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劇本

    警嫂記憶(微電影劇本)

    來源:網投 作者:宋丁

    警嫂記憶.jpg

    劇中人物

    男主角:孔一凡,20多歲,公安漢沽分局基層民警,高大英俊,剛參加工作不久,對工作十分認真負責。十分喜愛自己的女友孟菲菲,但因為工作的原因,常常與女友發生矛盾。

    女主角:孟菲菲,20多歲,端莊漂亮,小鳥依人感。某學校教師。在工作中接觸過公安干警后,覺得非常可靠有安全感。通過與男友孔一凡的接觸后卻發現,警察原來對親人都缺乏責任感,于是萌生退意。最終被警察的忘我工作精神所感動,與男主角幸福的結合。也由柔弱依人,成長為了一位獨當一面的女漢子,完成了一個合格警嫂的養成過程。

    老孫:59歲的老民警,和藹可親,工作積極,認真負責,時孔一凡的老領導老師傅,即將退休。

    張姐:老孫的愛人,當了一輩子警嫂,對老孫雖有怨言,但對老伴的工作感到自豪。

     

    民警秦博:40多歲的中年民警,當過刑警,每天工作沒黑沒白,感覺對家庭非常愧疚,但也有些無能為力。

    劉艷:秦博的妻子,40多歲,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紀,老公工作起早貪黑完全指不上,還要因為他的工作性質擔驚受怕。也有過爭吵,但最終歸于平淡。

    李琳:孟菲菲的閨蜜

    民警孩子,其他民警,群眾,學校老師,學生等若干。

     

    一、日     海灘邊

    清晨的漢沽海邊,在 津門第一縷陽光 石頭邊,在海灘上,一對年輕的情侶擺出了各種造型,原來是美麗的孟菲菲和自己的警察老公孔一凡在拍婚紗照。

    然后又去漢沽其他代表性地點(海邊、漁村、廣場、薊運河邊等地,具體情況實地再定)拍照。

     

    畫外音:女主自述:

    今天和老公拍了婚紗照,正式成為了一名警嫂。但我們幾經挫折,最終結合到一起的故事,還得從一年前說起。

     

    二、     同福菜館

    (閃回)一年前的一天

    孟菲菲和閨蜜李琳在飯店里。

    李琳剛剛和孟菲菲完成一次不成功的相親。

     

    孟菲菲向樓梯方向把頭探腦鬼鬼祟祟的張望著。李琳突然從后面一拍孟菲菲肩膀。

    孟菲菲猛回頭,說:李琳啊,你嚇死我了。

    李琳:人家早走了,別看了。

    說著,李琳把孟菲菲拉進了一個包間里。

    孟菲菲:不行,不合適,我真的覺得剛才那人不合適。

    李琳:那你看誰合適啊?我都給你介紹了不下十個了,我都替你傷害了多少未婚小男生的心了。這個又哪不行?我的大小姐。

    孟菲菲:你看剛才那人的手勢,哈,還蘭花指。(學剛才相親對象的手勢)不行,不行,受不了,哈哈,太娘了。

    李琳:你一個老師,找個文氣點的怎么了?

    孟菲菲:文氣可以,娘氣不行。哈,蘭花指(又學剛才相親對象的手勢),受不了。

    李琳:那你就應該直接告訴我,想找個爺們的唄。

     

    與此同時,剛剛下班還沒來得及脫掉警服的孔一凡匆匆來到隔壁包間,參加同學聚會。

    這一幕被孟菲菲恰好看到。

    高大英俊的孔一凡在一群普通群眾同學中顯得鶴立雞群。孔一凡說的話也隱隱傳到孟菲菲耳朵里。

    孔一凡:同學們,我剛下班,不好意思,還穿著警服過來了。

    孔一凡:根據規定,我這就不喝酒了,來,飲料我干了。

    孔一凡:去年那個案子啊,對,新聞已經報道了,可以公開了,當時就是我一個人啊,我空手就上去了,對面兩個小子都拿著刀啊。

    孔一凡:我怎么樣了?當然沒事了!要不能上新聞?

