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短篇小說

    隧道口

    來源:網投 作者:劉少一

    暖冬有它的好處。它能把季節小小地顛覆一下。

    春節剛過,江南春天的氣息就已經逼人了。山上的雜樹吐出新芽,各色花兒竟相綻放。鳥兒們嘁嘁喳喳,這邊枝頭蹦過去,那邊丫杈跳過來,你追我趕鬧著玩,看樣子像是調情,說的全是鳥語,人反正是聽不懂。坡地里,麥苗開始返青,挺直腰身正借著回暖的地氣蹭蹭往季節深處里長。最惹眼的當數那些油菜花,金黃金黃,這兒一簇,那兒一片,把富貴的色彩鋪張得滿處都是。蜂蟲攆上好天氣,趕大集似的紛紛撲向花叢,扎進去久久出不來,想必是醉臥其中了。

    才下過幾場雨。山腳下,瘦了一冬的河床讓春水盈滿,綢緞一樣鋪展在城市邊沿,留戀似的不舍離去。急慌慌趕路的永遠只有火車。站在方頂山觀景臺往下看,列車像一隊毛毛蟲自東邊逶迤而來,扎得鋼軌哐啷響,駛近隧道口,很是憋足勁兒嘶鳴一聲,然后“哧溜”鉆進洞子。感覺里,那隧道就是一張豁嘴,把火車囫圇吞進去,再從三江口那邊吐出來——水面上有座鐵架橋,火車過,汽車也過。

    隔不久,又有火車從山那邊駛入隧道。這邊車未現身,腳下先有震顫,如妊婦七月的胎動,繼而聽到呻吟,火車一節一節從隧道口分娩。于是,立在觀景臺的人想必會有陣痛感。

    前些日子,才下過一連串春雨。天剛出晴,空氣里少有粉塵和雜質,被洗過的大地、天空干凈得讓人心動。這樣的季節,當然最適合春游了。尤其是那些正在談情說愛的年輕人,誰都不愿錯過。

    這個周末,果真有對年輕人越過隧道口前面的鐵路,循著旁邊的緩坡往上爬。坡地里種滿橘樹,一條窄窄的水泥路在橘園里探頭探腦向上延伸,直達觀景臺。生活在小城里的人都知道,這是縣城的制高點,站在方頂山上,可以鳥瞰城區全貌。據說,當年小日本攻占縣城最先搶占這里,據險設置炮臺,輕易轟跑駐防國軍,控制住整座縣城。罷了,那些糟心事不贅。如今,這里優越的位置成全了那些愛好拍攝風光片的人。不過,搞攝影的人一般會選擇在晨曦或黃昏夕照里來這里取景抓拍,這會兒不會來和戀人們爭地盤。這對年輕人看上去像一對戀人——至少,在不明真相的人眼里,他們就是一對戀人。按常識性猜想,只有戀人才會成雙結對地公開出游。如果是情人,他倆怎么著也得掩人耳目,私奔到別處享受甜蜜——縣城太小,隨處都會碰到熟人,那怎好意思呢?可是,你錯了。往后的事不好說,至少,他倆暫時還真不是戀人關系——男人即使單方面有這意思,但這要看以后的發展,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這次郊游。

    男人叫魯天佑,胳膊長腿長,連帶著脖頸也長,理著精致的小平頭,精神氣旺足。他手上帶著釧子,據說是去嵩山旅游時請少林寺一位得道高僧開過光的佛珠,能保佑他諸事如意(自然也包括愛情),別人出多少錢都不定弄得到手。女孩呢,身材生得婉約,動不動就笑,像一只鈴鐺走一路響一路。她右手腕纏一方手帕,想必是用來擦汗的,腳下的半高跟,走坡路有些不穩樁,又要防備魯天佑趁機搭手扶她,兩只手就一直擺開著行走,像鳥兒展開的兩翼保持著身子平衡。稍有閃失,她的笑聲馬上就切換成尖叫,驚得路邊草叢里的蟲子活蹦亂跳,連旁邊橘樹中的鳥兒也莫名其妙地驚飛。相較而言,魯天佑對這次出游似乎準備得充分一些,一件白底黑條紋的T恤看上去質地不錯, 立領配上他那長脖頸正合適。下面穿一條米黃色休閑褲,褲腳收的稍微緊點,這身衣服如果配一雙皮鞋真是沒說的。可是,他腳上卻穿了雙新買的駱駝牌登山鞋。這些都無所謂,重要的是他手里還拎著一個包,看上去不重,但里面肯定有內容——這是一次蓄謀已久的春游,對魯天佑來說,意義可不一般。他哪想到會樂極生悲有一場傷害正在前面等著他呢?

