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人物紀實

    英雄時代——深圳警察故事(十七)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李迪

     渡河之舟

     

    法醫杜舟,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副大隊長。

     

    我見過N多警察,也寫過N多警察。

    見法醫是第一次。當然,寫法醫也是第一次。

    第一次,就碰上了女法醫。

    法醫讓我害怕的關鍵詞:尸體,白骨,神秘,恐怖。

    一見杜舟,關鍵詞成了:烏黑的卷發,美麗的眼睛。

    我從華西醫科大學法醫系畢業后入警,至今25年了。從接第一起案子不知該怎么辦,邊出現場邊給前輩打電話求助,到眼下獨立完成上萬起案件,為破案及定罪提供了關鍵證據,使罪犯服法,讓沉冤昭雪,我已經深深愛上法醫這個職業。上了賊船下不來!

    杜舟的開場白,除去末尾一句,很像做報告。

    我心里一緊,媽耶,可別!

    她笑了,你想聽的故事我這就講,太多了!

    啊?她鉆進我的小心臟啦?

     

    這年八月,天很熱。樹上的知了可勁兒叫。沒人管。

    布吉工業區的清潔工張嫂,把掃好的垃圾往路邊垃圾筒倒,一掀筒蓋,登時嚇成木乃伊,叫都叫不出。

    一條人腿,白花花露出骨頭!

    一起碎尸案就這樣拉開序幕。

    也可以說,就這樣接近了尾聲。

    這起案件是我檢驗的。

    人腿很快被送到實驗室,橫在我面前。

    確切說,叫尸體殘肢。在我的眼里,已經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死者是年輕女性,二十多歲,身高約一米六五,從腳掌看不是干農活兒的。城市女性或打工妹。腿被菜刀類銳器割斷,創面整齊。這是我的初檢結論。緊跟著,DNA。鑒定出來后,馬上進數據庫比對——

    無果。

    尋找尸源,偵查員費盡洪荒力。竹簍打水。

    尸源無蹤偵破難,只能先掛起來了。

    掛在墻上,更掛我心上。沉甸甸,放不下。

    可憐的女孩兒!

    過了幾個月,我奉命出現場,剛說地點在布吉,心就狂跳起來。啊,布吉!會不會……

    現場在一間出租屋里。當地派出所清查外來人口,意外發現這間空房地上有血跡,懷疑跟案件有關,遂報。

    血跡陳舊,立即DNA。

    結果出來,我驚叫一聲,啊,正是那女孩兒!

    可以認定,出租屋是作案現場,女孩兒在此遇害并被碎尸。與這屋有過交集的,很可能就是嫌疑人。刑警隊聞訊而動!

    看著眼前的血跡,我忽然想起那條被肢解的腿——

    創面整齊,刀法嫻熟。除非行家里手,常人難以做到。

    我對自己說,杜舟啊杜舟,你真糊涂,嫌疑人對人體結構如此清楚,下刀如此利落,這說明什么?說明他不是第一次作案,所殺的也不止這一個女孩兒。你的任務沒完!

    對,沒完!

    于是,我重返現場,結合派出所送檢的材料,再次堪驗。

    一毛巾上粘著的極為細小的組織塊兒,讓我有了驚天發現!

    經檢驗,這些細小的組織塊兒不但來自人體,而且,來自六個人體!全是女性!

    其中,包括那可憐的女孩兒!

    啊,這是真的嗎?!

    我的眼淚一下子沖出來。

    激動。難過。緊張。擔心。

    人命關天,檢驗會不會出錯?

    馬上,再翻看各項記錄,一步步核查,有沒有差錯;再查女孩兒的碎尸檢驗是什么時候做的,檢材放在哪兒了,會不會有污染?所有檢驗地毯式再來一遍,的確沒錯。我還是不放心,提取現場多處血跡再做DNA,結果——

    血跡來自六名女性!

