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短篇小說

    嘠豆

    來源:網投 作者:李陽

    書桌上的小鬧鐘叮鈴鈴響起來的時候嘠豆其實已經醒了,但是他不想起來,整個身子藏在被窩里,從頭到腳都用毛巾被捂得嚴嚴實實的。

    姥姥的腳步聲沖著嘠豆的房間走過來,話音隨之傳過來:“小嘠豆豆,看姥姥給你做什么好吃的了?太陽都曬屁股了,快起來吃,要不小鳥兒來搶食兒了。”

    說話間,姥姥走了進來,隨手拉開窗簾,太陽已經升起來了,窗外的陽光照進房間。姥姥打開窗戶,一陣鳥叫聲音傳進屋子,嘰嘰喳喳地,一聽就是幾只麻雀蹲在窗臺上聊天呢。

    嘠豆不用看,閉著眼也知道是咋回事。

    姥姥在窗臺上擺了一個碟子,每天都放一些金黃色的小米粒在里面,引來一群麻雀啄食。

    “起來,再不起來,就遲到了。沒聽見嗎?小麻雀都笑話你呢。”姥姥掀起毛巾被,看見嘠豆閉著眼睛,臉上卻有淚痕,驚訝起來:“咋啦?姥姥的寶貝豆豆,是不是誰欺負你了?快告訴姥姥。”

    姥姥說著,坐在了床邊,扳著嘠豆的肩膀問。

    “姥姥,我不想上學了。”嘠豆睜開眼睛,紅紅的,像兔子眼睛似的。

    “不上學怎么行?你這才小學四年級,字還認不得幾個,咋能不上學?將來你還得上高中、考大學呢。”姥姥摸著嘠豆的小胖臉,語氣特別溫柔。

    姥姥的手很粗糙,摸在嘠豆臉上有些刺癢。唉,姥姥哪里知道他的痛苦啊!嘠豆知道說也沒有用,算了,還是別為難姥姥了,起床吧。

    吃完姥姥精心做的早飯,嘠豆背起書包,沒精打采地往學校走去。

    小學校離姥姥家不遠,拐兩個彎就到了。沿途的有不少的小店鋪升起卷簾門,開始一天的生意,三輪車來來去去,送貨的,買菜的,絡繹不絕。

    一路上,可以看見一些和嘎豆一樣背著書包的小學生,蹦蹦跳跳地去上學,有的慢悠悠地走,有的跑得很快。

    嘠豆走得磨磨蹭蹭,低著頭想心事。

    嘠豆是這學期才從蓮城轉學到小鎮的。原來在城里重點小學讀書,可是自從爸爸出差去外地后,媽媽的工作也特別忙,顧不上照顧嘎豆,就把他送到姥姥家附近的小學校借讀了。

    姥姥家遠離蓮城,這里的人都說方言,嘠豆聽不懂。嘠豆從小在城里上的幼兒園,小朋友們都說普通話;在學校時,老師和同學們也是說普通話的,可好聽了。

    轉學到小鎮以后,課間玩耍時,同學們都說方言,大家還一起嘲笑他的普通話。可嘠豆不會說方言啊,也聽不懂,所以來了兩個星期了,一個朋友都沒有。

    沒朋友多沒意思,嘠豆特別特別想回城里去,找原先的好朋友和同學們玩。可是他知道路程太遠了,而且不知道怎么坐車,也沒有錢買車票。

    記得從蓮城到姥姥家,媽媽開了二個多小時的車呢。

    安頓好嘠豆,媽媽住了幾天就要回城,說工作太忙,過一個月再來看嘠豆。媽媽走時叮囑姥姥,有事兒就給她打電話。

    媽媽走時,嘠豆沒去看媽媽,他心里不高興。

    姥姥讓他跟媽媽說再見時,嘠豆躲在屋子里沒出來,也沒吭聲。媽媽似乎也沒太舍不得他,一溜煙地開著車走了。

        上午第三節是語文課,語文老師是個梳著披肩發的年輕披肩發老師,身上總是有一股好聞的香味。嘎豆最喜歡披肩發老師了,因為只有披肩發老師夸過他,還摸過他的大腦袋呢。果然,一上課披肩發老師就點名讓嘠豆讀課文。

    嘠豆翻開書,讀了起來,聲音郎朗字正腔圓,教室里很安靜。

    讀完課文,披肩發老師笑瞇瞇地,表揚了嘎豆呢,夸他的普通話說得好,讓同學們向嘎豆學習。

    嘎豆坐下后,心里一直美滋滋的。

        課間時,班里的胖頭魚學嘠豆說普通話,怪腔怪調地,引得一群嘎小子哈哈哈笑。胖頭魚長得胖,個子大,腦袋圓圓的,嘴扁扁的,像鯰魚嘴。嘎豆在心里給他起了個“胖頭魚”的外號。

    嘠豆的臉憋得通紅,低頭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沒吱聲。

    大概胖頭魚覺得嘎豆好欺負,忽然走到嘎豆的座位旁邊,拿起他的語文書,丟在了講臺上!

