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劇本

    歸途

    來源:網投 作者:黃穆然

    時間:

    5月12日(星期五),母親節(5月14日)前二天下午

     

        人物:

    媽媽:惠蕓,45歲,現做雜工

    女兒:妹伢,18歲,高三學生

    爸爸:強子,47歲,無業,吸毒人員

     

    場景:

    二只椅子

    一張桌子,上有一臺電話,一只水壺及二個玻璃杯

    椅子上掛有一個白色T恤

    第一幕

    (滿臉疲憊、羸弱病態、穿著簡單樸素、提一布包的惠蕓上)

    (放下布包,劇烈咳嗽至彎下腰,咳嗽漸停后慢慢直起身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水)

    惠蕓:唉!真是不爭氣,一天沒有賺錢,看病又花去了50多元,家里只剩下這300多元,不能再花錢了,這錢要供應妹伢的生活費,現在離高考只有三周,每周100元只能勉強維持她正常的生活,別人家這個時候都是燉一些有營養的東西給小孩吃,加強營養增強體力,可我現在不能為妹伢做點什么,還老花錢,真是沒用,妹伢,媽媽對不起你。(低泣)

    (慢慢坐下休息)

    惠蕓:說起妹伢,真是欣慰,雖然家里破落成這個樣子,可妹伢真爭氣,長成了個大人兒,個子都比我高了(面帶笑容),長得秀麗,性格也好,待人十分和氣,非常懂事,搶著做家務,真是貼身的“小棉襖”,學習也不用大人操心,年年都是全級的前三名,真是我活著的希望。

    惠蕓:可是……可惜啊……

    惠蕓:我不甘心哪!多好的一個家啊,多好的一個男人啊,都毀了,都毀了!

    惠蕓:都是那萬惡的毒品!毒禍猛于虎哪!

    (激動得站了起來,又劇烈地咳嗽起來)

    惠蕓:5年了,5年了,一個溫馨又充滿愛的家庭就這樣一步步坍塌了,小食店也吸沒了,強子也慢慢消沉下去,每天就是想那該死的東西,沒有心思去做其他事。

    惠蕓:剛開始發現他吸毒,想盡一切辦法規勸他戒掉毒品,一直管他同他斗爭,親戚朋友也幫忙勸他,他總是承諾要改要戒掉,可毒癮一發作就變成另外一個人,像發瘋似的,失去了人性,有時還對我拳打腳踢,那次我阻攔他賣掉電視機,他竟一腳踢斷我三根肋骨。難以置信哪,年輕時他是那么疼我的,家里臟活累活都不讓我做,每天噓寒問暖捧著我過日子,現在卻……幾年了,誰也勸不住,誰也拉不回,口是心非,說話不算數,真是變了個人。

    (疲憊地坐下)

    惠蕓:此前我們經營小食店雖然辛苦,但每天過得開心也很充實,夫妻倆齊心協力,真誠待客,誠信經營,生意很好,顧客也十分認可,妹伢十歲的時候我們終于買了這個房子,有了屬于自己的家。

    惠蕓:雖然生活不容易,但只要夫妻同甘共苦,就一定能夠戰勝困難,陪伴妹伢健康成長。可誰曾想,強子一失足沾染上毒品,一下子天塌下來了,小食店最終也無法經營了,好端端一個家就這樣抽沒了。

    惠蕓:自小食店關門后,家里沒有了經濟來源,只靠我到繡花工場做點手工活每月賺幾百元維持日常生活,他還不時來向我要錢,拿不到錢就拿東西去賣,家里值錢的東西都賣光了,家徒四壁。

    惠蕓:本想我再辛苦幾年,等妹伢大學畢業了生活就有了盼頭,可老天不長眼啊,唉……

    惠蕓:呵,今天是周未,妹伢快要回家,我得去做飯了。

    (從舞臺右側下)

     

    第二幕

    (骨瘦如柴、蓬頭垢面、衣衫不整、精神萎靡、呵欠連連的強子上)

    強子:太難受了,太痛苦了。

    (做騷臂抓腳、捶胸頓足狀)

    強子:已經二天沒有吸了,沒有錢啊,想盡一切辦法,就是找不到錢,怎么辦,怎么辦呢?

