平原的動向,否則她怎么能知道蘇平原會去爬那座山呢?也許上官桃紅對蘇平原了如指掌,掌握他的心里,知道他在被逼迫的情況下就會去那座寺廟,就會去那座山峰,但怎么才能知道他定會墜崖呢?這個我想不明白!

    “只有找到上官桃紅,也許她能給我們答案!”劉唐喝了一口酒。

    “師父你真去找上官桃紅了?還沒找到!”王小魚驚訝著。

    劉唐點點頭“她的電話停機了!我們必須得查查她到底去哪了!”

    “那還等什么,我馬上回去查!”王小魚站起身喊“服務員,買單!”

           劉唐微微一笑,說:“別喊了,早買過了,我們回單位!”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永新 | 泰兴 | 那曲 | 双鸭山 | 益阳 | 定州 | 佛山 | 灌南 | 天长 | 周口 | 黄南 | 安吉 | 通化 | 常德 | 酒泉 | 象山 | 扬中 | 呼伦贝尔 | 那曲 | 永州 | 泰安 | 黄南 | 无锡 | 东营 | 三亚 | 文昌 | 眉山 | 威海 | 厦门 | 青海西宁 | 蓬莱 | 呼伦贝尔 | 蚌埠 | 绵阳 | 定西 | 延安 | 百色 | 滨州 | 漯河 | 淮南 | 保亭 | 湛江 | 临沧 | 潜江 | 沧州 | 定安 | 日喀则 | 乐平 | 曲靖 | 姜堰 | 邹平 | 昭通 | 绥化 | 河南郑州 | 库尔勒 | 泰兴 | 晋江 | 西双版纳 | 海门 | 临沧 | 吐鲁番 | 简阳 | 东阳 | 桓台 | 南平 | 石嘴山 | 灌南 | 甘南 | 石狮 | 信阳 | 嘉兴 | 曲靖 | 西藏拉萨 | 公主岭 | 聊城 | 东方 | 兴化 | 锡林郭勒 | 赤峰 | 阿拉尔 | 霍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宁德 | 阿克苏 | 固原 | 仙桃 | 阿拉善盟 | 玉溪 | 湘西 | 宁德 | 保定 | 潍坊 | 滕州 | 宣城 | 江门 | 阜新 | 咸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