    這下子惹惱了嘎豆!語文書上的書皮是媽媽幫他包的,有棱有角,可漂亮了。現在被胖頭魚丟在講臺上,書皮掉了下來,還沾上了灰塵,嘎豆氣壞了!他沖到胖頭魚跟前,揮起拳頭就打。

    胖頭魚比嘠豆高半頭,他大約沒有想到嘠豆會出手,一點防備都沒有,也沒有躲閃。嘠豆的一拳打在胖頭魚的鼻子上,鼻血流出來時,胖頭魚居然還傻呆呆地沒有反應。看著鮮紅的鼻血滴落在胖頭魚的校服上,一些女同學開始驚叫,還有一個學生喊著“我去告訴老師”!跑出教室去了。

    嘠豆看著自己縮回來的那只拳頭,有些疼,再看胖頭魚流出的血,心里害怕起來,緊張地有些頭暈,臉色慘白,站在那里不敢動彈了。

    他不怕老師批評,因為他覺得自己有理,是胖頭魚先無理的,他才出手。嘎豆主要是害怕媽媽知道后,傷心。

    在原來的學校,嘠豆也惹過禍,他把門衛伯伯種在小菜園子里的黃瓜摘下來,偷吃了。

    那次媽媽去學校道歉,領他回家后,就那么定定地看著嘎頭,卻沒批評他,但是眼淚流了出來。

    從那以后,嘎頭再也不敢惹禍了,他害怕看見媽媽流眼淚。

    胖頭魚低頭看見衣服上的鼻血,嚇得哭起來,他伸出手去推搡嘠豆,一下子就把嘠豆推倒在地了。

    得了信的披肩發老師趕過來,看見胖頭魚的慘樣,趕緊拉著他去醫務室處理。

    嘠豆呆呆坐在地上,眼神落在語文書上,他趕緊起身,走過去撿起語文書和書皮,用手抹去沾在上面的灰塵,笨手笨腳地包起來,卻怎么也沒有媽媽包的齊整和好看。

    嘎豆心里很委屈,他把語文書裝到書包里,收拾了書桌上的文具,也一股腦裝進書包里,拉上拉鏈,背起書包走出教室,穿過操場,往學校外走去。

    好在學校的大門是敞開著的,不像城里的學校,不到放學時間,大門都是緊閉著的。

    嘎豆順利地走出了校門。

    回姥姥家的路上,嘎豆想起媽媽,就想起蓮城的家,想起了爸爸,還想起原先班里的好朋友、同學和老師了。

    嘎豆想回家去,他要告訴媽媽,自己不用大人照顧,他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的。只要讓他轉學回去,家務活他也會幫助媽媽做,掃地、倒垃圾,擦桌子,他都會。他再也不想在小鎮的學校借讀了。

    但是,說走就走是不行的。為啥?嘎豆沒錢啊,沒錢就買不了車票,沒有車票就坐不了車。走回去呢?嘎豆可沒有那個膽量,他不認識去蓮城的路怎么走,而且也不知道走多長時間才能到蓮城。

    怎么辦怎么辦?嘎豆的大腦袋都想疼了,也沒想出來啥好主意。

    嘎豆看到路邊一位老爺爺,給一個小男孩一張紙幣,說,去吧,去買一瓶醬油,剩下的錢買根棒棒糖。小男孩接過錢,歡快地向超市跑去。

    對啊!可以向姥姥要錢嘛!嘎豆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姥姥最喜歡嘎豆了,肯定也會心疼嘎豆的,那一定會給嘎豆錢的。

    想到這里,嘎豆心情好了很多,堵在嗓子眼里棉花團沒了,腳步輕快起來。

    他踢飛了路上的好幾個小石子,嚇得正在路邊草叢里找食吃的麻雀撲棱棱飛起來一群,落在了路旁的楊樹枝上,瞪著小眼睛看著嘎豆往前跑,書包拍打在他的屁股上,一起一落。

    進了院子,喊“姥姥”,沒人答應。嘎豆四處一看,姥姥不在院子里。進屋放下書包,到廚房里找,還是不見姥姥。

    姥姥家有兩個大院子,前院圈養著幾只雞,下的雞蛋都給嘎豆煮著吃了。姥姥家的房子還有一個后院,不太大,開辟出一片小菜園子,里面種著西紅柿、茄子、白菜、香菜等幾樣蔬菜。