    (用手敲打頭部)

    強子:渾身的骨頭如有千萬條蟲子在咬噬,真是要命啊。

    (右手擤掉鼻涕,兩手抓住頭發,痛苦地蹲了下去)

    強子:老天哪!救救我吧!

    (整個人蹦了起來)

    強子: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轉過身來走向客廳)

    強子:死婆娘,又跑去哪里了,去做那該死的繡花,每天也賺不了幾個錢,藏得嚴嚴密密的,找也找不到。

    強子:死婆娘!死婆娘!死哪兒去了,快給我錢,快給我錢,救命啊!我要死了!

    (慢慢地癱軟在椅子上)

    (慌慌張張的惠蕓從右側出來,沖到桌子邊將布搶過去)

    (癱在椅上的強子被沖出來的惠蕓嚇得蹦起來)

    強子:死婆娘,想嚇死我啊,我以為你死到哪里去呢,原來是躲在家里享受呢,我要死了,你也不管我。

    (似有所悟,定睛一看,見惠蕓手里拿著一個布包,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圍惠蕓轉了半圈,端詳著)

    (氣喘吁吁的惠蕓驚恐地將布包抱在胸前)

    惠蕓:你要干什么?這包里只有我下午去醫院拿的藥,什么東西也沒有。

    強子:沒有什么你緊張干嘛?老實說,是什么東西?

    惠蕓:沒有,真……沒有,沒有錢。

    (緊張地將布包護得死死的)

    (強子露出了狡詐而丑陋的笑容)

    強子:你怎么知道我要問有沒有錢?蒼天啊,今天終于有救了!

    強子:快拿來,我都抽搐了二天了,你倒好,還藏著錢只顧著自己買藥,養得壯壯的有何用,又不會賺錢。

    惠蕓:真沒有,強子,真沒有,我去給妹伢做飯了。(轉身要離開)

    強子:站住!想溜,沒門,把包給我!

    (沖向惠蕓伸手去搶布包)

    (惠蕓奮力護住布包,虛弱無助地背向強子掙扎著,癱軟跪趴在地壓住布包,劇烈咳嗽)

    惠蕓:強子,不要這樣,放過我們母女吧。

    強子:那誰能放過我,只要給我兩口就好,就兩口。

    (強子也跪趴在地,對著惠蕓)

    惠蕓:強子,醒醒吧,你看看你這個樣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看看我們這個家,什么都沒有了,就因為你染上了毒品,你再不回頭,就徹底毀了。

    強子:(有氣無力)給我吧,我就要兩口,以后就改。

    惠蕓:你就是打死我也不給你,這包里的300元是留給妹伢這幾個星期用的,三個星期后妹伢就要高考了,強子,你睜開眼吧,看看你這個做父親的,女兒都要高考了,我們做父母的沒能給她什么幫助,連供她吃飯的錢你都要搶,你是人嗎?

    (強子一聽有錢,整個人坐了起來)

    強子:(恬著臉)惠蕓啊,妹伢這么優秀,就不用我們操心了,她會照顧好自己的,她會有辦法的,錢就給我吧,再吸最后一次就戒掉,我發誓,你相信我吧!

    惠蕓:鬼才信你的話,你現在說話會有人相信嗎?親戚朋友都怕了你,你一借再借,言而無信,借而不還,這個鬼樣子,金山銀山都會被你吸光。親戚朋友見到你就像是見了瘟神,唯恐躲不及。

    (強子似有所悟的樣子)

    惠蕓:真是要遭天譴啊,你為了能搞到錢,見人就騙,騙親戚朋友說我讓車撞了,妹伢得大病了,家里讓火燒了,這些也就算了,你還編出你爸病了、你媽病了,天殺的,公公婆婆都去世十多年了,你還用他們來騙錢真是鬼上身了強子啊,你原來是一個多么孝順的人,你對妹伢好得人家說妹伢前世一定是你的情人,現在她要高考了,你還要搶她的飯錢,能不能有點做父親的樣子。

