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xmp id="6kcme"><menu id="6kcme"></menu>
  • <xmp id="6kcme"><tt id="6kcme"></tt>
  • <dd id="6kcme"></dd><nav id="6kcme"></nav>
  • <xmp id="6kcme">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中篇小說

    阿爾善河水長又清(上)

    來源:網投 作者:韓偉林

    蘇和像風一樣到了身邊,圖雅心里樂開了花,臉上顯出沒事的樣子,可她聽到了自己的心在怦怦跳,俊俏的圓圓臉更是藏不住,紅云早已飛了上去。放牧時,圖雅遠遠看見她家房前有個越野車過來,人留了一個,車打了一個彎兒,帶起一路塵土走遠了,圖雅騎著摩托車趕過來,一看,是和自己一塊長大一起上學,也算是時常想念著的蘇和。

    蘇和快有一年零三個月沒見圖雅,還沒等圖雅下了摩托車就奔過去抱了下來,哪管摩托車倒下在原地突突打轉,年輕人的嘴唇距離最近,最先找到了對方,阿爾善草原水草豐美的季節又增添了一道愛情的風景。圖雅醒了,睜開大眼睛,長長的睫毛一張一合,好像把兩粒晶瑩的淚花切碎,她推開蘇和:別,讓人看見不好。

    蘇和:方圓十來里就你我誰能看到?

    圖雅:天在地在草木在,就你我不成?以后成了家每天讓你親,就怕很快膩了。

    說話間,圖雅扭捏起來,臉又紅了,看看蘇和:南邊漫坡上朝魯門說不定就拿著望遠鏡看著咱倆,多不好意思啊!

    圖雅說到朝魯門,就皺起了眉頭:每天有事沒事羊羔一樣跟著我,真讓人受不了,一個字——煩。

    朝魯門也是蘇和的同學,高中上了一半兒,回來接過了爺爺的套馬桿,他是爺爺奶奶抱養長大的,兩位老人前后幾年間過世,朝魯門一個人撐起了家。

    蘇和哼了一下:他怎么能看見?他要敢追你,看我打斷他的腿。

    圖雅:那你抓緊了,誰知道我那阿爸怎么想的,這兩年他一直和朝魯門在阿都沁合作社一起牧羊什么的。

    蘇和:我的圖雅誰也別想動那心思,誰不知道你是我女朋友,不久之后的媳婦。

    圖雅:還女朋友哪,快兩年不見個影兒,誰知道心野哪兒了,城里胖的瘦的有文化的多了,還在乎常年不見的做什么?!

    兩人說說笑笑進了蒙古包,圖雅的臉紅撲撲的,不知是外面的熱風吹的,還是見到蘇和高興,也許二者兼有吧。圖雅挑出自己最喜歡的木碗倒上奶茶,端過來遞給蘇和,蘇和聞了聞香噴噴的,兩口就喝下,圖雅又倒,蘇和又喝了,圖雅:蘇和,你慢點,不怕嗆著你。

    蘇和:見了你,就渴。

    圖雅嘿嘿樂:看你那出息,還首府來的大才子,開發區大設計師哪!

    蘇和本來想給圖雅一個驚喜,告訴她自己來了阿爾善,打算在這里甩開膀子大干一場,看來圖雅電話里不說,其實早已知道。

    圖雅:你到開發區可不是秘密,全阿爾善人都知道,朝魯門昨天還告訴我,前幾天他去鎮上買東西,說遠遠看見你,穿著西服坐進一個好車,正想著過去打招呼,你理都不理,坐進去一溜煙跑了。