    如此無情,如此冰冷。

    剎那間,寒徹骨髓,渾身發抖,我大叫一聲,天啊——

    不久,案犯王勇落網了。

    他以能找工作為名,混跡于職介所,把外來妹騙到出租屋。目的很簡單,搶女孩兒所帶的財物,有錢要錢,有手機要手機。得手后,殺人碎尸。碎過兩次,手就順了。夜里騎上車,把碎尸帶出去,一塊塊扔進布吉河。那天出去扔女孩兒的腿,騎到半路覺得好像有人跟,慌忙把腿塞進垃圾筒。

    沒人。跟他的是女孩兒的冤魂。

    審他的時候,他面無表情,說搶個手機賣幾百塊,夠下碗面條打個雞蛋吃好幾天了,吃沒了再干。

    這個惡魔,兇殘且承受能力超強,在不同地點先后殺害了14人!

    這起案件過去十多年了,我一直忘不掉。

    昔日的布吉河,又臟又臭。經過治理,如今水清岸綠。岸上百姓平安幸福。有誰還記得十多年前發生的這起血案?

    我站在岸邊,看清理河水的小船往來。

    迷案如河,幸有渡舟。

     

    我經手的碎尸案,除了布吉這起,還有一起同樣難忘。

    那是發生在兩年前的一個傍晚——

    我們正要吃飯,有人來報案。報案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人,背著還不懂事的娃娃。一進屋,哭成淚人,說她叫馮英,十天前帶孩子回東莞娘家探親,今天早上回來,發現老公和婆婆都不見了。打老公的手機關機。又說婆婆腿腳不好,從不出遠門,老公是孝子,也不會丟下老人自己外出。說話天黑了,人還沒回來,她害怕,不知會出什么事,就來報案。接案后,隊里派人跟她回家,看看家里是什么情況,失蹤的兩個人是否有什么東西留下。馮英遲疑,站著不動。

    我說,走吧!拉她上了車。

    我必須前往。一是職責,二是身為女警,方便安撫她。

    馮英的家在城中村邊上。很偏僻。孤房一間,黑咕隆咚。

    一進屋,我發現有些異常。為什么?她家的條件不好,屋里不講究是正常的。可眼前卻不一樣,窗明幾凈,墻壁雪白,磚地照見人,像裝修后請過保潔。

    我張口說,哎喲,你家可真干凈呀!

    馮英說,我老公沒別的愛好,就喜歡收拾家。

    我借口上洗手間,進去關上了門,拿出試紙,在被沖洗得干干凈凈的地面上一擦,白紙立刻變翠藍!

    這是對人血的特異反應。

    地上曾經有人血!

    眼睛看不見,試紙很靈驗。

    我再擦試,反應更強烈。地上不但有過血,而且連成一片。

    典型的碎尸現場!

    通常,碎尸現場都在洗手間。一方面便于把碎肉扔進馬桶沖下去,另一方面事后好清洗。當然,骨頭、人頭沒法沖,只能打包扔掉,最終成為破案線索。我曾處理過這樣的案件,一樓住戶的馬桶堵了,物業來人疏通,想不到掏出人肉,從而破獲了樓上發生的碎尸案。

    眼下,又一個碎尸現場,仍然在洗手間。

    我給同來的隊員發了個短信,走出來。

    隊員跟馮英說,馮姐,我們今晚要在你家辦公,怕影響你跟孩子休息。我們安排好了賓館,讓杜姐帶你去!

    馮英軟得走不了,我就上前攙扶她。

    其實,賓館用不著安排,開車去住就行。

    一路上,馮英就是哭。肩膀抽得像風箱,可憐極了,我勸都勸不住。隊里派來的女同胞,早就等在賓館門口了。我把馮英交給她,馬上調頭回去。

    半路上,隊員來電,說有重大發現。

    什么?

    冰箱里有個人頭!

    我趕去一看,是個中年男人的頭,放在凍室里已經結了霜。張開的嘴巴絲絲地往外冒涼氣。不用問,是馮英的老公!

    冰箱的凍室分為三層。最下面的一層寬大,人頭就凍在里面。上面兩層,除去凍著幾塊臘肉和兩袋餃子,還有一包一包的什么東西。

    我取出一包打開,哎喲,兩只老女人的手!

    失蹤的兩個人都被害了。

    全部肉塊取出,也拼不成半個上身。

    其余的碎尸及老太太的人頭,顯然是被扔了。如果挖坑埋,就不會剩在冰箱里。

    問題來了,誰殺了他們?為什么要殺?