    走前面的女孩立住了。她回過身來,對魯天佑說,我們去哪兒?

    魯天佑說,去上次那兒,馬上就到了。

    女孩當然知道上次那兒是哪兒,停了片刻,她強調一句,說好了,這是最后一次。

    魯天佑說,我不是已經答應過你嗎?你這話至少說了五遍。

    女孩說,你上次不也說是最后一次?怎么又約我?對一個說話不算數的人來說,五遍算什么?五十遍都不多。

    魯天佑嘿嘿笑,對女孩的搶白無可辯駁。他仰著脖子往上看,女孩的臉很生動,許是走路熱的,她兩邊臉頰上泛起胭脂紅,圓而肉感的小鼻子噴著熱氣,一只手當扇子在面前擾來擾去。從他的角度看,女孩的胸部山是山水是水,輪廓分明,裙褲裹著的腿飽滿而修長,散發出撩人的青春氣息。魯天佑想,如果擺在眼前的是一只蘋果,他會不顧一切地吃了她。可惜,她不是一只蘋果或別的什么水果,她是這么漂亮的一個女孩兒,已經名花有主。要想拿下她,沒耐心不行。而且,他都試探過好幾回了,對這樣的女孩來說,光使錢不管用,還得耐著性子磨,冷水泡茶慢慢濃地那么熬她,枯藤纏死大樹地那么箍她,滴水穿石般的那么破她。魯天佑就不信自己精誠所至鍥而不舍不能贏得女孩的芳心,把她從那個小警察手里奪過來。

    ——警察算個吊!

    女孩叫顏如妙。

    說起來,魯天佑能和顏如妙認識真還得感謝那個姓師的小警察。師警察和魯天佑住同一個小區,師警察住三棟,魯天佑往后退兩排,是五棟。魯天佑是因為一場賭局和師警察發生交集的。那次,師警察接到舉報,帶人去賓館抓了魯天佑哥們的現場。魯天佑他們干得挺大,警察當場收繳賭資五萬多元。當然,這對魯天佑來說是常事,除非他們不湊桌。師警察將魯天佑他們帶回隊里,還沒開始記材料,隊長就接到說情電話,要求放人。說情的人來頭很大,要不然,隊長不會這么便宜他們。師警察也不便多計較——同住一個小區,他一直都不知道會有一個年輕的地產商和自己做鄰居,怎么說也算緣分。治安處罰是免掉,但收繳的賭資一分沒退——這應該是出面說情的某位“大神”在電話里跟隊長談好的結果。師警察不知道魯天佑會不會怪他,反正他的人情是送在明處,魯天佑硬要錯怪人也沒辦法,吃警察這碗飯受冤枉遭誤解是常事。事實上,魯天佑從那一刻起就把這個鄰居小警察銘刻在心里了,以至于第一眼發現師警察送顏如妙出小區,他就生出一個頗具挑戰性的想法——他身邊真的不缺女孩,他的初衷只想玩玩。

    ——那個傍晚,魯天佑開著自己的奧迪A4從小區大門口進來,恰好碰上師警察送顏如妙出小區。魯天佑并沒下車,他把車掉過頭,透過車窗靜靜觀察,發現師警察把顏如妙送到門口馬路邊后折回去,顏如妙遠遠地在和師警察依依揮手。

    顏如妙回過身來的時候,魯天佑的車已經停在身邊。車窗臥下來,魯天佑說,美女要去哪兒?

    顏如妙已經習慣了男人對她的討好和殷勤,并沒急著回答,而是回他一個應景的微笑。她在心里說,我去哪兒關你什么事啊,你心里想什么我還不知道?

    魯天佑對顏如妙的矜持一點也不介意。他說,我去東城,順路的話讓我當一回護花使者?