    (惠蕓用手捶打著強子)

    強子:不要說了,不要說了,你說我愿意這樣嗎?我也戒過幾次,你不懂那種滋味,整個人就像是被幾十把刀悠閑悠閑地切割著,痛又不像是痛,癢也不像是癢,反正就是說不出來的難受,整個人都有氣無力,動都懶得動,腦子里一片空白,每時每刻都頭暈腦脹,想睡又睡不著,一句話就是難受,難受啊!

    (用手敲打著腦門)

    惠蕓:強子,戒掉吧,再陪伴妹伢讀完大學。我是有心無力了,強子,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哭泣著)

    (強子像被什么捅了一下,做痛苦狀,掙扎著)

    (惠蕓驚恐地看著強子)

    (強子忽然像發瘋一樣撲向惠蕓,搶著惠蕓胸前的布包)

    強子:快給我!快給我!(高聲嚷)

    (強子終于抓到布包,惠蕓仍死死地拉著布包不放手)

    惠蕓:強子,這是妹伢的活命錢,不能搶走,你殺了我吧!不要搶走錢,殺了我吧!

    (強子拽著布包將惠蕓拖行了一段,惠蕓就是不放手,倆人僵持著)

    強子:(氣急敗壞又無計可施的樣子)你再不放手我真的殺了你。

    (強子往前踏一步,右腳踩住惠蕓的肩膀,用力一拽,布包終于到他手上,從包里搜出三張百元)

    強子:(氣喘吁吁彎著腰)死婆娘,還真的藏有這么多錢。

    (惠蕓整個人癱趴在地上,有氣無力還伸手向前抓)

    惠蕓:不能拿走,你不能毀了妹伢呀!你這天殺的!(聲漸小)不能呀!不能呀!

    (強子親了幾下錢,急匆匆下)

    (凄怨的背景音樂起,惠蕓趴在地上,昏了過去)

     

    第三幕

    (背著書包文靜秀氣但愁容滿面的妹伢上)

    妹伢:好不容易捱到周末,火急火燎地往家趕,不知道媽媽身體怎么樣了?二周前想幫媽媽洗件大衣,從大衣內袋摸出一張檢查單,真是晴天霹靂呀!

    (低聲啜泣)

    妹伢:肺癌!可檢查單是二月份的,已經有三個月了,媽媽卻硬是不說,怪不得這幾個月來媽媽總是絮絮叨叨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還悄悄告訴我家里藏房產證的地方,現在想起來她是在跟我交代后事。我真該死,都這么大了,卻聽不出什么意思,還埋怨媽媽怎么這么羅嗦。原來她凄苦的笑容里蘊含著這么大的秘密。

    妹伢:媽媽啊,您太苦了,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經受著這么多的苦難。“癮君子”爸爸把整個家吸光了,媽媽也倒下了。

    (啜泣聲漸大)

    妹伢:難怪她最近老吃藥,說是感冒咳嗽,現在終于明白了,她甘愿舍棄性命也不影響我學習,寧死也不愿花錢。可現在家里窮得丁當響,親戚們被爸爸整得都不敢來往了。愁啊,真不知道該怎么辦,祈禱上蒼,放過可憐的媽媽吧,救救這個風雨飄搖的家吧!祈禱有用嗎?掙扎了兩周,該下決心了……

    (走進家里,見到倒在地上的媽媽,扔掉書包,發瘋似的沖過去,抱住媽媽,用力搖著)

    妹伢:媽,媽!您怎么啦!媽,您不要嚇我!媽,您醒醒!醒醒啊!

    (惠蕓劇烈地咳嗽起來,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女兒的懷里,欣慰地露出了笑容)

    惠蕓:妹伢呀,你回來了,肚子餓了吧,扶媽媽起來,媽媽給你做飯。

    妹伢:媽,您這是怎么了?