    孔一凡:來來,老同學,我飲料干了,你隨意。

     

    偷看著孔一凡,孟菲菲看入了神。

    孟菲菲:對,夠爺們的!

    李琳一指孔一凡,說:這樣的爺們?

    孟菲菲開玩笑的說:就這樣的就行。

    李琳:得嘞。就他了。

    孟菲菲:我不是這個意思。

    李琳:我去掃聽掃聽還不行嗎?掃聽又不犯法。

    孟菲菲癡癡的看著孔一凡,說:也行。

     

    三、      金佰匯商廈三樓外灘風尚

    幾天后

    孟菲菲和李琳走進了咖啡廳。

    孟菲菲邊走邊說:李琳,你真是神通廣大啊。真是上回咱們在飯店看見的那個警察?

    李琳:神吧?其實是他姑姑和我老姨住一棟樓,他本人上班忙,家里也托人給相親,問來問去正好湊在一起了。

    孟菲菲:這樣啊。等于我們都是剩下的貨底啊。

    李琳:你對自己的定位很準確!行了別逗了,淑女點。

     

    早已等候在此的孔一凡向二人打招呼。

    李琳介紹:這是我們忙碌的警察孔一凡,這是我們也很忙的班主任孟菲菲。

    孟菲菲主動握手:你好!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孔一凡:你好。咱今天是第二次見面了。

    孟菲菲一愣,仔細打量著穿了便裝的孔一凡

    孔一凡:前兩天我們同學聚會,你和李琳應該就在我們隔壁吃飯吧?

    孟菲菲故作驚訝狀:是你啊。

     

    孔一凡孟老師,我新調到們學校這個轄區的派出所的,轄區的情況,特別是學校附近的情況,也請孟老師多多指教。

    孟菲菲:請教不敢當,個問題?

    孔一凡:請

    孟菲菲:你們下班就不讓穿警服了嗎?

    孔一凡:上班執行任務時,除非是特殊任務以外,必須穿。平時可穿可不穿。怎么了?是你們的李琳要我穿的帥點的。

    孟菲菲:我覺得穿上警服更帥嘛。

    孔一凡:好,那我以后一定多穿。

    眾人哈哈哈大笑。

     

    四、      公園

    孟菲菲和孔一凡見面后互有好感,一見鐘情。

    兩人迅速建立了戀愛關系。

    兩人約會,牽手逛公園,一起買東西,互贈禮物

    孔一凡看到路邊有易拉罐啤酒瓶等垃圾,順手放進了垃圾箱里。群眾和孟菲菲都對孔一凡報以贊許的微笑。

    孔一凡向孟菲菲獻花,兩人一起自拍,發朋友圈。

     

    五、日       李琳家

    李琳拿出手機,翻看朋友圈,看到孟菲菲發的秀甜蜜的朋友圈,自言自語:這個孟大小姐啊,幫她介紹了這么多相親對象,這次終于能讓他看上了。

    李琳給孟菲菲打電話,說:孟大小姐,你現在幸福嗎?

    孟菲菲:挺幸福的。

    李琳:就他了?

    孟菲菲:我覺得還行,目前就他吧。

    李琳:就奔著結婚去了?

    孟菲菲:不以結婚為目的的相親就是耍流氓啊。

    李琳:不逗了,我也是最近才聽人家說的,有個當老公的警察,就是看上去很美的感覺。

    孟菲菲:是看上去不錯啊,高大威風,有安全感,有責任感,正義化身。

    李琳:行行,別花癡了。我聽別的警嫂說的,真結婚以后老公都特別忙,常年不回家啊。你現在可想好了。

    孟菲菲:那更好啊,我脾氣也不好,天天在一塊呆著我還怕兩人打架呢,不在家更好,還沒打起來呢,人家走了,家庭和睦必備條件啊。

    李琳:這什么邏輯啊。

    孟菲菲:好了,不說了,孔一凡給我來電話了。我真成了警嫂以后,一定謝謝你這個大媒人。

    李琳:你不怨我就行啦。

     

