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長篇小說

    旅行箱里的殺機(二十六)

    來源:網投 作者:王世勇

    李國棟興奮異常,他夢寐以求的景點已經在他的腳下,更讓他興奮的是,‘阿桃’也在他身邊。

    阿桃說過,只要完成這次任務,她會陪他一起去看阿凡達山。

    這次任務比上一個更容易、更簡單。李國棟在賓館把發完后的那條消息一晚上的轉發量、點擊量發給了‘阿桃’。微信上阿桃給他一個大大的贊、一個吻、一個擁抱,隨后讓他在張家界耐心等著,明天她就會出現在他眼前。

    第二天晚上,等一白天不見阿桃回音的李國棟剛剛睡去,外邊門鈴聲不斷,他揉開朦朧睡眼,嘴里罵著“該死的服務員,這個點還要打掃房間嗎”,便圍一條浴巾下床開門,門打開的剎那,一股熟悉的香氣撲面而來,隨后一個柔軟的身體投進他的懷抱。

    “阿桃”他低聲喊著,驚喜異常。

    阿桃緊緊抱著李國棟走進屋子,國棟用腳把門使勁一踢,關上了。二人像蛇一樣纏繞在一起。

    一夜無話。早上李國棟睡得正香,窗簾被人掀起,一股刺眼的陽光把他弄醒,睜開眼,刺眼的光被一個人影當上了,見阿桃已經安靜地坐在他床邊。阿桃用安詳的目光注視著一身古銅色肌肉的李國棟,李國棟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說:“寶貝,你起得這么早,我快睡死過去了吧,一點動靜都不知道。”

    透過窗子的那束光正照到阿桃的臉上,逆光里阿桃臉部的輪廓,清晰地呈現在李國棟的眼里。他看醉了,伸手去攬阿桃的腰,阿桃順從地伏在他臂彎。溫存片刻,阿桃還是推開李國棟的手說:“一晚上你還沒夠啊,淘氣的孩子。一會兒你得起來了,你不是喜歡《阿凡達》電影里的那座山嗎,票我都買好了!”說著阿桃把一張門票塞在李國棟的手中。

    李國棟騰地從床上坐起,看著僅有的一張門票,說:“你不是說陪我一起去嗎?”

    阿桃溫柔地看著李國棟,用手摸摸他的臉“誰說陪你一起去了?”

    李國棟一扭臉,“你騙人!”

    “乖啊,我得先辦一些事兒,我們山上見,不逗你了!”阿桃撫摸著李國棟的腦袋。

    “我陪你一起去辦事!”

    “如果能行,我當然要帶你一起了,好了,乖寶兒,我們山上見。你進景區先慢慢地玩兒,我們在擎天柱景區相見,不是很有意思嗎?”阿桃像哄孩子一樣和李國棟說。

    李國棟點點頭,“我們什么時間碰頭呢?”

    “下午四點吧!”

    “好吧,我起來吃早點,退房。”

     阿桃卻指指桌上“早點我早就給你買好了,賓館的自助餐難吃死了吧?”

    看看桌上的餐盒,李國棟知道那里一定有自己喜歡的炸油餅和熱豆漿,他感動了,起身又抱抱阿桃。

    阿桃拍拍他的肩“快趁熱吃吧,都是你愛吃的!”

    李國棟收拾完行李,退了房,叫臺車直奔景區方向。此時阿桃早已經去辦事了。李國棟沒想明白,阿桃為什么不帶自己一起去辦事,為什么不和自己一起去景區。這個女人魅力十足,他明白自己已經深深陷入了感情漩渦,無力自拔。阿桃現在就是他的一切,阿桃讓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讓去哪他就會去哪,從沒想過什么是危險什么是不應該。他始終覺得阿桃還是謎一樣的存在,摸得著卻看不清。

    張家界景區太大了,那些奇峰險嶺讓李國棟大開眼界,坐著電瓶車玩了兩個景區,看看時間,已經三點半了,他匆匆登上去擎天柱的觀光電瓶車。這時李國棟的電話響了,他掏出這款心儀的手機接阿桃來電。李國棟以前還算是個節儉的孩子,雖然羨慕那些時尚潮流的東西,但摸摸兜里的鈔票他都忍了,自打和阿桃相識后,阿桃不但給了他家人般的溫暖,也給了他極大的物質幫助。在阿桃安排下他把健身房的工作辭了,全力幫助阿桃。

    阿桃就在觀光車站最顯眼的地方戴著遮陽草帽、一襲花裙子,風姿綽約地站著,李國棟遠遠就看到了,心里涌起一股暖流那一刻他有了滄海桑田、海枯石爛的感覺。

    觀光電瓶車還未停穩,李國棟就蹭地跳下直奔阿桃跑去,不由分說給阿桃一個大大的擁抱。阿桃并沒有響應李國棟的擁抱,及時把他推開,低聲說:“羞不羞,那么多人!”

    李國棟咧嘴樂了“我才不怕呢,我要站在那邊的大山旁大聲宣布,你是這個世上我唯一愛的女人!”一邊說著他一邊指著那座云霧繚繞的山峰。

    阿桃抿嘴一笑,拉著李國棟的手邊走邊說“別傻了,那么多人看著呢,你不是最想看這座山嗎,我們這就到近前去。”

    在擎天柱的景觀道上,李國棟拍下無數張風景照,看著拔天入地的山峰李國棟宛如處身仙境。拍完風景照,李國棟把阿桃的肩膀轉過來,臉對著臉,彼此能聽得到對方的呼吸,阿桃異樣的看著李國棟。他沒忘了之前說的誓言,他說:“你是世上我最愛的唯一的女人,我會為你死為你生……”話沒說完李國棟的嘴就被阿桃用手捂住了“噓,我帶你去一個更好的地方,那兒更適合海誓山盟!”

