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域外名作

    陳查理探案(五)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美】厄爾·德爾·比格斯

    莫尼考的午宴

    他們到了一層大廳后,達夫命令司機馬上送他的兩個助手帶著他們找到的東西回蘇格蘭場,然后讓司機和綠色轎車再返回布魯姆飯店等他。他開始在走廊里巡視,然后走向還是那樣心煩意亂的洛夫頓博士。

    “那五位成員已經到了,”博士說,“我已經讓他們在那間會客室里等著了。我希望您現在能見他們,他們現在都已經很累了。”

    “馬上。”達夫親切地回答道,然后和洛夫頓一起進了那間會客室。

    “你們都已經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領隊說道,“這位是蘇格蘭場的達夫巡官。他希望和你們談一下。巡官,這是埃爾默·本博先生和夫人、馬克斯·明欽先生和夫人,還有拉蒂默·盧斯夫人。”

    巡官站在那里,面對著一群滿臉驚奇的人。他想,這些美國人真有意思:各種類型、各種種族、來自社會的各個階層,一起旅行,表面上和睦而友好。是呀,這一點確實令人感動。當他正在掏筆記本的時候,那個叫埃爾默·本博的人沖了上來,近乎狂熱地抓住他的手,上下搖動。

    “非常高興見到您,巡官。”他喊道,“瞧,這將成為我們回到阿克倫以后的話題了。和一樁謀殺案攪在了一起……蘇格蘭場,和所有這些……就像我在你們英國偵探小說里讀到的一樣。我讀了很多那樣的小說。我妻子告訴我,這些對我的腦子沒有好處,但是每天晚上從工廠回到家里,我都要垮掉了,我不想再看其他無聊的東西……”

    “真的嗎?”達夫插進話來,“現在,請稍停一下,本博先生。”本博停了下來,他的話總算被打斷了。他是個胖胖的很和藹的人:天真、單純,英國人一般都喜歡認為他這樣的人就是典型的美國人。他的手里拿著一架小型電影攝影機。“您剛才說要回去的那個地方叫什么名字?”達夫問道。

    “阿克倫。您聽說過阿克倫嗎?俄亥俄州的阿克倫。”

    “我現在聽說過了。”達夫微笑著,“我猜,您的旅行一定很愉快?”

    “確實如此。說要旅行已經說了很多年了。今年冬天的生意挺不錯,我的合伙人對我說:‘埃爾默,你還不掏腰包去做那個環球旅行?你都跟我嘮叨了五年了。你瞧,’他說,‘要是華爾街金融形勢大跌,你的腰包里不知道還能不能剩下什么呢。’是呀,有很多人做投機生意,但我不做。‘安全投資’是我的座右銘。我不怕花錢,因為我知道我的資金很充足,而且我的生意會及時地轉危為安。我希望能夠恢復到常態——在俄亥俄也是一樣的難——比如按時返回到阿克倫。你得到的是打了折扣的價格……”

    達夫看了看表。“我打斷您一下,本博先生,我想問您,是否愿意談一談發生在二十八號房間的不幸事件?”

    “確實是不幸的,”本博回答道,“就像您說的。他是一個您能想象到的最好的老紳士。是個人物,要多富有多富,有人計劃要謀殺他。我告訴你,這都是美國的制度造成的……”

    “關于這個事件,您什么也不知道嗎?”

    “不是我干的,如果您是這個意思的話。難道我們在阿克倫做的輪胎多到不得不四處走動去殺掉我們最好的做汽車生意的客戶?不,先生,這對內蒂和我都是極大的損失。您見過我的老婆了?”

    巡官朝本博夫人鞠了一躬。那是一個很漂亮、衣著講究的女人,在工廠里是不會需要這樣的人的。她明顯地比她的丈夫要講究得多。

    “非常榮幸,”巡官說,“聽說你們今天早上去逛倫敦了?”

