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短篇小說

    回遷

    來源:網投 作者:庫玉祥

    1

    從衛生間洗漱出來,關連慶遇見彭剛打著招呼說,彭所來得挺早啊。彭剛止步問,昨晚值班怎么樣?關連慶說,一宿沒睡,接了兩個警,一個是喝酒找不到家了;另一個是女孩失戀服毒不想活了,幫女孩的奶奶把女孩送到醫院折騰了大半宿,好歹搶救了過來。彭剛抬腳走向衛生間揮下手說,白天沒啥事的話,你們可以回家休息。困得有些頭昏腦脹的關連慶忙應答,謝謝彭所。

    在食堂吃早飯的時候,關連慶對跟自己值班的民警趙波和輔警小馬說,白天沒啥事可以回家休息。兩年輕人面露喜色,趙波伸下懶腰說,累的有些支撐不下去了,回家好好補一覺。關連慶說,至于嗎?還支撐不下去了。我這58歲的老骨頭還沒說這話呢。

    三人正說話間,關連慶身上佩戴的對講機響起彭剛的聲音:“老關,到芙蓉城,那有人聚集阻礙交通。”

    “好的,這就過去。”關連慶回答了句,起了身。

    兩年輕人隨關連慶出了食堂。

        趙波開著警車說:“這芙蓉城動遷六年不回遷,動遷戶的補償也不給。他們上訪,政府還解決不了問題,你說他們能不鬧事……”

    “少說兩句吧,動遷戶鬧事還有理了?他們鬧事咱們豈不跟著遭罪。”關連慶打斷趙波的話,剛才在派出所有點笑模樣的臉,此時變得嚴肅。

    關連慶話里雖說著動遷戶的不是,其實他是最同情動遷戶的,當初拆遷的時候,他作為片警可是沒少做動遷戶的工作。而如今動遷戶回不了遷,他遭到不少動遷戶的埋怨。

        芙蓉城是個房地產項目,項目一期用地原是林海紡織廠家屬區。六年前,省城清江市來的興隆房地產開發公司投資芙蓉城項目,當初此項目是林海市房地產開發的大手筆,現在仍就存在的圍擋廣告上寫到:芙蓉城項目占地面積近60萬㎡,總規劃面積近150萬㎡,總投資50億元,是林海市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造城項目;項目東起西三條路,西至西十一條路跨江大橋,南側與海浪河相望,北至海浪路。項目建成之后總入住人口達到5萬人,是集居住、商業、休閑娛樂、教育等集于一體的地標性建筑集群!項目一期緊臨南湖,由20棟觀江高層所組成,1600余戶,戶型面積從80-180㎡不等,可滿足不同人群的需求!

    因林海紡織廠常年虧損倒閉,居住此地的下崗工人大多生活困頓,買不起樓房,動遷遇到很大阻力。林海市動遷安置辦公室動員社區、公安等力量,逐戶進行動員;個別的付諸法律,通過法院判決強行拆遷。由此才將項目用地騰出。

    到了芙蓉城,關連慶見前方的街面上聚集了能有上百人。趙波停下警車說,平時到這就是二三十個老頭和老太太,今天怎么這么多人?關連慶叮囑兩個年輕人,這樣的場合,說話要注意,控制住情緒。趙波說,老關你放心,咱們也就是勸勸對方把道讓開,不會跟他們發生沖突。關連慶對趙波豎起大拇指,他又讓小馬把胸前的執法記錄儀打開。三人下了警車。

        三人到了近前,見聚集的上百人大都穿著民工的衣著,那些平時常光顧芙蓉城的動遷戶也夾雜其中。工地的大門上拉著白底黑字的橫幅:我要生活我要吃飯,開發商還我血汗錢。

    有一瘦弱,且臟兮兮的小女孩舉張紙殼上寫著:我要喝奶

        關連慶問下情況,得知是開放商欠民工工資,故而才出現這場面。三人勸解民工合理維權,不要阻礙交通。其實關連慶等人也知道,合不合理維權,涉及芙蓉城項目的維權都難以得到保障的,但他們必須得這么勸解。

    民工情緒也有激動的,但大多在警察面前還是服從的。十多分鐘后,交通得以恢復。

    就在關連慶松口氣掏出手絹擦額頭汗的當口,忽地旋風般過來一人,抬手給了他兩拳,緊接著腳又踹了上來。關連慶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口鼻出血。

    趙波和小馬上前控制住了打人者。

    打人者往倒地的關連慶吐口唾沫,罵著說:“你這種警察,純屬助紂為虐。當初若不聽你的勸說而搬遷,我們現在還有房住……”

    關連慶的眼睛雖被對方打得有些模糊,不過他還是認了出來,打他的不是民工,而是動遷戶葛輝。

    2

    關連慶鼻梁被打骨折在第二醫院住院治療,葛輝以妨礙公務罪被刑事拘留。

    祁雅梅雙手各拎著東西進了病房。

    關連慶說:“拿點早餐就可以了,怎么還多了個飯盒?”