    顏如妙恰好住東城,但她不會這么隨便就承人家的情——她是有男朋友的人。她說,謝謝你,我坐公交。她把目光投向西頭的遠處,馬路上一片寂寥。

    喂,魯天佑搖著手機說,公交都收班了,你沒趕上趟。

    那我就等的士吧。顏如妙的話等于告訴魯天佑,她是住在東城,只是不想上他的車。魯天佑如果識趣的話,就不要再糾纏她,應該趁早把車開走。

    魯天佑沒走——在漂亮女孩面前,一個男人如果有想法,會顯得很耐心。他說,這會兒的士車不會來的,街面整修,前面道路早挖得稀爛,過來得繞北線。

    可不是嗎?北線等于繞到城郊去了,出租車跑起來很不合算。顏如妙差點把這個情況忽略,要不是魯天佑提醒,她會一直在這兒傻等下去。她一時情急,說出的話有點失顏面,你繞北線去東城嗎?

    魯天佑知道有戲,話里就開始拿架子。你運氣真好,還不上車,機遇會稍縱即逝的。說話的同時,副駕駛座的車門已經洞開。

    要說,魯天佑的行為還算得體,至少不會讓一個陌生女孩感到生厭。顏如妙不再忸怩,她就勢坐上車,說,我按出租車付費,平時到我們那兒十五元,你要繞,我加五元。

    那你最好下車。魯天佑說,我沒有出租的習慣。

    顏如妙沒下車。她的話顯得有些懟。問題是,本小姐也沒有沾便宜的習慣呀。

    這樣吧,魯天佑就手從駕駛臺上取一張名片遞過去,以后,如果能聽到美女的一次電話,我這趟助人為樂也算值了,怎么樣?

    顏如妙在把名片收進坤包的同時,禮節性地掃了一眼。她其實什么也沒看——如果不是出于起碼的禮貌,她會馬上找一只垃圾桶扔進去的。她說,對不住大哥,可能會讓你失望。一般情況下,我不會給僅有一面之交的異性打電話。

    那可不一定。魯天佑說,這要看那人是誰,有沒有繼續交往下去的必要。

    顏如妙說,你還挺自信的。

    比如說,魯天佑扭頭看了看顏如妙,你和你的朋友想要買房子就可以找我。

    顏如妙這才知道眼前這位是房產開發商。她隨口問,優惠一定不少吧?

    這要看情況。魯天佑笑笑,如果是你親自買房,我初步決定,七折。不過,僅限一套。

    “初步決定?怎么理解?”

    就是說,這是起碼的優惠,如果……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愿意,我還可以優惠更多,甚至白送你一套也是可以的……

    顏如妙說,你還是注意紅燈吧,別讓它抄了牌。

    那次坐魯天佑的順風車,好像只說了這些話,準確說,是顏如妙只記住了這些話。不,她還記住了關鍵的那句。最后下車的時候,魯天佑對道謝離開的顏如妙說,美女,我忘了告訴你一個秘密?

    秘密?顏如妙有點好奇。她后來聽到的“秘密”是:我還沒談女朋友……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宁国 | 三明 | 三亚 | 宜昌 | 台北 | 泰州 | 包头 | 达州 | 吉林长春 | 伊犁 | 济宁 | 醴陵 | 山南 | 广汉 | 儋州 | 乐平 | 昭通 | 滁州 | 陕西西安 | 昌吉 | 酒泉 | 阳江 | 泗阳 | 潮州 | 周口 | 遵义 | 文山 | 十堰 | 慈溪 | 桐乡 | 惠东 | 遵义 | 开封 | 双鸭山 | 高雄 | 丹东 | 玉溪 | 齐齐哈尔 | 芜湖 | 哈密 | 玉环 | 禹州 | 蓬莱 | 哈密 | 鞍山 | 武夷山 | 吉林长春 | 台山 | 芜湖 | 燕郊 | 文昌 | 佳木斯 | 松原 | 莆田 | 荆门 | 来宾 | 济源 | 鞍山 | 茂名 | 南京 | 哈密 | 五家渠 | 包头 | 鄢陵 | 深圳 | 伊春 | 唐山 | 醴陵 | 晋城 | 铁岭 | 肥城 | 临夏 | 长垣 | 基隆 | 白银 | 贵州贵阳 | 兴安盟 | 平凉 | 新沂 | 运城 | 佳木斯 | 毕节 | 南阳 | 澳门澳门 | 滨州 | 洛阳 | 乐平 | 三沙 | 菏泽 | 阳江 | 阜阳 | 娄底 | 万宁 | 武夷山 | 榆林 | 贺州 | 平顶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