    六、日     公園

    孟菲菲和孔一凡在逛公園。

    孟菲菲想要照相,孔一凡拿出手機準備照相。突然手機響了。

    孔一凡:好的,明白,有群眾急需辦理戶政手續,行,我馬上到。菲菲,我單位有事我先走了啊。

     

    因為人多,孟菲菲沒聽見。

    孟菲菲還在閉著眼做陶醉狀,準備拍照。

    孟菲菲:準備好了嗎?看好了角度啊?別把我臉拍大了,別逆光啊。

    孟菲菲卻遲遲等不來下文,睜眼一看孔一凡已經不知去向了。

    問了旁邊人才知道,剛才的小伙子已經走了。

    孟菲菲大怒。

     

    七、日      大街上

    幾天后,孔一凡經過解釋,又約出來孟菲菲。

    孔一凡拉著孟菲菲的手,說:上回是我不對,單位來電話有個急需辦理的戶政手續

    孟菲菲:休息時間,你不會把電話關了啊。

    孔一凡:我們有規定的,必須隨時找到人。

    孟菲菲:你就賣給單位吧。

    孔一凡:我們警察全都這樣的。菲菲別生氣,你生日快到了,我送你件禮物。

    說著拉著孟菲菲進了一家金店。

    二人開始挑選金項鏈。

     

    突然,孔一凡又接到電位電話:是,有安保任務,行,我馬上去單位。

    孔一凡:菲菲,你先挑著,這是我的錢包、信用卡,密碼就是你生日,挑好了就買。我有點事先走了

    說完孔一凡跑走了。

    孟菲菲想攔住他,但是因為著未付款的項鏈被售貨員攔住了。

    氣死敗壞的孟菲菲給孔一凡打電話,他又不接電話,孟菲菲更加生氣。

     

    八、      繁華路口  車里

    幾天后。

    所長老孫、孔一凡、小林、秦博四個民警在車里準備抓捕嫌疑人。

    所長老孫:今天這個嫌疑人麻煩了。帶著贓款,可能還帶著槍,十分危險。這么大的地方,不好下手啊

    民警秦博:是啊,嫌疑人非常狡猾,挑了這么個人來人往的熱鬧地方交易,萬一引起他的懷疑,弄不好再傷及無辜群眾。還有,剛才技術人員說了,他還非得和上次那個微信聯系過的女的交易。

    民警小趙:這可費勁了,上回是咱技術科的李師姐跟嫌疑人視頻聊的,現在人家李師姐請假回家生二胎去了。咱這沒女同志了啊。

    孔一凡看到手機里全是孟菲菲發的微信,都是讓他解釋,道歉的對話。

    并且孟菲菲就在附近,想和孔一凡當面見面。

    孔一凡計上心頭。

    孔一凡:孫所,我給找個女的引嫌疑人出來不就行了。

    所長老孫:你?還沒結婚呢?哪有女的?

    秦博:據我所知,這應該是咱的準警嫂了。

    所長老孫:時間來不及了,再不交易嫌疑人就不出來了。小趙,你趕緊安排人,一定要注意安全。

    孔一凡:是。

     

    九、日       大街上

    街角,孔一凡向孟菲菲簡要說明了情況。

    孟菲菲不知道如何是好。孔一凡給孟菲菲戴上了墨鏡,用技術手段讓嫌疑人用微信見到了孟菲菲。

    嫌疑人同意交易,讓孟菲菲等在街邊。

    幾分鐘后,一輛轎車開到了孟菲菲跟前突然停下,車門打開,一個大漢不由分說把孟菲菲拉進了車里。

     

    孔一凡、孫所等人裝作路人從四面向轎車運動。

    轎車正要開走,突然車門打開了,原來聰明的孟菲菲故意把圍巾的一角夾在了出門外,又開車門拉圍巾,耽誤了開車時間。

    正好警察圍攏上來,菲菲開門跑掉。嫌疑人被抓住。

    孟菲菲驚魂未定被嚇哭了,孔一凡上前勸說。

     

    十、日       李琳家中

    李琳和孔一凡通電話。

    李琳:分手,分手。堅決分手。

    孔一凡:咱別鬧了,分什么手啊。

    李琳:不是我要分手,是人家孟大小姐嚇壞了,發燒了好幾天,死活要分手。你說你們辦案子帶著她干什么啊?

