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短篇小說

    追捕

    來源:網投 作者:胡廣

    、陳老六深夜投案

    凌晨3點多鐘陳老六在極度惶恐與戰栗之中,帶著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來到咸州市公安局投案。

    此前,陳老六在危急無路可走的情況下,憑借自己的神手之槍和豁出命的力氣了張龍、二狗子兩個黑幫頭目,由此引發的恐懼、不安、戰栗,像洶涌澎湃的激流狂奔而來,幾乎將他推入崩潰的邊

     當時的值班警察是刑警大隊長胡建軍和重案組員吳小飛。陳老六和那個少年見了他們倆,“叭”地一聲,一齊跪在地下,嚎啕大哭。

    夜深人靜半夜三更的這兩個人怎么回事?胡建軍、吳小飛感到蹊蹺。

    “你們兩人這是干什么呢?不要下跪,也不要哭,快快起來,有事好好講。”

    “我殺人了!”

    陳老六低著頭,渾重地說了一句之后,哭聲更大了,并跪著舉起雙手遞過來一把槍。

    胡建軍接過槍,側過身子,咔嚓一聲把槍機拉開,沒有子彈說:“你們用這槍殺人了,是嗎?”陳老六點點頭。胡建軍很是吃驚,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便急不可待地問陳老六是哪里人,干什么的,為什么要殺人,殺的是誰,在什么地方?

     陳老六說:“我是荷花街那邊的人,是跑出租車的司機,殺了要殺我們的人!”

     胡建軍說:“說具體一點,越具體越好。”

    “那人要殺我們兩人,所以我就把他給斃了。我殺的人一個叫張龍,一個叫二狗子,是你們公安局在幾年前就通緝捉拿的特大命案逃犯!”

    陳老六像放電視劇一樣,從頭至尾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二位警官詳細地講了一遍。                                                                            

    二、誤入死穴

    鏡頭之一:

    二狗子按照黑佬大張龍下達的命令,將一個五花大綁的少年,用力按住跪在地下。這少年十五六歲樣子,瘦瘦的,個子不高,頭發很長,從穿著看,像個街頭上的流浪兒。    

    “陳老六,你知不知道今天夜里把你帶到這荒山野嶺來是干什么?”張龍拍著陳老六的肩膀問。

    陳老六沒有吭聲,搖了搖頭。他很緊張,臉脹得發紫,氣都出不勻了。

     陳老六估計此時此刻已經是午夜兩點來鐘了。天氣黑黢黢的,沒有星星,沒有月亮,五步以外什么也看不,只山和樹的黑影象魔鬼一樣暗藏在四周,很是恐怖。

    張龍說:“你現在要做的事,就是把這小崽子給我斃了!”

    為什么?陳老六的腦袋里像手留彈炸響了一聲。太突然了,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陳老六沒有做聲。

    “如果你不槍斃他,我就槍斃你!”張龍將一把手槍往陳老六面前猛過來,“看你怎么說吧?快點!時間不早了!”

    張龍氣勢壓人,命令一道比一道緊迫、嚴厲!

    陳老六渾身打。他說:“龍哥,我不能槍斃人,這是犯死法的啊,哪個敢做呢?其它的事情,你叫我陳老六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狗屁胡說!我叫你現在就死,你愿意嗎?”

    “龍哥,我的好龍哥,今天是怎么?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呢?可您再不愉快,也不能叫我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啊!

    張龍一下子變得很猙獰!他把槍猛的一下杵在陳老六的太陽穴上,罵:“狗日的,你敢在我面前胡說八道,老子打死你!”

    陳老六的兩只腿一抖 ,差點嚇趴在地。他面色如土,趕忙說:“龍哥,我家中還有六七十歲的老父老母,還有沒長大的兩個孩子,你可不能槍斃我啊。”陳老六了一口氣又說,“龍哥,我是個忠厚人,是個老老實實干活,老老實實過日子的守法公民,只會做好事,不會做壞事,放了我吧龍哥!”

     “老子就是看中了你的老實,想留住你,才要你這樣做的,懂不懂?”

    “龍哥,你就別抬舉我了,你越是抬舉我,我越是害怕。放了我吧龍哥,放了我吧!”

    “那你就接過槍把這個跪在地下的臭小子崩了!他是個小偷,我特意綁來給你練功的。”

    那小子是不是小偷,陳老六不知道

    “龍哥,求你放了我吧!不要逼我做這種沒良心的壞事唄?這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啊!”陳老六說著,兩腿一軟,的一聲跪了下去。

    “啪!”張龍使勁摑了陳老六一記耳光。“狗日的,別不抬舉!你不槍斃他,老子就槍斃你,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

    陳老六當然想活啊。他心里明白,張龍要他這樣做的目的是逼他上賊船,跟他一起殺人放火干壞事惡事!只要他殺了人,留下把柄,你不想干也得干,想回頭也回不了啦!