    蘇和:圖雅,你別冤枉我了,我真的沒看見他。

    蘇和記得自己坐進奔馳,后排坐著吳院長,急著要去見魯克副旗長。當時還別說,出了鎮子連他這個土生土長的阿爾善人都已經蒙圈,車子在柏油路上向前一路飛奔,接著左拐右拐,在一個叫什么圖騰的超大旅游點停了下來。蘇和隱約感覺好像是在阿爾善河的上游位置,靠右前方有頂蒙古包。幾個人進去一看,分門別類擺放著馬鞍、馬鞭、壇壇罐罐牧區生產生活用具,正面是供奉佛像的油漆彩繪供桌,一側是雙門漆柜,按一下柜門,柜子動了起來,就穿過了蒙古包。原來柜子是個玄關,前面大片的蘆葦映入眼簾,中間是長長的棧道,早有人上來引領。走了一會兒,進了另一個大的蒙古包,位置就在河流拐了大回旋的地方,三面環水,真是別有洞天,讓蘇和大開眼界。

    還真別說,他們一行人先進去的蒙古包,除了新,和圖雅家的差不多。圖雅家的蒙古包好像自他知道,就一直立在她家磚房的右前方,天熱的時候圖雅過來住。聽蘇和說起外面有意思的事兒,圖雅歪著頭看著蘇和,頑皮地眨了眨眼,好像還沒有聽夠,她使勁想也想不出蒙古包里面怎么按一個開關就能穿了過去?不去想這些了,圖雅歪著頭還在看著心里藏著的這個人。他是那樣的好看,頭發理的那個帥,和電視里的帥哥一樣一樣的,西服那么直,剛才一陣打滾都沒有弄皺。想到這里圖雅的臉還有些發燙,借口收拾什么把臉別到別處,看烏尼間橫著的小繩,那是她系的,掛一些日常用的東西,刮汗板是阿爸時常用的,地上是散發著酸甜味道的搗奶桶。圖雅稍稍的一點不自在,蘇和看到了,也許這就是兩個人的心靈感應,自從圖雅從蒙專畢業回了家,他就像丟了魂一樣度過一段難熬的時光,他不是很清楚圖雅怎么就沒在城里找個工作,而是回了家。也許是她自小沒了額吉,她阿爸家里家外一人忙不過來?以她的成績找個工作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蘇和大學畢業前就到了首府的大汗應用技術研究院實習。研究院的吳院長聽到他是阿爾善人,說他早年在阿爾善的兵團七師待過,他喜歡說起在那里的許多許多,師部,農牧場,開荒種地,建水庫,有次還專門問起南斯日瑪老人,當然在吳院長說起來時她還是一個美麗動人的姑娘。南斯日瑪,蘇和熟悉得不能再熟了,就是圖雅的姥姥,他小時候見過,一直叫奶奶的。聽到在遠方的塔爾寺出家快有十七八年了,吳院長頗是感慨沉默了一陣。

    待了這么久,蘇和好像一直在看著圖雅,拉著她的手,話說了什么一會兒都忘記了。好像還沒說正題,他調到阿爾善什么的。蘇和:我到阿爾善……是要……

    話到了嘴邊還沒有說,事情就這么巧,外面喇叭聲響,是圖雅阿爸朝克回來了,蘇和見了站起來,過去規規矩矩問安,立在那兒,朝克:扎,坐吧。

    朝克看上去有些不冷不熱,接著問:我聽朝魯門打電話說你到家了,就趕回來了,沒事吧?

    蘇和的臉上好像小蟲子爬動,火辣辣發燙,說:沒事,過來看看圖雅,蒙專下來快有兩年沒見了。看您身體還那樣好,家里草場牲畜都好吧?

    朝克身體還那樣,說聲前段白音呼布蘇木的那達慕上剛剛摔趴了他們那兒的搏克沁前達門,呵呵。蘇和小時候就見過朝克脖子上套著一圈章嘎的威風樣,隨著對手之間對沖閃擊,章嘎上的彩帶如獅子長鬃四處飄舞,讓他看得呆住了。搏克一跤定勝負,機會對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戰場上你被人放倒了,還有爬起來的機會嗎?在蘇和看來那才是真正的男人游戲。

    朝克對蘇和說:畜群草場還那樣,不過看樣子也好不到哪兒去了,圖雅沒告訴你嗎?