    孔一凡:這不是當時情況緊急嗎?我給打電話解釋,也不接電話。

    李琳:都分手了還打什么電話啊?

    孔一凡:我想見見她,當面和她解釋一下。

    李琳:巧了,她也很想見你。

    孔一凡:原諒我了?

    李琳:不是,是想把你送的項鏈啊什么的當面還給你。

    孔一凡:還分手啊?我的李大姐,我的大媒人,您再給說說好話吧。我們這婚房都準備好了,還說過一陣子讓她去看看,定個風格,我們就準備開工裝修了。

    李琳:她連水瓶子蓋都擰不動的主,還會裝修啊?算了吧。你的好話我早說盡了,沒用啊,你好好準備準備吧,晚上時間地點你定,她等你信呢。我估計這是最后的機會了,你自求多福吧。88了。

    孔一凡:李姐,別掛啊。

     

    十一、     派出所內

    孫所長、孔一凡、秦博等警察在開會。

    孫所長:小趙啊,上回抓那個嫌疑人可得感謝你的家屬啊,不,應該是準家屬。要沒她還真有可能讓這小子給跑了。

    孔一凡:別提了,這個家屬有可能當不成了。

    孫所長:怎么回事?小年輕的搞對象鬧點別扭很正常嘛。

    秦博:不是,所長,我也覺得麻煩大了。

    秦博低聲向所長匯報著。

    孫所長:這樣啊。我覺得上回那個女孩子不錯啊,不行,咱民警工作是工作,個人問題也必須安排好了,要不影響情緒,最終還是會影響工作。這樣吧,小趙,你別發愁了,我想想辦法。

    孔一凡:太謝謝孫所了。

    孫所長:這樣吧,正好我下個月也快退休了。這么多年了,今晚在同福菜館我請請你們。我帶著老伴張姐。小秦,你帶著你對象劉艷,小趙,你也帶著小孟過來。咱們大老爺們不好講話,讓她們警嫂之間互相交流一下,勸勸你們和好。你們看怎么樣?

    孔一凡:太感謝孫所了。

    孫所:不過,八項規定,菜品酒啥的一切從簡。

    孔一凡:好勒,我去買點好飲料去。

    孫所:

    秦博:那就謝謝所長啦。

     

    孫所長給妻子張姐打電話。

    孫所長:老伴啊,我這不快退休了嗎?今晚我想請我們所里的秦博和小趙兩人都帶著對象,咱們一起吃個飯。晚上7點,同福菜館里。

    張姐:行啊,咱們難得出去吃一次飯,有什么主題嗎?

    孫所:也沒什么主題,就是你們幾個警嫂加強一下聯系唄。特別是有個小趙的對象,她們最近。。。。。。

    突然,電話被打斷,有人喊:孫所長,分局領導有事找你。

    孫所:好的,我馬上去。

    孫所:行,就這樣,我得馬上走了,晚上7點別晚了啊。

    孫所掛斷電話后離開。

     

    孔一凡給孟菲菲打電話:菲菲,咱們晚上7點,某酒店某包間里見。我們孫所長請客,咱們一塊去坐坐。

    孟菲菲:行。

    孔一凡:哎,菲菲。

    孟菲菲掛斷了電話。

     

    十二、       同福菜館包間內

    警嫂張姐和劉艷陸續來到,孟菲菲也來了。

    張姐和劉艷認識。

    張姐:你是孔一凡的對象小孟吧?

    孟菲菲:是,您是?

    張姐:我是他們所長老孫的愛人,這是他們同事秦博的愛人劉艷。劉艷,這是小趙的對象孟菲菲。

    孟菲菲:劉姐,你好。

    劉艷:你好!多年輕多俊啊。快坐吧。

     

    等了一會,過了7點了。

    張姐給孫所長打電話,他不接。

    張姐:這又不接電話了。

    劉艷:這不常事嗎?習慣了。

    張姐:對,他們警察攢局,結果本人都不來,就三個警嫂來了。

    劉艷:是啊,咱們也別等他們,咱不行就點上菜咱先吃著。他們都沒點。對吧?菲菲妹子。

    孟菲菲想說什么,欲言又止,說:對對,我全聽兩位姐姐的。

    三人點菜,一會上菜,三人就吃上了。

     

    三人聊了起來。

    劉艷:你們老孫快退休了吧?