    祁雅梅把左手的早餐放到床頭柜上,又把右手的保溫飯盒放到地下說:“飯盒里是燉的雞和餅,你中午吃。”

    祁雅梅原是林海紡織廠副廠長,容貌俊秀,性格干練。她生活不順,婚后因不孕而被丈夫拋棄。近些年她與大多動遷戶一樣遭遇下崗和期盼回遷。她和關連慶的相識,是緣于她家鄰居兩口子都吸毒販毒,兩口子被警察抓走后剩下8歲男孩無人照顧,關連慶跟祁雅梅商量讓她幫著照顧男孩,他出生活費用。祁雅梅答應了關連慶,照顧了男孩半年,直至男孩被國外的親戚接走。祁雅梅通過關連慶對男孩的態度上,看到了他的善良。關連慶的妻子自去年病故后,祁雅梅對關連慶逐漸熱乎起來;關連慶被打住院,她每天早晨送飯到醫院。

    關連慶去了趟衛生間洗漱了下。他返回,見祁雅梅在床頭柜上已把塑料袋里的粥倒入瓷盆里,瓷盆邊是擺好的筷子、饅頭和小咸菜。

    祁雅梅說:“我得上班去了,你吃飯吧。”

    “謝謝你!這幾天受累了。”關連慶擁抱下祁雅梅。

    “嗨,這算什么。我每天起早也都做飯吃。”祁雅梅端詳著關連慶的鼻子說,“鼻子還挺端正。”

    關連慶說:“鼻子復位后鼻腔填塞兩天,難受死了。不端正豈不白受罪了。”

    祁雅梅親昵地摸了下關連慶的臉頰說,“胡子長了,該刮刮了。”

    “砰砰”傳來兩聲敲門聲。兩人把距離分開了些。

    關連慶說,請進。護士進來,把手里裝CT片子的塑料袋遞給關連慶說,你的CT片子,有不明白的地方問大夫。關連慶接過塑料袋說,謝謝你。護士說聲不用謝,轉身走了。祁雅梅也往外走說,我也該走了。

    飯后,關連慶拿起CT片子撩了一眼。他被打后,做CT肺部檢查時,他還說,就打我臉了,沒必要做這么多檢查。彭剛指著他說,你快閉嘴,該檢查得檢查。

    關連慶沒在CT片子上看出什么,但檢查報告單上的一句“肺窗示左肺肺尖處可見一團塊影,大小約為29*26mm”讓他犯了尋思,他拿著CT片子和報告單出了病房。

    外科主任姓吳,是關連慶的發小。吳主任看過CT片子說:“目前看沒什么問題,不過肺子上有塊影不是好事,盡早手術為好。”

    對于關連慶來講,做手術可是件大事,一是他沒積蓄,供女兒上大學和給妻子治病,讓他捉襟見肘;再一個,他做手術,身邊也沒人照顧啊,女兒在林海大學讀研,跟他不錯的祁雅梅,人家也得打工生存,哪有時間照顧他呀。

    關連慶想著自己的難處說:“既然目前沒什么問題,那以后再說吧。”

    吳主任說:“別以后再說,身體健康的事,你得重視起來。”

    關連慶沒再接吳主任的話,他悶悶地點燃一支煙。

    “別抽了。”吳主任說,“像你這種肺部檢查出毛病的,應當戒煙。”

    “對,不抽了。”抽了三十年煙的關連慶,一反常態地把煙掐滅,又從衣兜里掏出大半盒紅塔山煙和打火機,一同扔進了垃圾桶里。

    吳主任盯著像是被誰招惹的關連慶:“真能把煙戒了。”

    關連慶說:“那有啥呀,煙說戒就戒。”他想到自己有可能大病纏身,內心凄苦。

    3

    葛輝壓根不曾想到快60歲的人了,竟然還進了看守所。在監室里他常常伸出兩手看著尋思,我怎么打人呢?況且打的是警察關連慶,他還曾幫過自己!