    惠蕓:沒事的,是同你爸搶包里的錢被拽倒在地的,可惜錢還是被他搶走了,怪媽一時粗心,回家時忘記將錢藏起來,媽對不住你,生活費沒有了,這兩天媽媽再想想辦法,你安心讀書,不要影響沖刺考試。

    (妹伢跪地抱著媽媽哭泣)

     

    第四場

    (左顧右盼神色慌張的強子上)

    強子:太幸運了,還好躲閃得及時,不然被巡邏的警察抓到就麻煩了,再也不愿到戒毒所那鬼地方,進去了至少也得脫一層皮。(一副得意的嘴臉)

    強子:說來也怪,剛才經這一嚇,出了一身汗,毒癮也被嚇沒了,渾身的疼痛都消失了,一身輕松,也難得感覺到餓,還是到家里看看有什么吃的。

    聽見有人在哭,駐足朝客廳看過來)

    妹伢:媽媽,我決定不高考了,我帶您到省城看病。

    (惠蕓做驚愕狀)

    惠蕓:妹伢,你怎么能不參加考試,讀了十多年書,就剩下最后這幾個星期,挺一挺就過去了,我沒什么病,我只是感冒咳嗽而已。

    妹伢:媽(嗚咽著),您不要再隱瞞了,我看到了你的檢查單。

    惠蕓:妹伢呀,媽是得了病,但問題不大,你專心考你的試,等你拿到大學通知書,媽媽的病就會好了。

    妹伢:媽,不要騙我了,是肺癌還問題不大,已經貽誤病情幾個月了。

    (強子像被蜂蜇了一下,驚得直起身來,又往前伸脖子)

    惠蕓:不要氣我了,你不上大學,媽媽就是死了也不瞑目。

    妹伢:您沒了,我考上再好的大學又有何用,子欲養而親不在,我活著又有什么奔頭。

    (妹伢扶媽媽坐到椅子上,轉身撿起書包,從里面拿出一個眼鏡)

    妹伢:媽,后天就是母親節,這幾個星期我從生活費中省下30多元給您買了一副老花眼鏡送給你做為禮物,我知道您節儉一直舍不得買。

    惠蕓:妹伢,你傻呀,本來學習就緊張,還省下錢給媽媽買禮物。

    妹伢:媽,今天是5月12日,意思就是“我要愛”,我要您好好活下來,永遠愛您。我已想好了,帶您去看病后就去打工養您,陪伴您開開心心生活下去,上不上大學無所謂。

    惠蕓:妹伢呀,家里什么都沒有了,拿什么去看病。

    妹伢:我剛剛想好了,賣掉房子就有錢去看病。

    惠蕓:這萬萬使不得,這房子就是要留到你考上大學后賣掉做學費的。你爸爸好多次要打房子的主意,我是拼了老命才將房產證藏起來。妹伢呀,不要把錢浪費在我這個沒用的人身上。

    (惠蕓坐直起來)

    惠蕓:妹伢呀,你是一個懂事的孩子,現在也長大了,媽媽倒不擔心你,唉,你那被毒魔附了身的爸爸就不知道怎么辦,我在的時候還有人關心他的生活,我走了,真不知道他怎么辦。

    妹伢:您現在都這樣了,還在牽掛我爸爸,這個家破敗成這個樣子,都是他造成的。

    惠蕓:妹伢呀,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子不嫌母丑,以后還要多關心你爸,他原來是一個非常好的丈夫、爸爸。那個時候太幸福了,一家三口互敬互愛,其樂融融……,可好景不長,自從他交友不慎染上了毒品,就什么都變了,有時毒癮不發作的時候,也痛哭流涕自責,有時也會喃喃自語當年的美好生活,毒品真的太可怕了,他自己真的沒辦法擺脫出來,我走后,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來,真是擔心死了。

    (強子從門外沖進來,跪倒在上)

    強子:惠蕓呀,你自己得了這么嚴重的病,為了這個家,忍辱負重委屈自己承擔下來,我他媽太不是人了,我對不起你呀,妹伢,爸對不起你們呀!