    張姐:還一個多月。

    劉艷:多好啊,可算熬出來了。

    張姐:是啊,這警嫂啊,簡直沒法當啊。

    劉艷:就是,就是。哎,妹子,光聽我們說了,你快吃啊。

    孟菲菲:行,您別照顧我。我覺得咱當警嫂挺光榮的啊。

    張姐:外人覺得咱當個警嫂不錯,其實里面的辛苦只有咱們自己知道。說起來這都跟笑話一樣。

    劉艷:是啊,你比如說大前年,我婆婆家準備買房搬家。我們家那口子從一開始挑房子,到買房子,辦貸款,跑裝修材料,最終盯裝修,搬家全都沒露面,全部都是我一個人干的。人家愣是沒動一個手指頭。最后你們猜怎么著?

    孟菲菲:怎么著?

    張姐:這還用問,最后找不著他親媽家了唄。

    劉艷:對啊,哈哈。

    孟菲菲:啊?還有這樣人?

    張姐:這不算什么。去年夏天,我晚上突然肚子疼。家里孩子在外地上大學了,就我一個人,我就給我們那位打電話。結果他好不容易接了,告訴我再堅持一會,他馬上開車回來。結果我就傻等著了。

    劉艷:這事我知道。最后天亮了,孫所下班了才帶您去的醫院,大夫說再晚來一會就胃穿孔了,差點有生命危險。

    張姐:誰說不是呢。

    孟菲菲:這也太過分了吧。

    劉艷:這不算什么。我孩子都上高中了。孩子他爸長這么大就沒去接過孩子,也沒去過學校。這不上次期末了,他正好休假,趕上家長會。自告奮勇要去開家長會。結果到了學校不知道自己孩子是幾班的,不知道班主任是誰。然后就全校到處去找我們孩子,全學校都嚷嚷動了。

    孟菲菲聽了直咧嘴。

    張姐:哈哈。我再說一個。前幾個月,我們家老孫又好幾個月沒回家。有一天我出去買菜,結果就在我們隔一棟樓的樓門口,我就看見幾個警察正在抓捕一名犯罪嫌疑人。我們互相看了一眼,誰都沒說話。這又過了好幾天,案子徹底結了,他才回家歇了幾天。

    孟菲菲:這兩口子在外面見個面,連個招呼都不能打啊?

    劉艷:妹子,這是保護咱們啊。男人天天不著家。萬一壞人記了咱們,不是怕咱們吃虧嗎?

    孟菲菲點點頭。

     

    此時,孫所、秦博、孔一凡三人來到了酒店。

    幾人互相寒暄。

    張姐:老孫,你這攢局的人才剛來啊,我們都快吃完了。來,我去喊服務員,再上幾個熱菜。

     

    孫所:好的,我們剛完成一個任務,哥幾個快餓死了,多點幾個硬克菜。

    孟菲菲:孫所好!秦大哥好!

    孫所:你好,你就是我們智勇雙全的菲菲啊。正好,有件東西要給你。

    說著拿出了一張 優秀家屬 的獎狀,遞給了孔一凡,示意孔一凡轉交給菲菲。

    張姐:這大獎狀,我和你劉姐都沒得過,妹子,快拿著吧。

    孫所:這不一樣,你們這是常年搞后勤工作,人家菲菲一個小姑娘是上了一線和我們抓捕嫌疑人。分局政治處特意頒發的。

    孔一凡拿著獎狀,又伸手拿出了一把鑰匙,說:菲菲,這是婚房的鑰匙,我準備下個月要是不忙了,開始裝修了。到時大主意全你拿,我都聽你的。咱結婚的事,你看,就定了吧?