    本博先生舉起攝影機。“想再抓拍一些好鏡頭。”他解釋道,“但是——霧太大了。我不知道其中一些照片沖洗出來效果會怎么樣。這是我的愛好,可以這么說。旅行回去的時候,我希望我的房間里有足夠的照片去愚弄我未來的橋牌伙伴,這對我來說可是太好了。”

    “所以,您整個早上都在拍照片?”

    “確實如此。剛才出太陽了,我才真正拍到了照片。內蒂對我說:‘埃爾默,我們要誤火車了。’我這才不得不回來。那時候,我正照得帶勁呢。”

    達夫坐下來看著他的記錄。“這個阿克倫,”他說,“應該離……”他用手指輕輕點著記錄,“離俄亥俄的坎頓很近,是嗎?”

    “只有幾英里的路程,”本博回答說,“你知道,麥金萊麥金萊(William Mckinley),美國總統(一八九七~一九○一)。——譯者注就來自坎頓。我們管俄亥俄叫‘總統的母親’。”

    “的確。”達夫低聲說。他轉向拉蒂默·盧斯夫人——一個目光敏銳的老婦人,說不準年紀,舉止高雅,有教養。“盧斯夫人,關于這件謀殺案,您有什么可以告訴我的嗎?”

    “非常抱歉,巡官。”她回答道,“我告訴不了您什么。”她的聲音很低,很好聽,“我的一生幾乎都在旅行,但是這次是一個全新的經歷。”

    “您的家在什么地方?”

    “嗯……加利福尼亞的帕薩德那,如果說我有家鄉的話。我在那里有所房子,但是從來沒住過。我總是在路上。像我這個歲數,總得想點兒什么——新鮮的事情,新鮮的面孔。德雷克的事情使我很震驚,他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人。”

    “您今天早上離開飯店了嗎?”

    “是的,我和住在柯曾大街的一個老朋友一起吃的早餐。她是我在上海住的時候認識的一個英國女人,那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了。”

    達夫的目光轉向馬克斯·明欽先生,他們一臉的驚奇。明欽先生又黑又矮又胖,留著小平頭,嘴長得靠下,撅著。當本博先生激動地和一個蘇格蘭場的人談話的時候,他卻沒有顯露出任何熱情。事實上,他的表情很陰沉,甚至是懷有敵意的。

    “您的家在什么地方,明欽先生?”達夫問道。

    “這跟案子關系嗎?”明欽問,并伸出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動了動領帶上的一粒大鉆石。

    “哦,告訴他,馬克斯。”他妻子說,她的身子把紅色長毛絨椅子都擠滿了,“說出來也沒什么羞恥的。”她看著達夫,“我們來自芝加哥。”

    “好吧,芝加哥,就是那兒,”她的丈夫粗暴地說,“那又怎么樣呢?啊?”

    “關于這個謀殺,你們有什么情況可以提供嗎?”

    “我們是什么人?”馬克斯說,“我看見了?自己去找情報吧。我——我沒什么可說的。我的律師們——當然,他們不在這里,我是不會說什么的。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達夫看著洛夫頓博士。看來,有些讓人不舒服的人物混進了今年的洛夫頓環球旅行團。洛夫頓看著其他地方,顯然很困窘。

    明欽夫人也顯得很不自在。“別這樣,馬克斯。”她反對道,“鬧脾氣也沒有用。現在沒人控告你。”

    “管你自己吧,”他說,“我會對付的。”

    “你們今天早上在做什么?”達夫問道。

    “購物。”明欽回答得很簡單。

    “看看這寶石,”薩迪伸出她的胖手,“我在櫥窗里看到這個,然后對馬克斯說——如果你想讓我記住倫敦,通過這個,我就能記住了。他走過來就給我買了。一個揮金如土的人!在芝加哥他讓……”