    蘇和頓時窘得有些難堪,來了一兩個小時,還真沒問這些。朝克看一眼蘇和:你們年輕人哪知道惦記這個,前面的阿爾善河怕是快要斷了,往后可怎么辦啊?!

    蘇和一驚,草原上的消息要多快有多快,這是一個謎,幾百年前的那個年代就這樣。他所在的研究院做的就是阿爾善河水庫規劃,這是煤炭化工項目的一個子項,當時阿爾善河水源地和周邊牧戶情況,就是他從這邊找圖雅弄上的,當時還受到吳院長的表揚。朝克到了家其實也沒有什么事,嘮了一會兒,說是合作社有事走了。蘇和看出來了,長輩是不放心孩子,怕晚輩年輕做出什么傻事來。想想剛才和圖雅的親昵動作,還真有些讓他猜到了,想想也是,誰又沒有年輕過啊?

    圖雅好像也是一副難為情的樣子,看著蘇和說:差點忘了,這個時候也不知我的羊跑哪兒了,要不,我帶你過去看看,兜兜風?

    說歸說,還沒等蘇和說行還是不行,圖雅拽著蘇和出了家門。蘇和幸福地坐在了圖雅的摩托車后面,一溜煙,摩托車飛出了好遠,蘇和雙手抱著圖雅的細腰生怕飛離,草原上的羊腸小道上,隨著摩托車的上下顛簸,他的手甚至感受到了上面山峰傳來的電波。不過,圖雅是不甘心的,扭過頭:蘇和,你別趁人之危,看我一會兒怎么收拾你。

    蘇和大聲喊:不抱,我早讓你給丟在你們家門口,話說回來,你是我的,我怎么就不能抱?

    兩個人差不多頭挨著頭,可傳到圖雅耳朵的聲音很小很小,蘇和動人的情話大部分飄在了草原的上方,空氣當中一定多了甜甜的滋味。

    圖雅一邊騎一邊不忘扭頭喊一聲:蘇和,現在什么社會了,還以為我是你的仆人私有財產,我是我,你是你,咱倆誰也不欠誰的。

    蘇和:就你嘴硬,你是我媳婦我怕了還不成。

    圖雅一喜,可嘴上不饒人:誰是你媳婦,你有證明嗎?

    蘇和:這就是證明。隨之他的雙手攀到了美麗的山峰禁地。

    還別說圖雅敗下了陣,趕緊喊道:快松手,我投降,騎摩托車哪,別瞎鬧,注意安全。

    圖雅一說,蘇和老實了,手松開,正好摩托車沖到了高坡停下。

    阿爾善草原悠遠無邊,那么靜那么美,撲鼻的澀澀草香襲過,看一看聞一聞,蘇和頓時呆了醉了,敞開胸腔嗷嗷大喊兩聲,聲音傳到很遠的地方在婉轉回唱。極目遠眺,遠遠的地平線上藍天與無垠的草原靜靜地交匯,不用說,阿爾善河就藏在天地銜接的那個地方。此時,身影卻看不見,不過不必費神尋找,他知道阿爾善河此時緩緩流淌在連綿起伏的山包后面,就在山包低了矮了的時候,藏在一叢叢紅柳后面的河流調皮地探出了頭,長長地奔涌而來,接著突然打了個急轉彎,河岸上是一群接著一群迎了過去的白色以及紅黃黑灰,那是游動的羊群,還有牛還有馬。右手方向,層層薄霧環繞著遠處的兩座山包,山包中間藏著的就是芍藥谷,蘇和好像聞到了那兒一股腦飛過來的幽香,這是他的心理反應,那么遠,他又如何能夠看到聞到哪?

