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長篇小說

    旅行箱里的殺機(二十七)

    來源:網投 作者:王世勇

    蘇平原死了,平原公司好像一夜之間就倒閉了。還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然平原公司被破產保護了,但蘇平原的家人還是可以靠著多年的積蓄過著不錯的生活。自打蘇平原死去,昊昊就該理所當然回到他媽媽也就是第一監護人上官桃紅的身邊。

    去接昊昊的時候,上官桃紅抑制住內心的激動,只有她自己明白,能見到現在這個結果她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上官桃紅對蘇家人依然保持著高冷的姿態,因為她對蘇家人實在提不起一絲熱情。甚至,蘇家的大院門口她都不想登,她給如夫人打了電話然后就在門外等著。

    當昊昊再次撲到上官桃紅懷里的時候,她幾乎被又了分量的昊昊撞倒,但那種久違的溫暖在她的周身傳遞,暖意輸送到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細胞。這時,她才真正感覺到了什么叫親情,血濃于水。她那冰凍了千年的心瞬間就融化了。上官桃紅緊緊地抱住孩子久久不舍得撒手,眼淚撲簌簌地掉下。

    昊昊用溫熱的小手拭去上官桃紅臉上的淚珠,懵懂地問:“媽媽,你怎么了?”

    上官桃紅胡亂擦去眼淚,看著稚氣未脫的昊昊,露出開心的笑容,說:“媽媽再也不會離開你了!”說罷她再次緊緊抱住孩子。

    昊昊用胖胖的小手也緊緊抱著媽媽“我再也不會離開媽媽了!”

    上官桃紅平復心情,拉著昊昊奔著自己的車走去“我們回家吧!”

    昊昊蹦蹦跳跳地喊著:“我要回家嘍!”

    首都機場,國際出發的通道上,一個高挑的女人背著時尚雙肩包,左手拉著一個大大的LV旅行箱,右手牽著一個小男孩,匆匆地走向航站樓的深處。

       此時,飛往美利堅合眾國的乘客等待區,在角落里便于觀察的位置,劉唐看似悠閑地翻著報刊,其實他內心焦急,不時抬頭看看剛剛走過來的乘客,看看手上的腕表,距起飛還有一個多小時。劉唐深深明白,走過那道檢票門,就真正登上通往美利堅的大門,那時候,一切都完了。很多謎團就此徹底被她帶到大洋彼岸,最后若是這樣的結果他得有多么不甘心!

    在得到上官桃紅要移民美國的消息后,劉唐知道自己解開謎團的時間不多了,但他沒有任何拿得出手的證據把上官桃紅繩之以法。忽然一大一小兩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劉唐的眼。他一直注視著她們落座于登機口最近的位置,然后起身兜個大圈子到了通道口,旁若無人地走進乘客等待區。

    上官桃紅一臉疲憊,找了排無人的座椅,把行李放下,把昊昊安頓在座位上,拿出瓶水舉頭喝著,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耳鼓“真巧,你們這是去哪?”說話的人抬頭看看國際出發的指示牌說“這是要出國嗎?”

    上官桃紅在寬闊的候機大廳見到劉唐倍感驚訝,隨后一臉笑容對劉唐說:“對啊,我們要去美國了,你怎么也到這了,不是要出差美國吧?”她開著玩笑。

    劉唐笑笑,說:“還不是因為一個案子,美國我是去不了。最近忙一塌糊涂,也沒和你聯系,感覺你變化挺大的!

    上官桃紅用手拍拍昊昊的頭,指指劉唐,說:“喊叔叔!”

    正玩手機游戲的昊昊抬頭看是劉唐,雙眼暫時離開手機屏幕,輕輕喊了聲“刑警叔叔好!”便又進入游戲世界。

    上官桃紅接著劉唐的話說:“我的變化大嗎沒什么感覺啊!”她感覺劉唐沒有要走的意思,看看手表計算一下時間后,說:“你不急著走吧,我們還有一個半小時起飛!”

    劉唐揉揉下巴,看一眼上官桃紅,說:“我不急,我的同事正往這兒趕呢!”

    上官桃紅坐下示意劉唐坐在自己的邊上,她說:“匆忙做的決定,都沒來得及和你告別,其實是和誰也沒說,真是抱歉了,還好在這遇到你了!”

    劉唐在上官桃紅的邊上坐下,看著上官桃紅,說:“你這是要定居美國不回來了嗎?”

    上官桃紅透過巨大玻璃看著窗外,說:“孩子的國籍是那邊的,我肯定得陪他長大,再說這邊我也沒什么留戀的了,能定居當然更好!”

    劉唐心里想,既然你都這么說了,沒什么留戀的,看來我沒讓你留戀過一絲一毫啊,可惜了我對你的那份情!劉唐不動聲色地說:“我真沒想到你竟和蘇平原是一家的。”

    上官桃紅并沒有顯示出多少驚訝,她說:“哦,認識你的時候我和他早就離婚了。”

    劉唐品出上官桃紅話里的意思:就是說和你劉唐認識的時候,我是單身,沒有欺騙你。

    劉唐微微一笑,說:“蘇平原死的時候,你好像沒去,我去他家安保了!”