    孟菲菲搖頭孔一凡,這是你送我的禮物,都在這了,你拿回去吧。我覺得我們不合適。另外,今晚我知道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我覺得我當不了警嫂。咱們分手吧!謝謝大家的款待,我走了。

    孟菲菲把東西放在了桌子上,轉身走了。

    張姐、劉艷一驚,張姐:壞了,他們還沒結婚呢?這個老孫啊,也沒提前說清楚了。

    劉艷:妹子,我們剛才都是胡說八道的事,你別忘心里去啊,其實他們警察挺好的。

    孟菲菲:行了,兩位嫂子,別說了,各人有個人的活法。我覺得當警嫂我還沒準備好呢。

    孟菲菲轉身走了。

    大家楞在那里,孫所:小趙,還愣著干嘛。快去追啊。

    孔一凡喊著菲菲名字追了出去。

     

    十三、     分局

    畫外音:孟菲菲:自那次分手之后,據說孔一凡工作很忙,我也挺忙的,我們幾乎忘了彼此。

     

    孔一凡更加忘我的工作,陸續參加了很多重大安保任務,參與破獲了幾個大案要案。

    孔一凡參加分局黨員學習十九大精神會議,認真聽取分局領導的指示,認真作著筆記,墻上對黨忠誠、服務人民、執法公正、紀律嚴明幾個大字十分醒目。

     

    一天

    孫所長:小趙啊,上回的事賴我,弄砸了。你現在和菲菲怎么樣了?

    孔一凡:哪個菲菲?我和那個老師現在沒什么關系了,人家有文化,看不上咱們警察,強扭的瓜不甜,算了。我現在滿腦子都是工作的事,目前我就不考慮個人問題了。孫所,要是沒別的事我先走了。

    孔一凡出去。

    孫所入沉思。

     

    十四、    孫所長家里

    休息日,孫所和妻子張姐在家。

    張姐:你們所里的小趙和那個菲菲徹底斷了?

    孫所:是啊,我前兩天問小趙了,看來是他也有情緒,兩人好像真是不來往了。

    張姐:多可惜啊。也怪我們沒走這根弦,認為他們已經結完婚了。沒把門的,把你們的老底都說了。人家女孩子一聽,完了,這日子沒法過了,可不就散了唄。

    孫所:其實這樣也對。咱要是光撿好的說,把人家女孩子騙來,不成了詐騙了嗎?這就得全面真實的告訴咱的生活,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嘛。

    張姐:那就徹底散了?挺好的兩個孩子,男才女貌的,可惜了。就沒別的辦法了?

    孫所:我問問你,當初你是看上我什么了?

    張姐:看上你?呵呵。

     

    張姐給劉艷打電話。

    張姐:劉艷啊,我覺得上次咱把小趙的事給辦砸了,人家小兩口子都快散伙了。

    劉艷:我也覺得那天有點說差了,對不他兩人,這可怎么辦啊?

    張姐:這樣吧,哪天我再約菲菲找個咖啡廳,就咱三個人,再聊聊。

    劉艷:聊啥啊?別再聊差了。

    張姐:咱還實話實說,你就聊聊你警察老公好的一面。

    劉艷:行,我聽您的。

     

    十五、       金佰匯商廈三樓外灘風尚

    三女來到了咖啡廳里。

    孟菲菲:兩位姐姐,咱都本鄉本土的,咱就多交個朋友我認您兩位是姐姐,咱沒事聊個天我歡迎。但是我個人感情的事我目前還不想聊。

    張姐:菲菲,咱就姐妹幾個人坐一塊聊聊,沒他們男人的事。

    劉艷:是啊,咱上回講的幾個事啊,其實都沒說完。

    孟菲菲:還沒說完?他們還干了什么驚世駭俗的事了?您再說說。

    劉艷:比如上回說的,我婆婆搬家了,結果我老公找不到他親媽家了。最后你們猜怎么著?有一天他就開著車在小區附近轉悠,結果親媽家沒找到。碰上了一個入室盜竊團伙正在作案。他不聲不響的打電話喊來了同事,把這伙賊全捉住了。到現在好長時間了,我們這個小區里特別安全。

    孟菲菲:這樣啊!