    達夫嘆了口氣,站了起來。“我不想再耽擱你們更多的時間了。”他對屋里的人說。他又強調了一遍,他們不能離開布魯姆飯店,然后讓五個人都出去了。洛夫頓轉向他。

    “結果到底會怎么樣,達夫先生?”他很想知道,“我的旅行是有計劃安排的,當然,任何的耽擱都會使事情變得非常的混亂。比如船,您明白的。整個旅行路線上的船,那不勒斯、賽義德港、加爾各答、新加坡。您有沒有得到什么可以讓您扣留某些成員的線索?要是有,扣留他們,然后讓我們其他人繼續上路。”

    達夫一向很沉穩的臉上露出為難之色。“我得對你坦誠相告,”他說,“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境遇。現在我不能確定以后會怎樣發展。我必須和蘇格蘭場的上司商量一下。上午會有驗尸官來驗尸,這無疑會使您的旅行推遲幾個星期。”

    “幾個星期!”洛夫頓驚愕地喊道。

    “非常抱歉。我會盡快的,但是我可以告訴您,我也不情愿看到這樣,但您的旅行必須暫停,直到我解決了這個案子。”

    洛夫頓聳了聳肩。“我們拭目以待。”他說。

    “當然,”達夫回答后,他們便分手了。

    馬克·肯納韋正在門廳里等著。“能耽誤您幾分鐘嗎,巡官?”他說。他們在旁邊的一個長椅上坐了下來。

    “您有什么線索嗎?”巡官問,多少有些厭倦。

    “從某種意義上講,是的。這或許并不能說明什么。我昨天晚上離開泰特先生到了二層的時候,看見一個人藏在電梯對面的陰暗處。”

    “什么人?”

    “哦,別期望有什么大的驚奇,巡官。不是別人,是我們的一個老朋友,基恩上校。”

    “啊,是的。或許是希望借一本書。”

    “可能是的。夜班的那個電梯工是個很喜歡讀書的人,我知道這一點,但是他的藏書并不廣泛。”

    達夫仔細審視著這個年輕人的臉,他有些喜歡肯納韋了。“告訴我,”他說,“你認識泰特先生多長時間了?”

    “從旅行開始我們才認識的。您看,我去年六月剛剛從哈佛法律學院畢業,而且好像一直沒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一個朋友告訴了我關于這個工作的事。我想要旅行,而且這看上去像是個好機會,能學到一些法律上的東西——跟著一個像泰特這樣的人。”

    “學到什么了嗎?”

    “沒有,他說話不多。對他,需要在意的事情很多。如果他還會發生很多次像今天早晨這樣的事情,我還是希望回波士頓去。”

    “這是泰特先生開始旅行以來,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嗎?”

    “是的,直到現在他看上去都非常正常。”

    達夫把身子向后靠過去,然后開始往煙斗里裝煙絲。“給我講講你對這些人的印象怎么樣?”他建議道。

    “好吧,可我不敢說自己是個特別明眼的人。”肯納韋笑道,“我在船上認識了幾個人,‘類型多樣’似乎是這支遠征軍的根本特點。”

    “比如,說說基恩。”“一個虛張聲勢的家伙,而且愛管閑事。搞不清楚他是從哪里弄到錢來旅行的。您知道,這是一次很昂貴的旅行。”

    “那個死者德雷克,您在船上對他有什么印象?”

    “非常深的印象。一個無辜的老紳士。他比較好交際,但這也使我們其他人多少有些感到困難。他耳聾,您明白的。然而,我在大學里曾經是拉拉隊隊長,所以我不在乎。”

    “你怎么看洛夫頓?”

    “他屬于比較與人疏遠的類型。一個有教養的人——他知道自己是塊什么料。您可能聽過他對倫敦塔的談論。他總是憂慮重重,精神恍惚。不用問,肯定是因為他手上這群人。”

    “那霍尼伍德呢?”達夫點著了他的煙斗。

    “在船上從來沒有見到他,直到昨天早晨。我相信他從來沒有離開過他的船艙。”

    “他告訴我他在坐船過海的時候結識了德雷克先生。”

    “他在欺騙您。當我們的船停在南安普敦碼頭的時候,是我站在他們兩個中間,為他們互相做的介紹。我可以肯定,在那之前,他們從來沒有說過話。”

    “非常有趣,”達夫琢磨著,“你今天早晨有沒有仔細觀察霍尼伍德?”