    “龍哥,我是有家有室的人。放了我吧!”陳老六無聲抽泣起來。“我真的不能和你們一起干龍哥。我還是一個信教的人,是耶蘇教徒,只能做好事,不能做壞事,我如果殺了人做了壞事,‘主’就不會饒恕我,就會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還會殃及我的家人。所以,我想平平穩穩過日子。放了我吧龍哥,謝謝你啊龍哥!”

    “你不跟我一起干也得跟我一起干,沒有退路。我租用你的車,時間已經很長了吧,我們做的一切你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說白了,你就是活檔案,留著你等于留著活口,你說我能放過你嗎?蠢豬!”

    陳老六這才徹底明白,自己已經步入死穴。

    此時的陳老六后悔莫及

    幾個月前的一個夜里,在一處偏僻的地方,有人突然攔下陳老六的出租車,上來仨人,其中二人身上有斑斑血跡。當時他嚇得要死不敢開車。可那幾個人一齊用槍頂住他的腦袋,逼著他將車狂奔了幾個小時之后才下車。而且,他們下車之給了他3000元的士費,按照計程表計算,整整多出幾倍。這使陳老六很意外,又使他產生一種錯覺:這人雖然可惡可恨可怕,卻很義氣,只要不惹怒他們就行。所以后來他一直按照歹徒的恫嚇和吩咐,守口如瓶,沒有對任何人言及此事。后,這伙人又多次租用他的出租車,次次都給他多出幾倍的收費,有時還留他一起吃飯、住宿!慢慢地,陳老六知道了他們就是張龍和二狗子人。有一次,他們租他的車,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綁架一位老板,勒索了300萬。還警告老板不許報警,如果報警就把他活埋了,殺他全家。當時陳老六很內疚,知道自己在為壞人提供服務。但是他無法抗拒自己的貪心和恐懼。因此,他一直沒有向公安局報警。

     今天晚上,他們又來租車,陳老六一點也沒有察覺到有什么異常。跑了一兩個小時之后,他問還有多遠,張龍不吭聲,而且路越走越陌生,不好走。他偷偷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午夜兩點多鐘了,察覺到有些不妙。

    “龍哥,這是要去哪啊?”他問了一聲,聲音很低很謹慎。

    張龍壓著嗓子渾重地吼他:“多嘴!”。二狗子也嚎叫著不許他說話,只管開車。

    陳老六覺得氣氛不對,就不敢再作聲了。

    三分鐘之后,張龍叫陳老六把車停下來,他自己接過去開。陳老六感到事情的嚴重性,心跳急劇加速!

    張龍七彎八拐開了一陣之后,車離開公路,駛上了遠山中一條廢棄多年的柏油路!不久,駛上了一條坑洼不平的土路。好久,才來到一處茂密陰森森的四周都是樹林的低洼地。洼地的旁邊有水流動的聲響,不知是瀑布還是山泉。水聲成了人和其它聲音一種絕妙的掩護體!這是什么鬼地方?陳老六的心跳得非常強烈。這個地方,是張龍在黑道生涯中分贓、處事、策劃的落腳點之一!

    “行了,就在這里!”張龍的臉雪上加霜命令說。

    陳老六緊張得要命,感到要出事,出大事!他很后悔,很害怕,也很絕望……

    陳老六把自己的遭遇一步一步回放到此,長長地吁了口氣。

    胡建軍說:“喝點水”吳小飛跟老六倒了杯純凈水。老六喝過之后,接著回放他那驚心動魄的“故事”。

    三、半夜槍聲

    鏡頭之二:

     張龍揪著陳老六的下巴催促說:“陳老六,兩條路擺在你面前,要么你斃了那個小崽子,要么我們斃了你,你怎么吧?

    “龍哥,你真的不饒我嗎?”

    “狗日的,不是真的難道是假的?你看不見?你沒長眼?”

    陳老六長長地噓了口氣之后猛然挺起胸膛說:“龍哥,你看這樣行不行?不斃這孩子他還不懂事,可以教育。我用我這些年掙下的幾百萬換他一條小命好不好?算我幫他給大哥順順氣!大哥不就是賭一口氣嗎?我對天發誓,絕不報警,若是報警,你滅我全家。我現在就回家去給龍哥弄錢。你看行嗎?求龍哥留他一條命

    “啪啪!”張龍扇了陳老六兩記耳光!吼道:“狗日的,你再亂說,老子連你一起崩,你信不信?”張龍用槍敲了敲陳老六的天靈蓋。陳老六再不敢做聲,怕張龍真開槍。沉默了一陣之后,好像悟到了什么似的,眼中火花一閃說:“龍哥,那我聽天由命!我斃了這小崽子,從今以后,我就是大哥的人,一心一意跟著大哥在黑路上奔跑。但大哥要引著我,護著我啊!因為我什么都不懂!