    若說關連慶幫助過葛輝,還是六年前動遷時。葛輝和妻子姜秀英都在一個單位,經濟自然不寬裕。兒子小葛,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在家晃蕩。葛輝家的平房雖只有四十平米,不過三口人也能將就住下。開發通告貼出,葛輝的鄰居在社區工作人員動員下大都搬走了,他仍就堅持著不搬。社區讓派出所幫忙做工作。關連慶出面到葛輝家動員。葛輝說搬走容易,可我沒錢怎么往回搬。關連慶說這也是問題,不過別人都搬了,你不搬,過后那就得強制拆遷。葛輝犟勁上來,頭一扭不理關連慶。關連慶有些訕訕地問小葛,你怎么沒上學?沒等兒子開口,姜秀英說,我兒子高中畢業了,不過還沒找到工作。關連慶思忖了下對小葛說,公安局交警支隊招輔警,你愿意去嗎?小葛眼睛一亮問,穿警服嗎?關連慶說,當然穿。就這樣,半個月后,小葛干上了交通輔警。葛輝對關連慶的幫助很是感激,他的家自然也就搬了。

    葛輝對關連慶動手的原因,還得說動遷后。

    葛輝動遷后,小葛處了個輔警對象。考慮到兒子將來的婚事,葛輝就貸款十萬元錢首付在芙蓉城又買了戶房子。結果他覺得一步錯步步錯,房子竣工則一推再推。兒子的對象等不起房子,去年跟兒子吹了。他滿腔怒火地加入動遷戶上訪維權的隊伍,他上訪得到的答復是開發商正在抓緊施工,補償款日后會補給動遷戶。芙蓉城雖逾期沒交房子,可工地還有一些人施工。他每天到芙蓉城工地看施工的進展。這天早上,他見到農民工不施工了聚在一起維權,他心里先是一涼繼而又激動起來。他激動的原因是盼望事情鬧大,事情大了或許政府出面就把問題都解決了。

    葛輝正在激動當口,關連慶等人出警。難以回遷被攪的內心紛亂的葛輝認為,自己動遷后的不順都是因關連慶引起,如果關連慶不出面,他絕不會順從地動遷,即使強拆自己也不能在芙蓉城買房,更不會在芙蓉城再給兒子買房;關連慶如果不介紹兒子當輔警,兒子不可能處個輔警對象,當然也談不上對象黃了給兒子造成郁郁寡歡的傷害。這么混亂的邏輯在他腦中一出現,就控制不住地對關連慶動起了手。

    葛輝進看守所幾天來,遭了不少罪。監室里一個面色黝黑,體態魁梧的叫金偉的人說的算。金偉對安排監室事務的值班員使了兩次眼色,葛輝睡覺的位置便從板鋪中間挪到了蹲便旁,他開飯時吃的發糕由頭一頓飯較大的一塊變為別人挑剩的最小的一塊。他每天不僅聞著騷臭的味道,肚里更是餓得難受。

    葛輝趁獄警于振波找他談話,說了自己的遭遇。于振波說,新人都睡在蹲便旁,再進新人你就能往板鋪里邊挪了。于振波的話不是沒道理,葛輝點下頭。于振波問,你吃發糕是一塊不是半塊吧?葛輝說,是一塊,不是半塊。于振波說,發糕每人一塊,你若嫌塊小吃不飽的話,那就讓你家人訂盒飯票吧。葛輝心想,自己進了看守所,家里人不知咋慌亂呢,哪能想到給自己花錢訂盒飯票呢?

    葛輝跟于振波反映情況的當天下午,監室新進來一個在押人員,晚間接替了葛輝的睡覺位置。獄警說的話,似乎解釋金偉不是刻意整他,而是看守所的規矩。

    這天在監室后門外放風,葛輝心懷怯意地向比自己小十多歲的金偉說:“金哥,您能不能照顧照顧我?”

    “照顧你?”金偉瞟了葛輝一眼,嘿嘿一笑說:“咱倆在看守所見面挺有緣,難道你不認識我了?”

    葛輝搖下頭:“我想不起來在哪見過您。”

    “我是劉大年的小舅子,我到過你們的車間。”金偉臉色變冷說,“你打我姐夫那次,要不是我姐夫勸阻,我早就修理你了。”

    金偉的話,讓葛輝猛然間想起和劉大年的矛盾。劉大年和葛輝、姜秀英都是一個車間的。多年前,一次同事聚餐,劉大年喝多了,借開玩笑對姜秀英動手動腳。葛輝看不下眼,問了句,你怎么調戲我媳婦呢?就給了劉大年兩拳。劉大年沒還手,悻悻地走了。事情也就這么過去了。不曾想如今葛輝在看守所里,金偉卻提起了這個話茬。

    葛輝面露乞求說:“我跟你姐夫是場誤會,你別介意。”

    “我不介意。”金偉的冷臉擠出絲笑意說,“我也沒把你怎么樣啊。”

    “你的確沒把我怎樣,可……”

    沒等葛輝把話說完,監室的前門傳來于振波的聲音:“葛輝,律師會見。”