    上官桃紅微微一怔,然后恢復平靜,說:“聽昊昊說起過,他在那見到過你!”

    劉唐一步一步把話題引向他更感興趣的方面,說:“你知道蘇平原是怎么死嗎?

    “我和他早沒關系了,他怎么死的我根本就不關心!”

    說這話的時候,劉唐能感覺到上官桃紅臉上的一絲不耐煩。

    劉唐不依不饒地問道:“你和蘇平原為什么離的,感情不和?還是他拈花惹草?”劉唐接著說“這是富豪們的通病!”

    上官桃紅明顯表現出不快,說:“劉警官,這好像是我的私人問題,你問得有點多吧,難道你是在審訊我不成?”

    “沒有,我只是好奇,畢竟我是那么喜歡你,多點好奇心很正常!”劉唐說好奇是在敷衍著,后面那句“喜歡”倒是他的真心話。

    上官桃紅聽劉唐這么說,恢復了情緒,說:“我實在不愿提起這個人,說他都是眼淚,不說也罷!”

    劉唐看看表,說:“到底怎么回事,聊會兒吧?”

    上官桃紅嘆口氣“這個人開始確實對我很好,否則我也不會和他結婚,你知道我是不太在乎年齡的,他比我大很多。”劉唐插一句“二十歲有嗎?”上官桃紅點點頭接著說“但是那時候我能感覺到他是積極向上的,為了事業為了愛情拼得很,我們溝通也沒有代溝,雖然他有過幾次婚姻,但對我的那片真心我真實地感受到了,和他結婚是水到渠成的事,我們也有了孩子。后來我發現他變了,變成一個我根本不認識的人無法接受的人,現在說不怕你笑話,后來他都不上我的床了,我以為他外邊有了別的女人,但我查到看到的事實是他竟然喜歡小男孩了,還染上了毒癮,那個時候他六親不認。這個事實對我的打擊巨大,我生怕有一天我們自己的孩子也被他給糟蹋禍害了,那時候他就是禽獸。所以我提出離婚,本想著孩子是肯定判給我的,但我想錯了,孩子被判給他。那時候我萬念俱焚。還好老天爺是公平的,蘇平原摔死了。所以我現在能帶著孩子走到這兒。”

    “你的身世挺曲折,以前都沒聽你說過。蘇平原死了,你可以好好生活了。但我還是有個問題,蘇平原的死,你就真沒做過點什么嗎?”劉唐本來自己還沒想好怎么把話題引到這上來,突然冒出這么一句,就連自己都感到驚訝,怎么就這么容易地說到這了呢?

    上官桃紅更是驚訝,她看著劉唐,顯然她是警醒了“你是奔著我來的?不用拐彎抹角、旁敲側擊到底懷疑我什么直接說。

    把話題攤開挑明后,面對上官桃紅的質問,劉唐顯得從容多了,他不置可否,也算是默認。劉唐想先打擊一下上官桃紅,于是說:“據我所知,蘇平原性情大變可不是因為吸毒。這里面另有原因。”

    “不是因為吸毒他還能因為什么?”上官桃紅冷笑一聲。

    劉唐狡黠一笑“他性情大變,確實另有原因,吸毒只是為了止疼,你想聽聽嗎?”

    “難道你還能比我更了解他?”上官桃紅還是發出疑問。

    “記得我說過我去過蘇府吧,我不但去安保了,我還見到了一個人,這個人比你更了解他,甚至蘇平原的家是由她來操持的。”

    “你說的是如夫人,他的原配,這個我知道,蘇平原幾十年前就和她離了,算她把蘇平原老娘照顧得好,才沒被掃地出門。”

    劉唐點點頭,說:“就是這個如夫人。那天如夫人喊你家昊昊回屋,我們才偶然遇到談到蘇平原的死,她卻給出了不一樣的原因,她說蘇平原頭部得了一種病——顱內感染,對于疾病你應該比我更懂。如夫人說本來蘇平原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得了這種病,他把英文病歷藏在家里很隱蔽的地方,誰曾想,被淘氣的昊昊翻出來,就這樣秘密被她發現了,她找來翻譯才明白蘇平原得了顱內感染。是這個病壓迫了他頭部神經導致他性情大變。”

    “那又和我有什么關系?”上官桃紅面色如霜“如果你們認為蘇平原的死和我有關系,請你拿出證據,有證據的話,我該負什么責就負什么責,你不用和我東扯西扯,早就看出來你是沖我來的何必繞圈子呢?”

    劉唐竟然又笑了,說:“我確實為你而來,有些問題我真的沒搞清楚,找你問個明白。你知道,如果真把你列為犯罪嫌疑人你是走不出去的,至少現在還沒有。”

    上官桃紅捋了捋垂下的亂發,看一眼腕表。她很正式地對劉唐說:“我可以回答我知道的一切問題,你問吧?”