    為財吧,窮得叮當;為情吧,不搭界;只剩為仇了。

    誰跟他們有仇?

    這么有仇,殺完人還收拾了屋子粉刷了墻!

    最怪異的是,把人頭和肉塊凍在冰箱里。

    分析怪異,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碎尸太多,要分幾次扔,來不及扔的,先放冰箱里凍著,怕壞了。

    如果是這樣,問題又來了,兇手怎么可能把碎尸放在冰箱里慢慢扔呢?只有家里人才會這樣做。

    可是,這家沒別人了,只有馮英。

    難道真應了老話兒:來說是非者,定是是非人?

    報案的馮英會是兇手嗎?

    她為什么要殺老公和婆婆?

    一個女人,還帶個娃娃,殺死兩個大活人,又碎尸,又清理,又拋尸,這可能嗎?

    不可能!

    最起碼還有人幫她!

    如果有人幫她,會是誰?為什么要幫她?

    風向不定船難行。

    最終,還是證據說了話——

    我在拖把上提取到半枚血指紋,對上了馮英的右手中指。

    她哭著對我說,姐,他們欺負我,我活不了。殺了他們,我也活不了。我死后,求你幫忙照顧我可憐的孩子……

    我說,好,我答應你!

     

    剛把馮英送進看守所,就有人來報案。

    報案人說是火災。

    現場在一棟居民樓的二樓,我趕到的時候,火已經撲滅了。不大。

    住在出租屋里的三個女孩兒,兩個死了,一個還有氣,拉醫院去了。

    我一眼就看出,這不是火災,而是殺人案。

    案犯行兇后放火,企圖轉移偵查視線。

    火,很快被鄰居發現,撲滅了。

    出租屋被隔成三小間,三個女孩兒各住一間。分別在自己屋里遇害。現場觸目驚心!我萬分難過,又萬分感慨——

    現在的孩子啊,現在的人與人!

    二樓的窗戶是打開的,窗外掛著一個空調外掛機。夜里,案犯就是踩著這個外掛機進來的。我只提取到一個人的腳印,說明案犯只有一個人。一人殺三人,不可能同時進行,總有先后,也一定會發出響聲。那么,當第一個人被害時,另外兩個就沒聽見嗎?夜深人靜,不可能聽不見。那為什么要沉默?

    沉默的結果,是案犯走進所有小屋。

    兇殺慘烈,過目難忘——

    一個女孩兒仰面朝天,上半身躺在床上,下半身吊在床下。歪斜的,赤裸的,長發凌亂地遮住臉。脖子整個被刀割離,氣管、血管洞開,血流一地。很明顯,是被強奸后殺死的;隔壁房間的另一個女孩兒,手腳用她自己的絲襪捆綁著,被刀扎得血肉模糊;送醫院搶救的女孩兒叫黃梅,在浴缸里被砍了十幾刀。浴缸成血缸,鮮血濺滿墻!

    我在現場進行了尸體檢驗。

    尸檢確定了死亡性質,不是火災,而是兩死一傷的命案。被害人都是在附近打工的,很快確認了身份。接下來,最重要的環節,就是尋找痕跡物證,協助破案。

    我再次面對兩個已經冰冷的生命。無聲無息。

    分析現場,案犯進入的窗戶,就在被奸殺女孩兒的房間,所以她是第一個遇害者。尸檢沒有提取到精液。原因不明。

    我判斷,奸殺過程肯會有撕扯抓撓,案犯可能受了傷,哪怕輕微傷。有傷,就會留下痕跡。

    我一寸寸搜索,不放過細微末梢。

    然而,三個小時過去了,沒有收獲。我不死心。

    在第二個房間,死者的空錢包突然在我心中劃過一道閃電——

    案犯入室本意是為錢!

    捆綁被害人的手腳,用刀在身上亂扎,很有可能是為了逼問銀行卡密碼。強奸不過是臨時起意。

    那么,被奸殺女孩兒的錢包在哪兒呢?

    一般來說,案犯掏走錢或銀行卡會隨手把錢包丟棄。

    于是,我重返第一個房間,最終在床下找到了女孩兒的錢包。

    打開一看,錢和卡都沒了。

    但是,有一張紙片。

    什么紙片?