    (長跪打自己嘴巴

    (妹伢上前扶起爸爸)

    妹伢:爸,您該醒醒了,家都被您搞成這樣了,媽媽積勞積怨成疾,如不盡快醫治,恐怕……

    強子:蕓呀,妹伢呀,我對天發誓,再也不沾這害人的東西。

    惠蕓:強子呀,這一次你一定要站起來了,幫助妹伢完成學業,我是有心無力了,你們父女能健康快樂我就開心。

    (一家三人抱在一起哭了起來)

    強子:可家已成這樣,怎么幫你媽治病?

    妹伢:賣掉房子,幫助媽媽渡過難關。

    強子:對,賣掉房子。

    惠蕓:房子是要留給妹伢讀書的,絕不能給我治病。

    妹伢:治病!

    強子:對治病!

    惠蕓:(有氣無力)讀書,讀……書,一定要留給妹伢讀書,你們不聽我的,我現在就去死。

    (三人爭執著……電話鈴聲驟響,妹伢上前接過電話)

    妹伢:劉老師好。嗯……嗯……不好意思……麻煩大家了……太感謝大家了……好的……我代表我媽媽感謝老師和同學們……感謝所有有愛心的人!(邊說著話邊鞠躬)

    (淚流滿面的妹伢放下電話,上前抱住媽媽)

    妹伢:媽媽,我們不用爭了,房子不用賣了。

    惠蕓:妹伢,誰的電話?

    妹伢:媽媽,自從發現了您的病情后,我一直迷迷糊糊,什么課也聽不進去,模擬考試后成績掉得很厲害,班主任劉老師發現后前幾天找我談心,我就將我們家的情況跟劉老師說了。剛才老師說了,學校知道情況后,準備下周倡議全校師生捐款,并發動全社會啟動眾籌幫助我家。

    惠蕓:太感謝大家了!好人一定會有好報,好人一直會一生平安!(向觀眾鞠躬)

    …………

    (強子做咬右手食指動作)

    妹伢:爸,爸,您干嘛!

    (強子左手拉過椅子上的白T恤,平鋪在桌子上,做寫字狀)

    (強子雙手展開T恤,T恤上赫然寫著“遠離毒品!!!

    妹伢、惠蕓、強子:珍生命,遠離毒品!!!

    (《讓世界充滿愛》的背景音樂響起)

     

    365545818641104312.jpg

    作者簡介:黃穆然,廣東省潮州市公安局潮安分局民警。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蘇莉莉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枣庄 | 巴彦淖尔市 | 红河 | 澄迈 | 襄阳 | 陕西西安 | 香港香港 | 张北 | 东台 | 曹县 | 湖州 | 海西 | 佳木斯 | 毕节 | 阿里 | 清远 | 湘西 | 东海 | 黄南 | 克孜勒苏 | 兴安盟 | 临沧 | 汕头 | 益阳 | 许昌 | 儋州 | 铜川 | 安康 | 茂名 | 阳江 | 汝州 | 汕头 | 汉中 | 武安 | 铜仁 | 招远 | 鹤岗 | 鹰潭 | 瑞安 | 大庆 | 南安 | 昌吉 | 屯昌 | 黑河 | 云南昆明 | 宁国 | 桐城 | 果洛 | 濮阳 | 那曲 | 海安 | 桂林 | 吕梁 | 临沧 | 信阳 | 张掖 | 台州 | 惠东 | 改则 | 西藏拉萨 | 台南 | 吕梁 | 浙江杭州 | 江苏苏州 | 台州 | 石河子 | 齐齐哈尔 | 广元 | 绵阳 | 保山 | 单县 | 锡林郭勒 | 安岳 | 眉山 | 垦利 | 达州 | 广安 | 新乡 | 黄南 | 日喀则 | 肥城 | 五指山 | 洛阳 | 蚌埠 | 宁波 | 偃师 | 蓬莱 | 海宁 | 天水 | 南阳 | 启东 | 黔东南 | 禹州 | 台州 | 寿光 | 邢台 | 秦皇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