    “我注意了。”肯納韋點了點頭,“他就像看到了鬼,不是嗎?這件事對我也有影響,我想不是好事。洛夫頓告訴我,他的這些旅行對身體不好的人和上了年紀的人很有好處,我本指望著能很高興呢。”

    “波特小姐是個很迷人的姑娘。”達夫引開了話題。

    “是的,但她的旅行只能到此為止了。這種事沒發生在我身上,這就是我肯納韋的運氣。”

    “明欽那家伙怎么樣?”

    年輕人的臉上立刻容光煥發起來。“啊——旅行團的靈魂。他每個毛孔都在往外滲錢。一路上,他曾經舉辦了三次香檳酒晚宴。別人都沒去,除了本博夫婦、基恩和我,還有老夫人盧斯。她的身體非常好——從來不忘什么,她告訴我的。第一次香檳酒晚宴時,我們幾個都去了。但自那次以后,就只有基恩和馬克斯在吸煙室里找到的那幾個愛湊熱鬧的家伙去了。”

    “晚會太熱鬧了,是吧?”

    “哦,根本不是,只是仔細觀察一下馬克斯之后——哎,即使是香檳酒也不能彌補什么。”

    達夫笑道:“謝謝您的關于基恩的小秘密。”他說著站了起來。

    “不要認為這能說明什么。”肯納韋回答道,“我個人并不喜歡流言飛語,但是可憐的老德雷克對每個人都是那么好。好吧,再見,我想我們會再見面的。”

    “這是你無法避開的。”達夫告訴他。

    跟飯店的總經理談了幾句之后,巡官走出飯店,來到大街上。那輛綠色小轎車正等著他。當他正準備上車的時候,一個愉快的嗓音從身后傳來。

    “嘿,嘿,巡官。能不能轉過身來對著我?”達夫轉過身去。埃爾默·本博先生站在便道上微笑著,他舉著攝影機正準備拍照。

    “注意,小伙子,”他喊道,“現在,能不能把那東西摘下來?我是說帽子!你知道——光線不是很好……”

    達夫一邊按照他的指揮行動,一邊在心里咒罵著。那個來自阿克倫的人把攝影機舉到眼前,并轉動著一個小小的曲柄。

    “來一點兒微笑——很好——回去給那些阿克倫的家伙們看一看,你知道的——現在,稍微換一個姿勢——一只手放在車門上——我想這些照片不至于嚇壞那些家伙吧——著名的蘇格蘭場巡官,在調查發生在環球旅行團的神秘的謀殺案之后,離開位于英國倫敦的布魯姆飯店!現在,上車吧!就拍這些了,開車吧,謝謝!”

    “這個傻瓜!”達夫向他的司機抱怨道,“去文街。”

    幾分鐘以后,他們到了警察局門口。警察局隱藏在倫敦的最西邊,在一條很平常、很不起眼的街上,很多倫敦人都不知道這里。達夫下了車,走了進去。海利正在他的辦公室里。

    “完了,老伙計?”他問道。

    達夫不耐煩地看了他一眼。“我不會完的。”他說,“這個案子也完不了。”他看了看表,“馬上就十二點了。愿意來和我一起吃點兒什么嗎,小伙子?”

    海利當然愿意,不久他們就坐在了莫尼考烤肉館。點了菜以后,達夫坐在那里發了半天愣。

    “喂!”他的朋友最后說話了。

    “喂,喂,喂!”達夫回答道,“以前有過像這樣的案子嗎?”

