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小小說

    平萍小小說二題

    來源:網投 作者:平萍

    直覺

    春暖乍寒的夜空里,梅花散發著淡淡香氣,有點鬼魅。辛依依帶著倆刑警已在國道旁搜索20余天了,誰能料想下一分鐘會有怎樣的險情出現?

      一輛黃色面包車急駛而來。辛依依驀然開啟大燈,將車橫在馬路正中間,刑警飛速上前盤查。那個男司機神色緊張,話語支吾。一摸他那骯臟的大衣兜,居然有兩個手機?

      辛依依開始撥打那幾個被搶失主的手機號碼,呵呵,第三個的時候,突然響起了《月亮之上》的歌聲,刑警立刻銬住了男司機。很快知道他叫黎兵,一個小時前剛搶走了2萬元現金和一只手機。目前正在尋找另一同伙。

      辛依依急忙調轉車頭就往市區方向追趕——漸漸地,前方影影綽綽里,一個人正步履蹣跚地走著,感覺有車駛近,馬上跳進溝里東張西望,然后撒腿就跑入了那片梅林。好一陣角逐,才把那人押回,上車時一看:黎兵赫然在座,這個名叫嚴盛的家伙立刻失了魂。六起車匪路霸案宣告破獲!

      凱旋路上,辛依依的手機響了:“東郊垃圾場內,發現一個被煮過的人頭和半截左胳膊!”她瞟了瞟那倆人,卻見嚴盛的臉剎那間變得特別蒼白:與碎尸案有關嗎?

      據說,廳局長都上案件了。8個偵查小組成員正在用雙手扒拉垃圾,希望覓出整尸塊。

      辛依依卻按兵不動,雙眸緊盯那面色猥褻、精神恐慌的嚴盛。后者馬上討好地說:“我認識您。”

      辛依依笑了,說:“要不我怎會留下來陪你?我早想起來了,我實習時,你正好勞改釋放回來,是我給你上的戶口,對吧?呵呵,我們也算老熟人啦,只要你老老實實交代問題,我會提請法庭輕判你的!知道不?”

      嚴盛低下了頭,沉默。

      辛依依遞給他一支紅塔山香煙,“噗嗤”打火機躥出藍幽幽的火苗,嚴盛顫抖著手,小心翼翼地就著火苗吸了一口。辛依依剛剛站直身子,就見嚴盛又狠狠地猛猛地吸了一口,慢慢地一點點地吐出來吐出來,居然就在半空中升起了一個又一個飄逸的煙圈。

      辛依依發現他的眼眶濕潤了,就又用眼神指揮刑警為他倒了一杯水,說:“嚴盛呀,你不知道黎兵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嚴盛剛剛接過水杯,聽了她的話,手一抖,水灑了出來,但他強忍著恐怖,故作鎮靜地喝了一口,似乎下定了什么決心似的,又一口氣將水喝了一個底朝天,才哽咽著說:“黎兵這家伙,真是太狠太毒太黑了!他曾說,越是鐵哥們兒,越不可信!您想,他從小就被父母和三個姐姐溺愛嬌慣,根本就不知道謙讓為何物。凡是他想要的,沒有他得不到的。小學三年級就被開除,進了兩次監獄的家伙,連別人多看他女友一眼,他都會掐——”說到這里,他戛然噤聲,頭上也開始冒出汗珠。

      辛依依問:“說吧,哪個獄友和你們常來往?”

      嚴盛的汗珠像黃豆一般滴落下來——辛依依想,必須威嚴起來了,語氣就故意帶著不耐煩,厲聲喝道:“嚴盛!我告訴你,我是在給你最后的機會,哼——千萬別等你想說話時候,就沒你說話的份兒了,明白不?

      嚴盛渾身都哆嗦起來,大汗淋漓。他伸手抹了一把冷汗,手就留在半空顫抖著,眼神哀傷地說:“好——好吧,我揭發,您得答應,千萬不要把我和黎兵關進同一間牢房里。

      辛依依笑道:“你——要放寬心,同案人永遠不可能被羈押在一起的。

      嚴盛抖出驚人話:“黎兵把獄友申建掐死了,光分尸、碎尸、煮尸就用了六天時間,昨晚才把人頭、尸塊等等甩進了李村村口的那個垃圾箱。”

      辛依依一個電話過去:“請問局長,那垃圾場的垃圾都是從哪個中轉站轉過去的?真的有李村的嗎?哈哈——報告局長大人,碎尸案告破!犯罪嫌疑人兩個,都在咱審訊室里呆著呢!被碎尸的叫申建,是公安部掛號的主兒——搶劫殺人在逃犯。那天他們獄友小聚,申建多瞄了幾回黎兵的漂亮女友,被黎兵警告,他就叫囂:‘有本事你殺了我呀!’結果,黎兵真就趁其不備死掐他脖子。嚴盛眼睜睜地傻看著——后來還不得不幫黎兵買了10個黑塑料袋來拋尸。”

                                                       

    滿江 

    老張有三大嗜好。老張總是自己這樣說。

    張講義氣,善良、正直、愛喝酒,喝酒看工作!喝!喝!喝完!