    劉唐看著上官桃紅,說,“距登機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顯然那時候你就要龍歸大海,自由了。”然后說,“那我可真問了,你假扮陸小斌的律師關山,很有迷惑性啊。你們是怎么談的?”

    “你怎么認為是我假扮的,空口無憑,現在我可以這樣說,你血口噴人!”不時看著表的上官桃紅臉上比剛才更平靜。劉唐明白,距離上官桃紅登機的時間越來越近了,他心里有些焦慮,但沒表現在臉上。

    劉唐一副悠然的表情,說:“你還記得你給陸小斌點過一只煙吧,他沒抽,這根煙現在我這兒,這還不是最重要的,要命的是那根煙頭上有你的‘DNA’。”

    上官桃紅聽到這兒有些不知所措,僵住幾秒后,她辯解著“即便你說都對,那能說明什么?何況你根本就是來蒙我的!

    劉唐還是一副超然的姿態,其實他內心早已急得火上房了“我蒙你有什么意義,你辦假證的地方我都找到了。給你郵寄來的是不是淘168證件制作室。我說的沒錯吧!”

    看上官桃紅聽完沒吭聲,劉唐接著說:“這案子我查了這么久,多條線索都指向你,目前看有兩個人的死和你有關,第一個是陸小斌。”

    一直沉默的上官桃紅終于開腔了“陸小斌就是個殺人犯,他就是該死的人,他死不死怎么也和我扯上關系,你們刑警不會就這么辦案吧?”說完她嘿嘿冷笑著。

    “經DNA比對,最后一個約見陸小斌的律師關山就是女扮男裝的你——上官桃紅,你的DNA是我們怎么取得的你肯定會有疑問,但你也很快會想到,你在醫院工作期間留有DNA樣本,調取這個對我們來說很容易。當然,你還應該想到,阿桃的DNA樣本也和你的一樣,別忘了,你作為阿桃也去醫院做過外傷處理。就說關山這事,之后你再沒去見過陸小斌,我查過你之前的律考記錄,結果是一次沒有,再查你上網交易記錄,竟然有假證交易,這些不必你說,我已經查得一清二楚,問題是,你怎么知道陸小斌需要見你?這個消息你是怎么得到的?難道是他的獄友給你報的信兒?”劉唐一口氣說了很多。

    上官桃紅再次看看表,她面色平靜、呼吸均勻,用手摸摸昊昊的頭,然后對著劉唐說:“其實我知道你們下了不少功夫,但我也知道你們根本就沒有什么證據,我現在說一切都和我無關,但我也可以試著給你講個故事,有巧合或雷同那純屬偶然,我只是想讓你別白來一趟。你想聽我就講給你,不想聽我們就去排隊了,距離登機的時間不多了。”

    劉唐明白再過幾十分鐘上官桃紅就可以徹底離開他的視線了,那時候再問什么都沒有機會了,何況自己確實沒什么拿手的證據。他內心焦急,但還是云淡風輕地說:“好啊,這次聽你的故事。”

    “不是我的故事,是我講的故事。”上官桃紅強調。

    “嗯,你講的故事,來吧,開始!”劉唐舉手比劃一下,示意開始。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潮州 | 渭南 | 松原 | 台北 | 遂宁 | 香港香港 | 和县 | 齐齐哈尔 | 金昌 | 临汾 | 邳州 | 十堰 | 咸阳 | 嘉峪关 | 海南 | 枣庄 | 赵县 | 六盘水 | 灌南 | 定安 | 日喀则 | 宜昌 | 青海西宁 | 兴安盟 | 商洛 | 贵港 | 台湾台湾 | 安庆 | 大兴安岭 | 博尔塔拉 | 通化 | 玉林 | 潮州 | 安岳 | 新余 | 防城港 | 福建福州 | 果洛 | 莆田 | 咸阳 | 铜川 | 大同 | 柳州 | 喀什 | 临沂 | 迪庆 | 宝鸡 | 甘孜 | 开封 | 吉林 | 珠海 | 通辽 | 黔东南 | 雅安 | 平顶山 | 南充 | 阳江 | 涿州 | 承德 | 蓬莱 | 营口 | 日照 | 新疆乌鲁木齐 | 清徐 | 海西 | 宜都 | 信阳 | 诸暨 | 双鸭山 | 常州 | 黔南 | 玉溪 | 丽水 | 巴彦淖尔市 | 仙桃 | 南通 | 安康 | 诸城 | 兴安盟 | 莒县 | 德清 | 如东 | 海南海口 | 乌兰察布 | 姜堰 | 新泰 | 白沙 | 五家渠 | 惠东 | 宁国 | 新泰 | 无锡 | 嘉峪关 | 清远 | 阿克苏 | 包头 | 德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