    圖雅看得一清二楚,連她家羊怎么眨眼、小羊羔調皮搗蛋,尤其那只三只角的大公羊最為威風顯眼,額頭上拳頭般大小的黑毛晃來閃去。放下望遠鏡,望遠鏡經常抓的地方磨得發亮,她順手用上面掛著的藍色哈達纏了兩下放進皮套。蘇和看一眼有些生疏,問道:怎么不用我在首府給你買的俄羅斯望遠鏡,質量好,看的又遠又清楚。

    圖雅說聲:快別說了,讓朝魯門搶跑了,說是到時給我抓只羊,哼,誰稀罕他的羊。

    蘇和就覺得朝魯門真有些問題,蘇和從包里掏出帶過來的小吃,兩人席地坐下,還別說都是圖雅愛吃的,圖雅孩子般大呼過癮,飛過來一個吻,在蘇和的臉上留下了小巧的印記。倆人說笑著說著說不盡的話語,周圍百靈鳥在歡騰跳躍,想著趁他們說話偷偷蹦過來搶地上掉下的一些碎屑,蘇和突發奇想想要捉住蹦到身旁的一只送給圖雅把玩,試了幾次,可總是慢那么一點點,小鳥搶上糧食不說,一次次成功逃脫,一跳一躍,簡直要笑話帥小伙的萌了,嘰嘰喳喳好像聽懂了年輕人之間甜蜜的愛意。

    朝魯門騎摩托車過來了,讓倆人想都沒有想到他怎么就突然出現了?朝魯門是從他們視野之外的另一道坡下騎上來,他們除了彼此的存在,如何還有閑心關心其他。朝魯門看一眼蘇和,他的心隱隱作痛,他不知道圖雅怎么就喜歡和這個變了樣的人在一起,還一副很熱乎的樣子,還好,蘇和不知什么時候悄悄擦凈了臉上的唇印。上午的時候,朝魯門早就在坡上用蘇和的俄羅斯望遠鏡看見了他倆進了她家,他不知怎么就打電話給了圖雅的阿爸朝克,朝克過去又回來,之后他看圖雅的羊群走遠和遠處的群羊混了群。草灘上朝魯門斜躺著,抬頭看遠處的黑云很沒意思的又被風吹走,順手折過來一根芨芨草嚼著,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此時他并不想過去管羊,狠狠地希望著圖雅的羊群全丟了又或是全讓風刮走才好,觀望了一會兒,圖雅沒有過來的樣子,無奈,他不情愿地騎上摩托車過去追圖雅的羊群,好一陣兒才從幾家混成一片中分開,弄得滿頭大汗。如果他看到了蘇和放在圖雅身上的大手,估計臉都青了,更別說圖雅的飛吻了,那樣圖雅家的羊群一定是丟定了。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广西快3平台广西快3主页广西快3网站广西快3官网广西快3娱乐 商洛 | 湘潭 | 吉林 | 牡丹江 | 天门 | 安阳 | 高雄 | 汉川 | 大连 | 庄河 | 新疆乌鲁木齐 | 蚌埠 | 营口 | 醴陵 | 珠海 | 玉环 | 灌云 | 宜春 | 黄冈 | 攀枝花 | 黔东南 | 乌兰察布 | 长葛 | 霍邱 | 泰州 | 芜湖 | 邵阳 | 郴州 | 德阳 | 哈密 | 包头 | 单县 | 包头 | 赣州 | 启东 | 保定 | 诸城 | 灌南 | 梧州 | 三亚 | 信阳 | 抚州 | 济南 | 简阳 | 洛阳 | 安吉 | 五家渠 | 绥化 | 定西 | 阿里 | 临汾 | 福建福州 | 遵义 | 简阳 | 广安 | 鹰潭 | 大庆 | 乌海 | 红河 | 昌吉 | 慈溪 | 十堰 | 杞县 | 朝阳 | 永康 | 本溪 | 绵阳 | 东莞 | 云南昆明 | 厦门 | 如皋 | 三亚 | 宁国 | 荣成 | 商洛 | 六安 | 万宁 | 益阳 | 乌兰察布 | 乐清 | 张家界 | 宝应县 | 盘锦 | 济宁 | 湛江 | 芜湖 | 马鞍山 | 铜仁 | 昆山 | 葫芦岛 | 铜仁 | 天水 | 潮州 | 永新 | 中卫 | 资阳 | 西双版纳 |