    老張喜雙升,休閑、當班、甩兩把,生息練睿智!呵!呵!樂呵!

    老張想攬塵土和云月,可是得“朝天闕”!老張便只好獨攬滿江紅,孤寂徘徊吟詠:空悲切!

    老張大名在外,全分局上下沒人不叫他老張老張的,儼然全忘他還是個什么抓治安的副局長。

    一日深夜,老張在家酒后酣睡,忽知:有命案!老張醉醺醺開車去現場。路上,將車開進了鄉間土溝溝里——老張自己又爬又走,滿身是土又是血的,倒是笑呵呵地及時趕到了,但還是被市局局長死命狠剋了一頓。

    過后,老張還是喜好那種喝酒時候的爽!更是嗜好烈酒過嗓子眼時候的辣!老張說:這才是爺們的活法!

    只是有人發現老張酒量大增,悄悄一偵查,呵呵,敢情老張那酒有假了!

    畢竟是老張,所以警察們并不吱聲。

    那天,老張被委派去說合警察家屬樓地皮之事宜。危難之時,老張不怯,酒過三旬,老張的激將法奏效。那個村頭臉紅脖子粗,高聲叫來六個喝水的大玻璃杯子,“砰砰”砸得餐桌一個勁的直叫喚。然后,村頭從自己的汽車后備箱里拿出來三瓶茅臺,讓那瓊漿玉液歡暢地傾瀉進了杯中去,說:老張,哥們喝酒看行動!你膽敢喝完這六杯,老子我就把這塊地賣給你們老警!

    老張不含糊,朝手下人喊道:合同協議書拿出來,老張我喝完頭三杯,你簽完名字;老張我喝完后三杯,你給我按上你的手印!蓋上你村委會的章!

    村頭脖一梗,說:駟馬難追!

    只見老張拿起筷子,夾了一大塊肘子肉,塞進嘴里,兩個腮幫子鼓鼓的蠕動著,黑亮的雙眸直盯著那醇液,然后,右手拿起一杯,一仰脖子,杯見了底!再抓起,又一杯!再奪過,第三杯!臉不紅,心不跳,驚詫震驚了一桌子人。

    村頭訕訕地提筆寫下了自己的姓名,合同書上歪歪扭扭的留下了三塊黑色筆墨。

    老張說:拿紅印油來!

    村頭赧赧地不肯按下食指印痕。

    只見老張劈開手下人,奪過一杯,杯起杯落,酒水就落了肚;再看桌上,一杯在了村頭手里,一杯在了手下人手里。

    老張臉一沉,本來就很黑的面頰,一塊紅一塊黑一塊白一塊黃的,彰顯得很是陰森和恐怖:給我,都給我,不就是酒嘛!男子漢大丈夫,喝酒看工作!快給我!

    村頭竊竊地:老張,你,是個爺們,我——認你了!咱倆——干一個!

    老張詭秘道:蓋上你的手印和公章,就和你干!

    村頭遲疑良久——抬眼看到老張滿臉笑意,尤其那雙黑亮黑亮的眸子深藏著的蘊涵——他立即伸出右手食指,沾沾紅印油,在他的名字第一個字上開始,轉著半個食指肚的印,記在了第三個字尾。然后,走出包間、酒店,從汽車里拿出公章,回到餐桌前,用公章在嘴邊哈哈氣,再沾沾紅印油,看看公章底,調調公章字體的位置,牙一咬,腳一跺,就蓋在了他的名字旁。

    老張放聲大笑:好,好,你小子,一看就是個老警察!我認——你!

    說著,老張劫下手下人已經舉起的那杯酒,與村頭的酒杯“咣嘰”一聲,倆人一杯定乾坤。

    村頭一頭趴在了桌子上,老張卻抓起合同書,疊好,放進褲兜里,笑著,說:告辭!

    但是,老張僅僅只邁出了一個大步,就一頭栽進了手下人懷里——后來的半個月時間里,老張是在醫院病床上度過的。

    一年之后,七棟家屬樓豎立了起來,近二百名警察終于有了自己的小家。

    老張喝酒不要命,成了家喻戶曉。

    又一日凌晨,老張當班,有人報警,號稱:好像鄰居家有人被劫持!