    張姐:這不去年夏天我胃穿孔差點沒搶救過來嗎?結果我一問,我老公是半夜幫助搶救了一個難產大出血的孕婦,把她們送到了市里的大醫院,保住了兩條命,這不人家孩子媽媽還把小孩的滿月照寄單位來了表示感謝嗎?

    孟菲菲:嗯,不錯。

    劉艷:其實警察真挺好的。這不一次我孩子他爸去學校找不到在哪個班嗎?他就把全年級挨個問了一遍,你猜怎么樣?結果全年級都知道他有個當警察的爸爸了。孩子以后在學校里可牛啦。

    孟菲菲:嗯,對。我們學校也有這樣的孩子,都成了孩子王了。可自豪了。

    張姐:這不上次說的我家老孫好長時間不回家抓獲了一個犯罪嫌疑人嗎?結果一審訊,又順藤摸瓜破獲了國慶節期間系列入室盜竊案件,最后拍成了新聞片上了央視了。孩子他姥爺都看見了,結果拿這事顯擺了老長時間。

    孟菲菲:聽你們這么一說看來當警察還是真是挺光榮的。

    張姐:當警嫂更光榮啊。

    三人:哈哈。

    三人繼續聊天。

     

    十六、  學校門口

    放學后,孟菲菲送學生排著隊出校門。

    又遠遠的發現有高年級孩子在欺負自己的學生,她眼前仿佛出現了高大的孔一凡上前去制止欺負她的學生。

    但是,轉眼間她發現這只是自己的幻覺。

    于是她自己鼓起勇氣,上前去和高年級孩子理論,保護自己的學生。這時,其他民警出現了,幫助她教育高年級孩子。

    孟菲菲還在四處尋找孔一凡的身影,卻被其他警察告知:孔一凡已經被調走了。

    孟菲菲十分失望。

     

    十七、    李琳家

    孟菲菲在李琳家做客聊天。

    李琳:我還是覺得你們挺合適的。

    孟菲菲:是嗎?

    李琳:你們不是都開始準備裝修婚房了嗎?

    孟菲菲:是啊。可是他天天這么忙,有時間裝修嗎?

    李琳:聽說他們警察都這樣,他們就是偶爾休息了,對家里的事也是心不在肝上,腦子還在工作上,家里的事根本也干不好。

    孟菲菲:你的意思就是家里活我全包唄。我就嫁過去當老媽子了?

    李琳:不,你是嫁給了愛情。

     

    十八、      派出所內

    秦博:小趙,聽說你新買的新房不錯啊。

    孔一凡:原來打算當新房的,還想修呢。。。。。。算了,不提了,就在河邊新村小區2號樓4門201,戶型還不錯,你去看看嗎?

    秦博:咱兩最近這排班老趕不到一塊啊,另外你嫂子也想去看看,她單位也忙,這個。。。。。。

    孔一凡拿出了門鑰匙,說:秦哥,鑰匙放你那里,哪天你和嫂子都有時間了就去看。

    秦博:你這鑰匙就放心給我了?

    孔一凡:毛坯房,屋里沒有能拿走的東西,先拿著,我這陣也忙,啥時看完了啥時給我吧。

    秦博收起鑰匙:好的。

     

    十九、      公園

    休息日,孟菲菲一個人無聊的走過當初和孔一凡共同走過的地方。公園,街道,仿佛還能看到他們之前幸福的身影。如今形單影孤,不禁黯然神傷。

    在薊運河邊,她一個人正在憑欄遠眺。身后張姐和劉艷出現了。

    張姐:菲菲,你想好了?

    孟菲菲:謝謝兩位姐姐,我想好了。

    三個女人的手握在一起。

    劉艷把一小包東西塞到了孟菲菲手里,孟菲菲緊緊攥住不松手了。

     

    二十、日      新房

    孔一凡有天下班后剛巧路過自己的新房,抬頭看,窗戶開著了。

    孔一凡自言自語:秦博這小子看房走了沒關窗戶。不對啊,他出差好幾天了。這屋里怎么還有人在走動啊?