    “為什么要憂郁?”海利問道,“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謀殺案。”

    “罪行本身,是的,再簡單不過了。”達夫同意道,“并且在通常的情況下,最終無疑會解決。但是,如果你愿意的話,考慮一下這個。”他拿出他的筆記本,“我這里有這些人的名字,十四個或者更多,而且在這些人里,肯定有我想要的人。就此而言,很好。但是,這些人正在旅行。去哪兒?只要你高興,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行。所有這些嫌疑人,就在同

    一個旅行團里。除非馬上有什么料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否則這個旅行團會繼續旅行的。巴黎、那不勒斯、賽義德、加爾各答、新加坡——洛夫頓剛把這些都告訴我了。繼續向前,離犯罪發生地點越來越遠。”

    “但是你可以把他們留在這里。”

    “我能嗎?我很高興你這么想,可我不能。我可以把殺人兇手留在這兒,當我對他的罪行有了充分的證據以后。我必須馬上得到證據,否則事情就復雜了,美國領事館,或者是大使本人會召見我。你把他們留在哪兒?你有什么證據證明他們中的哪個人犯罪了?我告訴你,海利,這樣的情況,沒有先例。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現在終于發生了,而我又是那個幸運的家伙。在我忘了這一點之前,得先感謝你才是。”

    海利笑了起來。“昨天晚上,你還渴望著另一個難題呢。”他說。

    達夫搖了搖頭。“平靜的人才是幸福的人。”他低聲說。他要的烤牛肉和一瓶黑啤酒被放在了他面前。

    “你審查了旅行團,沒有什么收獲嗎?”海利問道。

    “沒有什么可以肯定的。沒有什么能把他們中的任何人與這罪行聯系起來,即使是微小的聯系也沒有。一些模糊的懷疑倒是有,一些奇怪的小事。但是沒有什么能讓我把什么人扣下來,沒有什么能說服美國大使館,甚至不能說服我自己的上司。”

    “你的本子里寫了那么多東西,”這個文街的警察評論道,“為什么不再看一看你談過話的人名錄?也許會突然發現點兒什么——誰知道呢?”

    達夫拿出了他的筆記本。“我見他們第一個人的時候,你和我在一起。帕梅拉·波特小姐,一個漂亮的美國姑娘,決心要找出殺她外祖父的兇手。我們的朋友洛夫頓博士,昨天晚上和死者有一些小小的吵鬧,而且勒死死者的背包帶也是他的。斯派塞夫人聰明、敏捷,沒有被料想不到的問題纏住。霍尼伍德先生……”

    “啊,對,霍尼伍德,”海利插話道,“看一看他的臉色吧,我選他。”

    “這是說給陪審團的廢話!”達夫冷笑著說,“他看上去很心虛。我想他是這樣,我自己也這么想,但有什么用呢?這能說明什么嗎?”

    “你不是和其他人在樓下談話了嗎?”

    “是的。我見到了住三十號房間的那個人,帕特里克·泰特先生。”他講了關于泰特在會客廳門口心臟病發作的事情。海利變得嚴肅起來。

    “對這一點你怎么看?”他問道。

    “我懷疑他是被什么東西嚇著了,或者是被什么人嚇著了。他曾向屋里張望。但另一方面,他是個著名的刑事律師,大概應該能夠禁得住這樣的考驗吧!多一點兒的話他都不說,讓人奇怪。另一方面,他或許沒有什么可說的。他對我說,他的病之所以發作,只是因為事情太突然了。”

    “和對霍尼伍德一樣,對他也得注意。”

    “是的。這里還有一個人。”他介紹了關于羅納德·基恩上校的情況,“與昨晚的事情很巧合——天知道。他是只穿著褲子的狐貍,如果我見過那樣的狐貍的話。讓自己都相信的說謊者!”

    “別人呢?”

    達夫搖了搖頭。“再沒什么更多的了。泰特身邊有一個很好的年輕人陪著。還有一個有傷疤的玩兒馬球的家伙,維維安先生,看起來和艾琳·斯派塞夫人有點兒什么聯系。一個叫羅斯的瘸子,在西海岸做伐木生意。姓芬威克的姐弟兩個,是愛炫耀的小人物,對死人之事很驚恐,好像決定要退出旅行。”

    “哦,是嗎?”