    李國棟先是詫異隨后明白地點點頭,然后他說:“我們倆拍張合照吧!”說完他打開手機的照相功能,正要對準自己和身邊的阿桃,阿桃卻輕巧地轉身躲過鏡頭。

    李國棟心里搓火正要發怒,阿桃卻說:“我們要到發誓的地方合影,這個景不適合。”

    李國棟剛拱上來的怒氣被自己生硬地按到肚子里,僵硬地笑笑“你說的那個地方在哪啊,天快黑了,我們能馬上就去嗎?”

    阿桃笑顏如花“黑怕什么,今晚上我們就住山上,來吧,親愛的跟我走!”

    那句“親愛的”就像是給李國棟打一針雞血,他以一往無前的氣魄緊跟著阿桃。

    走到天生橋的時候,天色已暗,游客已經沒有二人站在橋上興奮的李國棟欣賞著贊嘆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阿桃卻撅著嘴看著李國棟。等李國棟發覺阿桃在那撅嘴,立刻明白這是等他發誓了。

    李國棟站在天生橋的中間舉起一只手,正要大聲地喊出心中所愿,阿桃舉著相機,說:“等等,我要把這一刻記錄下來,這個角度,不好看,你再往邊上挪挪!”阿桃另一只手指揮著李國棟移動的方向。

    李國棟聽阿桃說要把這一記錄來,也熟練地偷偷把手機錄像功能開啟,有意對著阿桃,他想給她個驚喜。

    已經站在前邊的李國棟,依然沒有擺好阿桃想要的姿勢阿桃假裝發怒地沖了過來。李國棟大喊“別開玩笑,這危險!”他雙手要攔著沖過來的阿桃,但他的胸前明顯感覺到被阿桃伸出的手狠狠推了一把,那力量不輕不重剛好讓李國棟的身體失去重心,向下面的萬丈深淵倒去,他伸手想要拉扯什么卻什么也沒有,他驚恐地喊著“快拉住我!”

    阿桃面色冰冷,不但沒有去拉李國棟,反而是退后兩步,讓自己處在李國棟夠不到的位置。

    一米八的李國棟像一節枯木隨著亂石落向萬丈深淵。深淵里傳來他漸遠漸淡的喊聲“你竟然推我,為什么,為什么……”

    一個星期后,天生橋下一個采藥人在谷底發現了李國棟的尸體,但當地警察并沒有能在第一時間確認這個墜崖的游客到底姓甚名誰。

    在劉唐和王小魚出差張家界時,那具尸體還沒被貼上“李國棟”三個字。等劉唐和王小魚返回Q市,張家界警方卻聯系了Q市刑警隊。劉唐和王小魚這才得到李國棟正式身亡的消息。張家界警方的說法:李國棟應該是一個人去的張家界,在他進出景區的入口監控能證實他是獨自上山的,在他入住的賓館調出曾有一名女子進出他的房間,但該女子出入時均帶有口罩,八成是暗娼一類的女人,房間登記也只有李國棟一個人。

    這個消息大大打擊了劉唐,剛查到李國棟,李國棟就不明不白墜崖死了,難道是被陰魂不散的蘇平原叫下懸崖的?劉唐不住地搖著頭,王小魚看在眼里,拍拍劉唐的后背,說:“師父,別灰心,也許我們還有其他辦法呢?”
       劉唐嘆口氣“看來你要再跑一趟張家界了,把那邊的情況查清楚,主要目標是進出李國棟房間的那個女人。第二點,看李國棟墜崖的地點還沒有更多證據和線索。

    “師父,這次你不和我一起去?”

    “我必須要把那個女人的行蹤搞清楚!我們隨時聯系!”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潮州 | 孝感 | 章丘 | 海西 | 汉中 | 台北 | 福建福州 | 海西 | 南通 | 枣阳 | 佳木斯 | 张北 | 安吉 | 巢湖 | 铜川 | 韶关 | 台北 | 海东 | 林芝 | 大丰 | 大理 | 安徽合肥 | 台山 | 昭通 | 七台河 | 眉山 | 屯昌 | 铜陵 | 库尔勒 | 北海 | 长葛 | 德州 | 六盘水 | 珠海 | 深圳 | 焦作 | 邵阳 | 澳门澳门 | 长垣 | 来宾 | 昌吉 | 兴安盟 | 伊春 | 商丘 | 武威 | 桐城 | 兴安盟 | 东海 | 安阳 | 钦州 | 佛山 | 青海西宁 | 湖州 | 明港 | 阿拉尔 | 商洛 | 南通 | 宜宾 | 河北石家庄 | 南京 | 锦州 | 保定 | 六安 | 淮安 | 如东 | 偃师 | 柳州 | 邯郸 | 厦门 | 许昌 | 桐乡 | 迪庆 | 文山 | 邹城 | 芜湖 | 内江 | 枣阳 | 朝阳 | 桂林 | 改则 | 南京 | 昌都 | 克孜勒苏 | 盐城 | 清远 | 黄石 | 东阳 | 湖南长沙 | 益阳 | 玉溪 | 邹平 | 长葛 | 澄迈 | 启东 | 高密 | 临猗 | 潮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