    超市購物的小票。

    誰也想不到,就是這張顯示死者三天前在超市購買了一瓶洗發水的小票,使我有了意外收獲——

    小票上有一道血痕!

    很短,很虛。但很新鮮。

    這是從錢包里掏東西時蹭上的。

    拿什么?

    不是錢就是卡。

    誰掏?

    還會有誰?

    檢驗結論:血痕不是死者的!

    數據庫里一比對,案犯立即露出馬腳。

    警隊弟兄們真給力,幾天后捉拿歸案。

    這個有盜竊前科的案犯,從東莞游蕩到深圳,在網吧上了一天網,沒錢了,就四處尋找機會。網吧屋頂的平臺,剛好挨著現場二樓的空調外掛機。女孩兒們沒有安全意識,天熱開著窗戶睡。每個屋門都反鎖著,互相之間誰也不管誰。案犯持刀爬上網吧屋頂,踩著外掛機翻進窗,先把第一個女孩兒按倒,搶錢施暴過程中,陽萎且手指被抓傷;第二個女孩兒遭捆綁后,被亂刀逼問出銀行卡密碼,失血過多而死。當時,那個叫黃梅的女孩兒還沒睡,躺床上發微信。她聽見了隔壁的動靜,卻沒上心。后來,我們到醫院找她取證,她說,我還以為隔壁在搞什么鬼。她把這句話還發進了朋友圈。我們調取了這條微信——隔壁在搞什么鬼?發送時間:凌晨1:05。由此,我們知道了案發的準確時間。直到兩個女孩兒被害,案犯去推她的門,黃梅才感到不對,鉆進浴缸躲起來。那哪兒躲得住!案犯為了滅口,連砍十幾刀,以為她死了,這才住手。

    在一系列關鍵證據面前,案犯低頭認罪。

    這些證據,除去小票上的血痕,還有我后來在被害人絲襪上提取的案犯脫落的細胞,以及刑警弟兄們在偵查中獲得的諸多證據,形成了完整的證據鏈。

     

    像這樣殺人后偽裝成火災,企圖逃避打擊的案件,我還處理過一起。說起那起案件,真讓人難以相信。

    那天正好我值班,有人來報案,說城中村的老屋著火了,燒死了一個女孩兒。我趕到現場一看,一個十一二歲的女孩兒,被燒死在床上。人都走了樣兒,慘不忍睹。床上鋪的席子燒成了灰。

    火,是消防隊撲滅的。幸好來得及時,才沒釀成大禍。

    一個消防隊員說,火是滅了,人也燒死了,唉!

    晃眼看去,誰都認為女孩兒死于火災。

    我翻動她的尸體,突然吃了一驚——

    尸體下有小一塊席子沒有燒著!

    啊?這么大的火,人哪怕睡著了,也會驚醒,也會爬起來逃命。至少,會在床上打滾,身下不可能有沒燒著的席子!

    難道……

    她是死后被放在床上的?

    如果是這樣,著火過程中她就不會動,身下的席子就燒不著。

    想法一出現,我毛骨悚然。

    沿著突發思路堪查,疑點陡然增加——

    通常,人如果活著被燒死,會出現不可抑制的生理現象:高溫突至,雙臂骨骼肌收縮,形成典型的打拳姿勢,即我們所說的拳斗姿勢。而女孩兒平躺著,雙臂自然。

    我翻開她的眼皮,發現結膜上粘附著煙灰顆粒。這很不正常!在一般情況下,如果人活著被燒死,眼睛會瞬間閉緊,結膜是干凈的。如死后被燒,眼睛在半睜狀態下才會進入煙灰顆粒。

    我在堪查中發現的最最重要的疑點是——

    死者嘴里有蘑菇狀菌形泡沫!

    只有人被溺死時,肺里的水咕嚕咕嚕,反反復復,才會出現菌形泡沫!

    這就蹊蹺了!火災現場怎么會有溺死跡象?

    我認定女孩兒的死因并非火災。

    我的檢驗,為偵破打開一扇窗。

    后來,案件告破。他殺!

    兇手是誰?

    女孩兒的媽媽!