    “我的兄弟我當然要護著,這是自然,用不著你來教訓我!

    “好好好!”無可奈何的陳老六終于挺直腰桿,抖動著雙手哆哆嗦嗦接過了張龍遞過來的槍。

    張龍說:“陳老六,怎么搞的!穩住,不要抖動。”

    陳老六說:“是是是!龍哥,我穩住,我穩住呢.....”

    陳老六故意把一句話多說幾遍,沒有說完,“砰”的一聲槍響,子彈飛出去了!

    是,子彈并沒有落在那少年身上而是順著陳老六定位的方向出發了。

    陳老六明白自己此時此刻猶如站在懸崖邊上,往前跨一步,會掉入犯罪的萬丈深淵。他堅決地勒住了腳步。他意識到張龍心狠手辣,作惡多,或許他斃了那少年,轉眼張龍會立即斃了他。

    一股正義之氣和求生本能,驅使陳老六暴發出博弈的念頭。于是,子彈直奔張龍。

    俗話說得好,狹路相逢勇者勝。張龍倒在了血泊中,“你你你……”子彈像長了眼睛一樣,正好蹦在他的胸口上張龍瞪著眼睛張著嘴,不服氣地閉上了眼睛!

     二狗子一看此情此景,趕忙放棄跪在地下的少年慌忙舉槍,但晚了百分之一秒。陳老六身子一旋,順勢一槍,正好點在二狗子腦門上,二狗子瞪著眼睛重重地倒在地下。

    一瞬間,一切都改變了!陳老六成了勝利者!

    “小兄弟,快起來!”陳老六急切地呼喚著。

    那個被五花大綁的少年,一直跪在地,冥冥中聽見幾聲槍響,以為自己早就沒命了!聽見喊聲,才意識到自己活著。明白事件真相之后,他跪在陳老六腳下,抱著陳老六的雙腿,嚎淘大哭。

    “別哭,我們去公安局投案。

    就這樣,陳老六帶著少年,急急忙忙的士開進了公安局!

    一路飛奔中,陳老六慶幸自己當過兵,專門訓練過射擊,才有了今天的情景反轉

    “你講的都是真話?可不能報假案啊!”胡建軍盯著陳老六。

    都是真話,我保證

    “具體在什么地方?”

    “具體地名說不清。我只知道路程很遠很遠,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四面八方,都是大山大嶺包圍著。”

    “你還記得的路線嗎?

    記得。去的時侯是我開的車,中途雖然沒讓我開,但我還是記得的,搞我們這一行的對行駛路線特別敏感。

    “開車去大概得要多長時間?”

    “恐怕要一兩個小時吧。”

    胡建軍立即向林局長作了匯報。吳小飛則快速找來了管檔案的內勤馬小英找出槍支檔案號碼一比對,對上號了,正是公安部、省公安廳多次點名和網上通緝的黑道老大張龍作案時使用過的那支六四手槍。

    時間緊迫,胡建軍帶著重案組人員連夜出發。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曹县 | 保定 | 黄南 | 公主岭 | 海丰 | 长治 | 忻州 | 鄢陵 | 杞县 | 中卫 | 江苏苏州 | 靖江 | 金坛 | 萍乡 | 哈密 | 通辽 | 内江 | 黑河 | 东阳 | 燕郊 | 晋中 | 晋江 | 锦州 | 绵阳 | 锦州 | 潮州 | 吐鲁番 | 攀枝花 | 惠东 | 潮州 | 通辽 | 石嘴山 | 南充 | 忻州 | 云浮 | 忻州 | 湖州 | 雅安 | 贵港 | 如东 | 本溪 | 象山 | 南安 | 阿里 | 昌吉 | 咸阳 | 和田 | 开封 | 南安 | 嘉善 | 吐鲁番 | 河源 | 姜堰 | 南京 | 盘锦 | 东方 | 赵县 | 阿克苏 | 咸阳 | 武威 | 阿拉善盟 | 桂林 | 洛阳 | 图木舒克 | 景德镇 | 咸阳 | 余姚 | 兴安盟 | 牡丹江 | 伊犁 | 内江 | 屯昌 | 青海西宁 | 万宁 | 海门 | 乌兰察布 | 红河 | 五家渠 | 运城 | 曲靖 | 吉林 | 吴忠 | 景德镇 | 巢湖 | 单县 | 通辽 | 迁安市 | 池州 | 白山 | 克孜勒苏 | 三明 | 天长 | 南阳 | 云浮 | 抚州 | 攀枝花 | 毕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