    老張帶人趕到現場,發現:那家屬樓破舊狹窄,鄰居幾乎老死不相往來,只能聽見屋內男孩哭叫的尖尖聲——

    老張著的是便衣,只見他“咔咔”子彈上膛,將槍放進右褲兜里,開始敲這個五樓家的房門,嘴里還高呼:樂樂,樂樂,別哭了,爸爸回來了,快過來給我開開門!

    門竟然真的開了,一道縫,老張立即用右腳別在了縫隙里。

    客廳里,一個暴徒一手持菜刀,一手狠狠地卡著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的脖子,嘴里嚷嚷著:要的就是你,要的就是你,樂樂,他就是你那個混蛋爸?——那好,讓你看看我是如何殺了你的女人的!

    老張笑了,擠進門內,說:哥們,想要啥,說,我全給!

    暴徒狂叫:啥都不要,老子敢開K牌車到省會來(汽車牌照:省會是A,暴徒所在地城市是K),就是來要這個女人命的!這個蕩婦耍夠我了,就又要和你復婚,我就要放她的血——說著,拿刀的手開始抵向女人的脖子,鮮血似乎已經流出——

    老張大笑了,高叫道:哈哈——嗨!哥們!會打雙升不?

    ——會!暴徒莫名其妙的。

    那你說,是省會老大還是你的城市老大?

    ——當然是A——省會——

    說時遲,老張已拔出手槍,朝著愣神的暴露出面部的暴徒就是一槍,然后直撲過去——

    不料想,那一槍,正打在暴徒的腦門上,當場斃命!

    老張再次被停職,等候檢察院的調查處理結果。

    老張一回想,也覺得神了,那一槍怎么就會那么準?畢竟是條人命呀!忐忑又郁悶的老張也不明白,為什么別人都沒有聽到什么,可是他怎么就聽到了小男孩的哭叫聲中有“爸爸,快來救我們”的意思?所以老張才獨闖虎穴!

    后來,老張被明升暗降,局長說:這小子,不成熟,去縣局干干政委,鍛煉鍛煉吧!

    老張樂了,一杯茅臺,咕嘟一聲,一揮手,吟詠道:全無敵!

    這一天,剛好是老張三十六歲生日。

     

     7b5fcffcdebf49e5414f2370033c8d3.jpg

    作者簡介:平萍,生于重慶,長在太行山脈,河北安國人,現供職于鄭州市公安局。作品散見于《北京文學》《小小說選刊》《羊城晚報》《百花園》《微型小說月報》等。出版有散文小說集《北方的探戈》小小說典藏品《青玉案》,小小說集《太陽味道》《薰衣草下的罪惡》以及長篇小說《盲點》等。曾獲第三屆全國小小說學會優秀作品獎,第十二屆全國小小說佳作獎,全國公安文學大賽優秀長篇小說作品獎,長篇小說《盲點》在《新晨報》《江淮法治》等連載。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方莊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霍邱 | 梅州 | 怒江 | 防城港 | 七台河 | 琼中 | 临猗 | 承德 | 广元 | 南平 | 大庆 | 乳山 | 东营 | 邹城 | 四平 | 郴州 | 潮州 | 台山 | 鸡西 | 锡林郭勒 | 来宾 | 衢州 | 晋中 | 宿迁 | 安康 | 舟山 | 湘潭 | 平顶山 | 上饶 | 肥城 | 泗洪 | 铜川 | 改则 | 云南昆明 | 平顶山 | 焦作 | 南阳 | 钦州 | 无锡 | 海东 | 永州 | 海门 | 新疆乌鲁木齐 | 那曲 | 明港 | 兴化 | 烟台 | 铜川 | 库尔勒 | 淄博 | 潍坊 | 江西南昌 | 咸宁 | 牡丹江 | 河北石家庄 | 菏泽 | 扬中 | 黑龙江哈尔滨 | 海拉尔 | 青州 | 湖北武汉 | 禹州 | 克拉玛依 | 阿坝 | 阳春 | 单县 | 黄南 | 韶关 | 丽江 | 酒泉 | 鄂尔多斯 | 玉环 | 莱州 | 金华 | 宿州 | 咸阳 | 大连 | 博罗 | 林芝 | 承德 | 铜仁 | 香港香港 | 随州 | 洛阳 | 大连 | 随州 | 靖江 | 杞县 | 吉安 | 五指山 | 和县 | 玉环 | 哈密 | 乐山 | 桐乡 | 通辽 | 果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