    當初,我在現場見過她,帶著一個男孩兒站在我面前。身寬體胖,頂我兩個。我感覺她沒有悲傷。

    相由心生。

    我懷疑她。

    現在,真像大白。

    女孩兒是她跟前夫所生。前夫死后,她又跟現在的丈夫生了一個男孩兒。鄰居反映,后爸對女孩兒還好,倒是她這個當媽的,長期虐待自己的親骨肉,非打即罵,前不久還打斷了肋骨。案發當天,女孩兒生病發燒,她去藥店買來藥,叫女孩兒吃。女孩兒難受不吃,她就拿瓢灌,灌來灌去,嗆死了。也就是溺死了。因此,嘴里出現菌形泡沫。稍有人性也不會這樣!眼看孩子嗆得直蹬腿,她還拼命灌,直到孩子不動了。說起來,真叫人不敢相信!她一看,孩子死了,害怕了,怎么辦?就在床上點了一把火,也不怕自己被燒死。

    在案件偵查中,偵查員發現,她還在網上查詢法醫資料,人死了怎么檢驗,燒死的尸體有什么癥狀。她把女兒害死了,還琢磨怎樣不被發現。你說這叫什么當媽的!她還是人嗎?!

    在現實生活中,像這樣當媽的畢竟是少數。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冷哪熱啊,饑啊飽啊,拉址大了不易!孩子生了病,如果自己的手指能當藥,都能一刀砍下來,就別說害死孩子了!如果孩子有個三長兩短,當媽的死的心都有!

    特別是那些孩子被拐賣的,當媽的就像塌了天!

    我們深圳公安,近年來加大了打拐力度,偵破案件在地市一級連續三年排第一。那些被解救的孩子,一時找不到親人,先送福利院。沒有名字就編號,一號,二號,三號,真可憐!大量的血樣要檢驗,孩子的,尋親父母的,都編上號。檢驗,檢驗,檢驗!我沒日沒夜地工作,眼前閃現出我孩子的小臉,耳邊響起他叫媽媽媽媽!我恨不能早一天,通過DAN比對,給更多的孩子找到父母,給更多的父母找到骨肉。

    李老師,你能想得到親骨肉認領大會的情景嗎?

    淚流成河!

    哭聲震天!

    當孩子從福利院抱來,辦案人員當場宣讀我的鑒定,一號孩子是誰誰的親生子女,二號孩子是誰誰的親生子女,全場等待認親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頓時哭成一片!

    念一個,哭一個!

    念一個,哭一個!

    撕心裂肺!

    裂肺撕心!

    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孩子,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骨肉,所有人都放聲大哭,放聲大哭,放聲大哭!

    ……

     

    講到這兒,杜舟講不下去了。

    我也記不下去了。

    我們的淚,流到一起。

     

    杜舟是個法醫,更是個母親。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琼中 | 崇左 | 黄山 | 沭阳 | 阿拉尔 | 来宾 | 定西 | 博罗 | 中山 | 灵宝 | 鄂尔多斯 | 菏泽 | 宁波 | 许昌 | 黄石 | 楚雄 | 五家渠 | 珠海 | 宜都 | 安岳 | 济南 | 沧州 | 固原 | 深圳 | 恩施 | 恩施 | 阿拉尔 | 东莞 | 马鞍山 | 德宏 | 神农架 | 南通 | 德宏 | 黑河 | 昭通 | 东海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台北 | 眉山 | 柳州 | 沧州 | 烟台 | 舟山 | 株洲 | 瓦房店 | 长兴 | 赤峰 | 南阳 | 阿拉善盟 | 昭通 | 醴陵 | 湘潭 | 大同 | 淮北 | 青海西宁 | 灌云 | 新疆乌鲁木齐 | 宁德 | 呼伦贝尔 | 蚌埠 | 延边 | 怀化 | 广汉 | 赵县 | 沭阳 | 五家渠 | 泗阳 | 汉川 | 余姚 | 资阳 | 娄底 | 阿勒泰 | 中卫 | 池州 | 吕梁 | 西藏拉萨 | 沭阳 | 张北 | 海拉尔 | 德阳 | 无锡 | 延边 | 嘉峪关 | 七台河 | 台湾台湾 | 葫芦岛 | 龙岩 | 鞍山 | 三门峡 | 揭阳 | 株洲 | 荆州 | 无锡 | 钦州 | 株洲 | 天长 | 神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