    “是的,但是不要被蒙騙了。這不能說明什么。他連只兔子都殺不了。這里只有四個人,海利,只有四個人需要監視:霍尼伍德、泰特、洛夫頓和基恩。”

    “那你沒有見到旅行團的其他成員嗎?”

    “哦,我見到了,但他們并沒有什么。本博先生和夫人來自一個叫阿克倫的小鎮。他開了一家工廠,對他帶著的電影攝影機十分著迷。他想回到家以后看一看自己環球旅行時的影像,以前沒有這樣旅行過。等一下……他告訴我阿克倫離俄亥俄的坎頓很近。”

    “啊,是的,這個地址很關鍵嗎?”

    “相當關鍵。但是他與這事無關,我可以肯定——他不是這種人。還有一位盧斯夫人,一個上了歲數的女人,到過所有的地方。我看她在這樣的旅行團里是個重要人物。還有來自芝加哥的一對兒,很麻煩的人,真的,馬克斯·明欽夫婦……”

    海利弄掉了手里的叉子。“明欽?”他重復道。

    “是的,就叫這個。有什么問題嗎?”

    “沒什么,老伙計,顯然你沒有注意到蘇格蘭場幾天前發的一條消息。這個明欽,好像是芝加哥的一個騙子頭目,最近被什么人說服,結束或者只是暫停了他的暴行和犯罪事業。”

    “很有意思!”達夫點了點頭。

    “很有意思!他還在活動的期間,就有人想要除掉他了。已經有一些對手,直接或者是通過他的手下人‘使他處于險境’,我覺得這詞用得很貼切。最近,由于某種原因,他被迫放棄了以前的位置,并且遠走高飛了。紐約警察當局建議我們要注意他的那些老朋友,他有可能要跟他們算老賬。馬克斯·明欽是芝加哥的頭面人物之一。”

    達夫沉思著。“午飯以后,我得和他再談談,”他說,“可憐的老德雷克先生的身上并沒有被射滿機槍子彈,但是,我想布魯姆飯店的情況即使是對馬克斯·明欽這樣的人,也會有影響的。對,我得和這家伙直截了當地談談。”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五指山 | 商丘 | 南通 | 包头 | 德州 | 贺州 | 葫芦岛 | 锡林郭勒 | 张掖 | 邹城 | 亳州 | 大连 | 高密 | 佳木斯 | 兴安盟 | 湖南长沙 | 潮州 | 桂林 | 靖江 | 南通 | 垦利 | 巴音郭楞 | 濮阳 | 德阳 | 安庆 | 葫芦岛 | 聊城 | 招远 | 济源 | 玉林 | 济宁 | 宿州 | 嘉峪关 | 泰兴 | 顺德 | 黄冈 | 莱州 | 衡阳 | 保定 | 白银 | 昌都 | 澄迈 | 汕头 | 海宁 | 顺德 | 泗阳 | 淮安 | 恩施 | 青海西宁 | 武威 | 锡林郭勒 | 黔南 | 定西 | 大同 | 攀枝花 | 邢台 | 阿坝 | 嘉峪关 | 包头 | 无锡 | 新余 | 巴音郭楞 | 黔南 | 山东青岛 | 屯昌 | 德阳 | 伊春 | 武威 | 东阳 | 云南昆明 | 屯昌 | 烟台 | 靖江 | 喀什 | 昭通 | 巴音郭楞 | 海西 | 玉环 | 泗洪 | 铜陵 | 池州 | 阜阳 | 大兴安岭 | 平潭 | 襄阳 | 靖江 | 涿州 | 如皋 | 长兴 | 马鞍山 | 来宾 | 绵阳 | 呼伦贝尔 | 海南海口 | 湛江 | 连云港 | 伊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