    姥爺早就去世了,爸爸和媽媽原先說要接姥姥去城里一起住。但是姥姥不答應,姥姥說,她要是去了城里,她的雞和菜園子就沒人管了。媽媽沒了辦法,只好還讓姥姥自己一個人住。

    姥姥沒事時,就愛侍弄菜園子,澆水除蟲松土,打掃衛生。

    上次媽媽走時,姥姥摘了自己種的很多菜,裝在草編的籃子里,給媽媽帶回蓮城去了,說吃不了,就送給媽媽的同事們吃呢。

    嘎豆喝口水,轉悠到后院,往菜園子里一看,姥姥正蹲在茄子架旁邊。幾根紫色的小茄子隱藏在綠色的葉子后面,很漂亮,姥姥仔細打量著,有些舍不得摘似的。

    “姥姥,我回來了。”嘎豆歡快地沖姥姥喊了一聲。

    “呦,這么早就回來了?不對勁啊。”姥姥抬起頭,看見了嘎豆,又抬起手遮住陽光,看看天,問道:“還不到放學時間啊,你咋跑回來了?”

    “我把胖頭魚打哭了,就回來了。”嘎豆不會撒謊,爸爸媽媽從小就教育說,壞孩子才不說真話,嘎豆是好孩子,當然要實話實說了。

    “胖頭魚?”姥姥不知道嘎豆說的是誰。

    “就是那個許耀祖。‘胖頭魚’是我給他起的外號。”嘎豆想起許耀祖的扁扁的長得像鯰魚似的嘴,還有圓滾滾的身子,估計這會兒他的鼻子不流血了吧。

    “許耀祖?你打人家孩子了?打壞沒有?因為啥呢?”姥姥不知道許耀祖是誰,聽說嘎豆打架了,有些焦急。

    “不知道,反正老師領他去醫務室了。我就回家了。”嘎豆的聲音低落下來,沒有上完課就跑回家,說什么也有些理虧。

    “你自己做主跑回來的?跟老師和同學說沒有?”姥姥站起身子,擔憂地問。

    “沒......沒有。”嘎豆的聲音更加低了。

    “那你先回屋子寫作業吧,一會兒姥姥給老師打個電話。”姥姥順手摘下來兩個紫茄子,從小菜園子里走出來。

        還沒進屋,電話鈴聲響了起來。姥姥去接了,果然是披肩發老師打來的。

    老師說,處理好許耀祖的鼻子了。回到教室沒看見嘎豆,估計他是跑回家了。......

    “好好好,謝謝老師。我下午就讓他去上學。”姥姥撂下電話,轉頭對嘎豆說:“老師說,已經調查清楚了,是許耀祖先挑事的,把你的書丟在講臺上了,你才打了他,對不對?老師還說,下午班會,許耀祖要當著全班同學們的面,給你道歉呢。”

    “那我也不想去上學了。”嘎豆小聲嘀咕著。

    聽不懂當地方言,也不會說,這是大問題,許耀祖道歉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嘎豆還是想回蓮城:“姥姥,好姥姥!求求您,給我媽媽打電話吧,讓她把我接回去上學,好嗎?”

    “那可不行。你媽媽工作太忙了,沒時間照顧你。你就老老實實地在姥姥家住著吧,姥姥給你做好吃的。”姥姥笑瞇瞇地說,用手指頭點一下嘎豆的腦門,去做飯了。

    怎么辦?看來姥姥是不會同意的,更不會給他錢坐車回城了。嘎豆得自己想辦法了。

    姥姥做的茄子鹵真香!里面的肉丁有小拇指肚那么大,澆在煮熟的手搟面上,一拌,呼嚕一口吞進嘴里,嘎豆差點咬著舌頭。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东台 | 巴音郭楞 | 寿光 | 南充 | 惠东 | 澄迈 | 平潭 | 嘉峪关 | 神农架 | 昌吉 | 昆山 | 启东 | 深圳 | 广汉 | 包头 | 朝阳 | 朝阳 | 任丘 | 东台 | 淮安 | 池州 | 项城 | 金坛 | 衢州 | 石狮 | 阳泉 | 阿里 | 临猗 | 广西南宁 | 绥化 | 阳春 | 德阳 | 泗阳 | 抚顺 | 保定 | 偃师 | 汉川 | 海宁 | 漯河 | 营口 | 衢州 | 金坛 | 德州 | 遂宁 | 台北 | 邯郸 | 山西太原 | 黔西南 | 江苏苏州 | 开封 | 霍邱 | 鄢陵 | 黄冈 | 绵阳 | 黔西南 | 江苏苏州 | 安阳 | 株洲 | 张北 | 平潭 | 五指山 | 中卫 | 章丘 | 黄冈 | 盐城 | 海北 | 阿坝 | 广西南宁 | 秦皇岛 | 葫芦岛 | 安阳 | 马鞍山 | 大庆 | 信阳 | 改则 | 济宁 | 温州 | 景德镇 | 德宏 | 汕尾 | 阳春 | 天门 | 蚌埠 | 淮南 | 德州 | 南阳 | 吕梁 | 深圳 | 新余 | 荣成 | 建湖 | 金坛 | 沭阳 | 宿州 | 沛县 | 乐平 | 宁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