    葛輝忙應了聲,奔向監室前門。

    會見葛輝的是一男一女兩個律師,自稱姓唐的男律師說,我是你妻子姜秀英聘請的律師,你把那天的經過說一遍。葛輝說過自己打關連慶的經過,問自己能判多少年?唐律師說,那個被你打的警察,鼻梁骨骨折,構成輕傷。《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規定,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罰金。《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規定,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起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數罪并罰大約需判四年左右。葛輝聽了唐律師的話,嚇得目瞪口呆……

    4

    關連慶雖住的是單間,可醫院的嘈雜,加之他肺上發現的塊影,讓他心情煩躁。他給彭剛打電話說要出院。彭剛說,你真是的,平時在派出所忙乎的休息時間少,這有休息的機會,你還要求出院。你先別出院,等嫌疑人家屬有了態度,你再出院。

    關連慶剛掛斷電話,傳來敲門聲。他打開門,姜秀英拎了個塑料袋,和葛輝的母親走了進來。關連慶認識葛輝的母親,他表情雖嚴肅,但還是客氣地指著床和凳子說,你倆坐吧。

    姜秀英說:“我和婆婆站著就行,你坐。”

    “咱們都坐下。”關連慶坐在了床的一端。

    姜秀英和葛母在床的另一端和凳子上坐下。

    “關警官,我家葛輝你也知道,他是個粗魯人。”姜秀英說,“最近因不能回遷,兒子的對象也黃了,整天心煩意亂的……”

    關連慶鼻子忽然有些酸疼,引得他滿是怒氣打斷姜秀英的話說:“你丈夫心煩意亂也不能打人啊?我們出警制止阻礙交通的違法行為,跟他有什么關系?”

    “他打人當然不對。”姜秀英乞求說,“葛輝對你沒有惡意,他常說,關警官是個好人,沒有關警官幫忙,兒子的工作或許還沒著落呢。關警官,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還希望你能諒解他。”

    “他打了我,我還諒解他。”關連慶慍怒未消,“他打了人,那就只能承擔法律后果了。”

    葛母從凳子上站起雙手作,干癟的面頰老淚縱橫:“您大人有大量,就寬恕我兒子吧。”繼而她就要下跪。

    關連慶忙將葛母扶起:“您這是干什么?”他的話不再那么冷,“您的兒子已經釀成后果,不是說我原諒了他,他就能走出看守所。”

    沒等葛母開口,姜秀英落淚說:“律師說,如能求得你的諒解,法院才能對我丈夫從輕判決。若葛輝判個三年四年的,你說我們這個家該咋過呀?欠了那么多的住房貸款,全靠葛輝打工還錢…… ”

    葛母透著無奈說:“這都是芙蓉城鬧得,房子要是能如期回遷,也不會出這么多的事。”

    關連慶看著兩個凄苦的女人,其中一個還是長者,心里軟下來說:“你倆回去吧。我知道我該怎么做。”

    下午,唐律師敲開了病房門。唐律師跟關連慶介紹了自己,從公文包里拿出了《刑事諒解書》和《賠償協議書》,跟關連慶商議了番。關連慶在兩份文件上面簽了字。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香港香港 | 招远 | 莒县 | 明港 | 盐城 | 新余 | 无锡 | 汝州 | 四川成都 | 丹东 | 莆田 | 梧州 | 寿光 | 台湾台湾 | 信阳 | 普洱 | 常州 | 九江 | 儋州 | 绵阳 | 安庆 | 临猗 | 驻马店 | 马鞍山 | 定州 | 慈溪 | 建湖 | 随州 | 厦门 | 黑河 | 慈溪 | 临猗 | 丹东 | 淮南 | 吴忠 | 大庆 | 石狮 | 南通 | 佛山 | 五指山 | 阳春 | 沧州 | 泰州 | 滨州 | 武安 | 咸宁 | 包头 | 迪庆 | 琼中 | 淮南 | 大连 | 盐城 | 威海 | 黑龙江哈尔滨 | 偃师 | 文昌 | 高雄 | 榆林 | 肇庆 | 桐乡 | 霍邱 | 博罗 | 舟山 | 苍南 | 怀化 | 鄢陵 | 永州 | 长葛 | 喀什 | 广安 | 香港香港 | 宁国 | 商丘 | 锡林郭勒 | 义乌 | 安顺 | 云浮 | 驻马店 | 梅州 | 绵阳 | 泰兴 | 长葛 | 高雄 | 德州 | 安岳 | 台北 | 灵宝 | 包头 | 佳木斯 | 沛县 | 阿勒泰 | 镇江 | 湘西 | 赤峰 | 五指山 | 西藏拉萨 | 屯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