    孔一凡趕緊跑上樓。

    房門大開著,孔一凡一進屋傻了。

    屋里已經裝修到一半了,地磚鋪好了,水管,屋門,刷墻,刷油漆,幾乎都快竣工了。

    孔一凡退出單元門,又再次確認了一下房號,確認就是自己的房子。

    孔一凡進屋急了,大喊:都停,別干了!

    工人都傻了,停下活。

    只有一個瘦小的工人捂的嚴嚴實實的還在刷漿。

     

    孔一凡拉住一個工人問:你們誰是工頭?這誰讓你們干的?這顏色誰定的?這裝修風格誰定的?這地磚誰買的?裝修成這樣是誰的主意?

    瘦小的工人站起身來,從身背后一拍孔一凡:全是我定的,你看行嗎?

    孔一凡放開了裝修工,看清了原來眼前滿身灰土的嬌小女孩正是漂亮的孟菲菲。

    孟菲菲拿過一頂紙糊的防塵帽扣在孔一凡頭上,說:我知道你忙,這些顏色,和式樣都是我放假時定的,現在裝修的活我一人全學會了。

    孔一凡激動地不知道說什么好。

    孟菲菲:這段時間我也忙,也沒跟你聯系。你要是給這房子找到了新的女主人的話,我就算朋友幫忙了,幫你把房子裝好了我就走。你要是。。。。。。

    孔一凡激動地抱住了孟菲菲:你就是這里的女主人,全聽你的。

     

    閃回

    兩人戀愛時逛公園、獻花等浪漫畫面。

     

    二十一、日      公園外景地

    接第一場畫面

    孔一凡、孟菲菲在漢沽標志性地標拍婚紗照。

     

    畫外音:

    孟菲菲:這就是我如何成為一名警嫂的故事。歡迎大家來吃我的喜糖啊。

     512836899978545979.jpg

    微電影劇照

     

    875199198050560295.jpg 

    作者簡介:宋丁,天津市作家協會干部。天津作協會員、天津市網絡文學專業委員會顧問。曾從事過電視記者、編輯等職業,現利用業余時間從事影視劇本創作工作。近年來創作影視劇本十余部,微電影劇本《穿警服的媽媽》,曾獲“天津市公安局 警察故事2016 微電影大賽”銅獎;微電影《警嫂記憶》,代表天津政法系統,入圍由中央政法委組織的《全國第三屆平安中國微電影微視頻微動漫比賽》;微電影《尋羊記》。代表天津政法系統,入圍由中央政法委組織的《全國第三屆平安中國微電影微視頻微動漫比賽》。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張國慶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东方 | 天水 | 广汉 | 高雄 | 安岳 | 象山 | 桓台 | 招远 | 保亭 | 兴安盟 | 伊犁 | 醴陵 | 青海西宁 | 荆门 | 茂名 | 安庆 | 葫芦岛 | 永州 | 阿坝 | 博尔塔拉 | 朔州 | 湖南长沙 | 孝感 | 陕西西安 | 洛阳 | 大连 | 神木 | 迁安市 | 通辽 | 茂名 | 三亚 | 台中 | 涿州 | 临沂 | 桐乡 | 金华 | 昌都 | 江苏苏州 | 江门 | 天门 | 张家口 | 汝州 | 西双版纳 | 珠海 | 安岳 | 开封 | 保定 | 阿克苏 | 池州 | 徐州 | 宜昌 | 常州 | 南充 | 衡阳 | 绥化 | 赤峰 | 晋江 | 舟山 | 定州 | 宝应县 | 通辽 | 湖北武汉 | 海西 | 盐城 | 桐乡 | 汝州 | 德州 | 迪庆 | 南安 | 韶关 | 鄢陵 | 许昌 | 海南海口 | 商洛 | 黑龙江哈尔滨 | 株洲 | 牡丹江 | 慈溪 | 吉林 | 日喀则 | 昌都 | 白银 | 大庆 | 固原 | 亳州 | 安顺 | 曲靖 | 招远 | 怀化 | 甘孜 | 厦门 | 松原 | 福建福州 | 桓台 | 漳州 | 宜都 | 昌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